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我,只是一个“小”护士

2021-04-07 14:55:54   来源:扶风县妇幼保健院  责任编辑:

  (文/白雪)咿咿呀呀,孩子的哭闹声不时的在耳边响起

  叮铃铃铃,电话铃声不时的惊醒熟睡中的我

  不论烈日炎舒,不论春夏秋冬

  我们皆义无反顾投入每一台手术中

  一袭绿衣,我便是手术室的战士

  一身便衣,我更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晨起时看着熟睡的脸庞,忍不住偷偷的亲亲你们。虽然妈妈也很想陪在你们的身边每一分,每一秒。但是妈妈不能,因为妈妈有着自己的使命和担当。

  一袭绿衣,我们站在无影灯下无所畏惧,有的只是对生命的敬重和对患者的关怀。一袭绿衣,我们便是与死神作斗争的勇士,我们紧握着病人的双手,一遍一遍的告诉她:“不要怕,有我在,”。

  “你听,吸羊水了,你马上就能看到你的宝宝了,来,跟着我做深呼吸,放轻松。”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告知着每个患者,看着患者渐渐放松的神情,听着每一个新生的婴儿呱呱落地时的啼哭,我们的这场仗就胜利了。

  你听,当手术医生告知我们母女平安,母子平安,手术顺利结束时我们的心情就跟吃了蜜糖一般迫切。完全忘记了身体的劳累,身心的疲惫,紧绷的神经迫切的得到了永久的释放。

  你看,又是跑的满头大汗她,接到手术通知的我们和在家待命的副班护士就像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就算休假在家的我们,也不能完全的放松身心,随时待命,以备科室不时之需。我们的手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没有严寒酷暑之分,有的只是与时间的赛跑,与死神的斗争。

  凌晨一点,小小的你在高烧反复的边缘一直徘徊,本就心神不定的我愈加焦急。这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铃声就是命令,病人得需要就是战斗的号角,一触即发的战争随时打响。我顾不得怀里高烧的你,只能义无反顾的去参加这场属于我的战斗。入夜了,这场狙击战我们也达到了尾声。我匆匆赶回到家,但还是错过了与孩子嬉戏说话的时光,看着小家伙熟睡中通红的脸庞,额头上还粘着退热贴,眼睫毛湿答答的,我心中的歉意油然而生。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我们可以欠很多的“债”,这些债有来自父母的,伴侣的,孩子的,朋友的;但唯独不能欠也不允许自己欠的,是对患者的一份责任心,一份坚持以病人为中心的目标标杆。

  四方形的手术间,三尺长的手术台,一袭绿色的手术衣,一顶蓝色的手术帽,一张蓝色的防护口罩遮住的脸庞下只露出两只明亮的眼睛。这是一个招之即来、来之能战,一个承载着新生希望的团队。

  在这里,我们总能看尽人间百态,尝尽世间百味,我们会为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感到高兴雀跃,也会为小小生命的垂暮与消逝感到无奈与悲恸,更会为挽回一条岌岌可危的小生命喜悦到潸然泪下,因为这一切,都是那么地来之不易。

  我不是孩子眼中一个“好”的妈妈;

  我不是老公心里一个“合格”的妻子;

  我不是父母眼中一个“孝顺”的孩子;

  我是的,只是手术室里一个“小小的”护士。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