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行感天下——情谒汉皇刘邦

2020-10-29 11:00:07   来源:  责任编辑:

  文/吴克敬
 

  孝行感天下。

  受挚友贾梦玮先生的邀约,在赴他们江苏省徐州市采风前,仿佛如有“风神”在召唤,我即满脑子汉皇刘邦的《大风歌》的词句,先去了西安城北郊的未央宫遗址,拜谒了那处曾经无限辉煌的所在,站在水波荡漾的未央宫保留至今的东南角护城河边,眼观旧日宫阙基址上蓬蓬勃勃生长着的玉米田,使我情不自禁真就长大了嘴巴,迎着呼呼劲吹的风潮,把高祖刘邦登基立国后,还乡徐州时吟诵出的《大风歌》,吼叫了出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在西北大学读研时,我的文学课老师,给我们同学讲授汉高祖唯一的这首诗词时说的话,我至今记忆清晰。老师说了,高祖衣锦还乡,他兴之所至,乃一边歌咏着他即兴口占出来的诗句,一边翩翩起舞,令他好不慷慨伤怀,泣泪数行。我赞同老师的点评,在此后的日子里,常要想起高祖短短的这首三句诗,感动不是诗人的他,其所具有的那种天下情怀,以及磅礴的内心世界,不愧一代雄主诗意盎然的一首大气之作。

  整首诗独具汉皇刘邦所有的那种成就感。

  金榜题名是为古人的终生价值的取向,及建功立业的标准。高祖刘邦要比一般人的精神气质高标得多,他于乱世完成了组国的统一大业,达到了建功立业的最高峰,确证了人生几乎无法企及的一个目标。令世人瞩目感佩,顿生一种奋发向上,建功立业的慷慨之美。

  全诗自然天成,毫无雕琢之感,把刘邦自己非凡卓绝的人本力量,表达得淋漓尽致。

  徐州地方的一种民间色彩浓郁的琴书艺术,以此为根本,早早的编写了一部《刘邦还乡》的节目。那节目既情节鲜明,形象生动,又诙谐泼辣,好听好看,把他们那位历史深处绝无仅有的帝王乡党,极为得体恰切地演绎了出来。堪称是对刘邦《大风歌》现代版的一种呈现,无论其艺术风格,还是表演风格,都把传统与现代的审美,结合得天衣无缝,令人观之听之,是要如痴如醉了呢!

  把徐州琴书《刘邦还乡》拉出来,是我一时的灵犀萌动,因为我在西安北郊拜谒了汉家宫阙未央宫后,走出来,哪儿都没有去,驱车就又端直有去了远点儿的临潼新丰镇。

  彪炳历史的政治家、战略家和军事指挥家的汉高祖刘邦,在他历经百战,取得江山后,坐在为他自己营建的皇家帝阙未央宫里,心里又无时不对他的故乡,产生一种排解不掉的眷恋。他回了一趟故乡,并把自己的老父亲,带在他的身边,从故乡沛县,欢天喜地的一起来到京都长安。高祖是要与他的老父亲,共享人间幸福的。然而他的老父亲,在未央宫里好吃好喝好享受着,却比任何时候,都更思念他们的故乡……闷闷不乐的老父亲,叫高祖为他伤透了脑筋,这便选择了风景佳绝临潼,在一片空地上,为他的老父亲建造一处与他们故乡一模一样的村舍了。传说建造的这处村舍,所用砖瓦,还有木材,甚至是一草一木,一只鸡一只鸭一条狗,都是从他们沛县故里折下,搬运过来的。那块转,那块瓦,那根木材,那棵草,那棵树,那只鸡,那只鸭,那条狗,原来是什么样子,在什么位置,搬迁过来,照样儿还用在什么地方,安顿在什么位置,这才把他老父亲思乡的那一份情愫,踏踏实实地落到了实地上。

  高祖为他老父亲建造的村舍,起名新丰。

  所以起名新丰,盖因为高祖的故里名为丰邑。他不忘根本,亦要他的老父亲眼里看到的,心里怀想的有老丰邑的情态,就加了一个“新”字,有别于原来的“老”,但实质上又必须保持一致……我向两千多后的新丰镇走来,知晓当年的新丰,如今是已不新了,然而我内心的感受,却依然新鲜着,亮堂着。为什么呢?就因为我文首起笔写下来那句话。

  孝行感天下。

  我文首起笔的这句话,不是我的发明,而是高祖刘邦全身心的实践。要知道,高祖能够做到这一点可是不容易哩,年少时,因为他的顽虐,还因为他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农事,整日四处流浪,不务正业,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他父亲一次气的都是要死,看他这没出息的样子,常会满街追着去打,训斥他为“无赖”的,并拿他的哥哥与他作比,以为他从哪一方面说,都不如他的哥哥,可他不以为意,依然我行我素,让他的父亲生了不少窝心气。然而这还不算可恨,可恨的是他成人后,起兵与项羽争霸天下,一次与朋友论说世情,竟然说“吾与羽俱北面受命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幸分我一杯羹!”他说的这话是个啥意思呢?意即项羽抓住他的父亲,把他的生父烹煮了来吃,他也是无所谓的,还稍话给人家,烹煮好了别忘分他一杯羹。

  好在项羽没有烹煮刘邦的父亲,最后到他登基坐上黄帝位,当即把父亲接到他的身边,不管朝堂上有多忙,他都要五天拜见一次父亲。

  做了黄帝的刘邦,向他的父亲请安如仪,怎么说该都算十分的孝行了。因为此,也在域内引领了一个他所想要的“百善孝为先”良好风气。不过,朝中的大臣却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父亲是否需要对他行礼?贵为国君的刘邦,天下百姓都是他的子民,按律四海苍生都要给他行礼的。然而父亲就是父亲,如果对他行礼的话,那就太有悖人伦了。这个问题的出现,让朝中大臣吵来吵去,好久也没有结果。刘邦的父亲听说了这件事,他因此在刘邦给他请安的时候,主动给刘邦下跪行了君臣之礼。刘邦面对这种情况,自觉无法领受。于是就想到一个法子,给他父亲封了个太上皇的位子。

  刘邦的这个主意太好了,不仅解决了当朝的问题,还被后世皇上所学习。譬如唐朝的李世民,清朝的乾隆儿子,都把他们的父亲尊为了太上皇。

  “以孝治国”被刘邦顽固地坚持下来,成了汉朝一项牢不可破的国策。他的孙儿汉文帝继承得就非常到位,孙儿登上皇位四年时,朝野多人上书告发在山东做官的淳于意。按照刑法应押送他到长安受审。淳于意有四个女儿,跟在囚车后边哭泣。淳于意生气的骂道,“生女不生男,危急时没有人能帮忙。”这时小女儿缇萦哭跟随父亲西行到达长安,给未央宫上书说,“我父亲为官,齐地的人都说他清廉公平,如今犯法应当获罪受刑。我为受刑而死的父亲不能复生而悲痛,愿意舍身做宫中的女仆,来赎父亲的罪过,让他改过自新。”汉文帝看到了缇萦的上书,以为小女子她秉持的可不就是“以孝治国”的基本国策吗!他因此免除了缇萦父亲的罪责,还大张旗鼓地向朝野宣扬缇萦的孝道。

  往徐州前,我在西安的地面上做了这许多功课,是因为今天的社会,依然需要“孝”的倡导与发扬。

  千古龙飞地,帝王将相乡。来到徐州,目之所及,耳之所闻,感知确立了“以孝治国”的汉高祖刘邦,依然为他故里后人尊崇着,爱戴着,是位永远活在故乡人心里的伟丈夫。

  历史遗留下来的胜迹比比皆是,诸如戏马台、泗水亭、霸王楼、歌风台、拔剑泉、子房祠、王陵母墓等,每一处景点,都有一段动人的历史故事。我徜徉其中,总会联想到楚汉战争时的硝烟风云。“佳处未易识,当有来者知”,歌风台的大风歌古碑,就这么被深怀历史文化情感的徐州人,以一部《大风歌》的舞台剧,呈现在了今次举办的“两汉文化”论坛上。是夜,我因为有江苏电视台安排的一个颇具规模的专题节目录制,没能去到《大风歌》的演出现场,但我来日听了观看演出朋友的议论,知道已经消失在历史深处的刘邦,依然鲜活在我们的现实生活里。

  我听朋友给我讲说《大风歌》的舞台演出时,正与受邀而来的作家朋友,参观在他们徐州人开辟出的一处以今人为楷模的“好人园”里。

  位于徐州云龙湖西岸“好人园,有好人广场和好人雕塑两个部分。好人广场设置了爱心LOGO、美德柱、爱心墙三组主题雕塑,集中展现了徐州人民重情重义、崇德向善的优良品格和风尚。好人雕塑作为“好人园”的核心和灵魂,预设了100多个雕塑席位,分为敬业奉献、见义勇为、助人为乐、孝老爱亲、诚实诚信五个区域。2013年9月时,“好人园”荣耀落成,首批11位“好人”雕塑进驻,分别为助人为乐的张广之,诚实守信的刘开田、贺思群,敬业奉献的渠立强、掌家忠、李影,见义勇为的王杰、夏爱民、宋玮,孝老爱亲好人张玲兴、张公兰。

  2019年6月以来,经过严格的推荐遴选,又有徐晓军、徐士飞、李秀侠3位好人,确定为最新入驻徐州“好人园”塑像入园者。

  在他们的雕像前,有非常清晰的事迹刻画,让人触目可知,他们中的徐晓军,是位儿科主任医师。他从医近30年,诚信行医,坚持开“良心药方”,不该用的药坚决不用,不该挂的水坚决不挂,尽量开经济实惠的药方减轻患儿家庭负担,有的药方甚至少到几元钱、几角钱,“小药方治大病”,为了孩子们的健康不随波逐流。他对待所有的患儿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让家人少花钱、让孩子少受罪,以理想的疗效让患儿和家属满意而归,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医者仁心”的真谛,深受人们的信赖和敬重。再是徐士飞,作为睢宁县睢城街道北陵社区一位普通居民,20多年来,多次救死扶伤,拾金不昧,挺身而出,伸张正义,先后挽救十多人的生命,赢得了社会的高度赞扬。他曾破窗救人,把煤气中毒的工人送到医院,赢得了抢救生命的时间,亦曾在河中先后救起落水群众3人;他威震“贼胆”,先后协助公安干警抓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200多名。还有李秀侠,作为贾汪区周埠村一位女性村民,30年来悉心照顾瘫痪小姑子的事迹,被邻里乡亲们传为佳话。她的小姑子周香莲下身高位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常年卧床,体质不太好,臀部曾长满褥疮,长期难以愈合。为了不让疮口感染、溃烂,李秀侠每天数次为她翻身,并用热毛巾轻轻洗捂疮口、涂抹药膏。周香莲大小便失禁,打开被褥时,常常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充满房间。然而,李秀侠一天一天忍受着,使小姑子在经受了致命的打击后,顽强地生活着,享受到了亲情间该有的温暖。

  徐州“好人园”落成至今,已有7批27座“好人”雕像入园。

  徜徉在绿树婆娑的“好人园”里,我抚今思古,满心想的就还是创造了《大风歌》的汉高祖刘邦,他所倡导并身体力行的“孝道”文明,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是都不过时的,是都需要竭力倡导,而履行之。

  向善向美,孝行感天下!2020年10月28日西安曲江

  (作者为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