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在天上的家园

2020-10-11 09:19:59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

  悬在天上的家园
  ——初涉悬天净土壤塘

  文/吴克敬
 
  悬天净土……
  悬天净土……
  悬天净土……初涉阿坝藏族自治州壤塘县,大巴汽车从成都出发,呼叫着跑了一整天,这才跑进青藏高原深处的阿坝州所在地马尔康,夜营一宿,次日一早,才又沿着梭磨河不断高攀,一路向上,直到跨过一座不甚起眼的水泥桥,抛开梭磨河,拐入色曲河河谷,沿着河谷边一条黑绸飘带似的山间公路,继续高攀……高攀着的大巴车,咆哮了足有半天时日,这才最终到达了壤塘县城。在此行程中,总能看见“悬天净土”四个字样,加之一个“壤巴拉”的副词,人为的耸立在河谷间的高山之巅,特别地醒目,特别地引人遐想,让人知觉这几个字眼,可是有其深意的呢。
  问了跟车的导游人员,他们做了他们的解释,我相信他们的解释,却也因此生发了些自己内心的感受。
  我的感受源于我生活的故乡古之周原,那里有一座闻名天下的法门寺。年少的时候,是为居士的伯父,常要把我带去寺庙里住上几日,让我对于寺庙里的日常,耳濡目染地就也有了些认识。所以,我要抛开“悬天”两个字,先来说说“净土”二字,可是有其浓厚的佛教意蕴的呢。净土从梵文译来,是为刹、是为刹土,也就是庸常生活所希望的清净之地,甚或没有染污的庄严世界。大乘佛教的指向说的更气明白,意即佛菩萨为渡化有情众生,以本愿力成就的佛土,就可以称起为净土。至于附加在“悬天净土”四字后边的“壤巴拉”三个字,我不好妄加想象,就只以藏语的愿意呈现好了。壤塘人崇拜黄财神,并且坚信黄财神就曾居住在他们美丽富饶的壤塘,所以就还固执地用他们藏族语言翻译成汉语的“壤巴拉”,来强调他们的崇拜。
  好了,净土是为壤塘人的信仰,壤巴拉是为壤塘人的崇拜。
  壤塘人信仰和崇拜的神秘之地壤塘县,地处阿坝州西部,川甘青三省结合部,他们坐拥壤塘觉囊文化中心,有世界最大石刻藏经堆棒托石刻,还有中国藏族民居之王日斯满巴碉房,以及梵音古乐等国家级非遗项目3项,国家级文保单位3个,国家级传统村落4座,国家级自然生态风景保护区2处,省州级的文化资源上百个。近年来,壤塘人大力实施文化强县战略,充分挖掘整合非遗资源,现已成立非遗传习所27个,涉及唐卡、藏戏、石刻等不同领域和技艺,探索了一条农牧民不离乡、不离村、不离土、不离牧的就业增收脱贫新模式。
  壤塘模式的根本性是太优越了,譬如他们大力推动的非遗传习所,就既有深厚的历史价值,又有丰厚的现实意义。
  能够看到的是那么丰富,达十多个项目,即觉囊唐卡艺术传习所,壤巴拉觉囊梵音传习所,壤巴拉藏戏传习所,壤巴拉石刻传习所,壤巴拉摩尼喜旋传统服饰传习所,壤巴拉藏医传习所,壤巴拉藏茶传习所,壤巴拉藏纸传习所,壤巴拉雕刻艺术传习所,壤巴拉藏香传习所,壤巴拉川西北民歌传习所,壤巴拉妙音藏族乐器传习所,壤巴拉藏陶传习所等。对中华传统文明怀抱着十分敬意的我,不论走到哪儿,最上心,也最偏爱的,恰恰就是他们那个地方的这些东西了呢!
  壤塘人一代一代,千百年来心手相传的这些独特的技艺和文化习俗,蓦然涌入我的眼睛,让我惊喜之余,就还感到手足无措,特别是我要为那丰富的存在,下笔写来时,竟然不知怎么写了。
  我想要写出众多传习所里的绝技与绝响,但我知道自己笔力的有限,就只有忍痛割舍掉一部分,而来写出极少的一两项……老实说,他们的藏陶似乎最为吸引我。俗名“黑陶”的藏陶,以其质朴无华的色彩与样貌,在我们采风团到达壤塘的那天中午,主人家把我们安排进一家林木繁茂,野趣盎然的餐饮店用餐,店里用来盛菜盛汤盛水的器具,就都是出产于他们壤塘的藏陶了。
  藏陶的美,用不着挂釉彩。这与流行在汉地的彩陶器具,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汉地彩陶,没有釉彩似乎就拿不出手。我深受其影响,但也以为釉彩的大红大紫,大绿大黄,或者青碧,或者粉亮,让人看久了,多多少少会要产生那么点儿审美疲倦,感觉是媚态的,艳俗的。因此就有了一种沉雄大气的向往着,壤塘的藏陶,很好地满足了我的这一愿望,初初目识,就喜欢得不得了,仿佛穿越回到远古时候,我们的老祖先,手捧的可不就是他们壤塘人所使用的藏陶吗!
  我的故乡在关中平原的西部,也就人们所说的古周原,那里有许多出土的陶器,就神通着壤塘的藏陶,是也不挂釉彩的。
  不挂釉彩的好,我满腹的兴奋,遍搜枯肠,搜不出什么好句子来,正恍惚时,一首不知名姓者书写的短诗,蓦然滑上我的舌尖,我不能自禁地要吟诵出来了:

  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长江,
  以独特的姿态奔跑。
  却在壤塘突然转境,
  缓慢前行,深情地亲吻壤巴拉大地。
  就是这一次不经意的转境,
  让壤巴拉的泥土,
  挟水蘸沙,浴火成陶,
  开始用古老的纹理雕琢时光,
  叙述千年的声音……
 
  “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在许多被遗忘的时光中,壤塘的土地执着于足够的时间,不羡慕繁华,而视重精神生活的持久,他们中的一些杰出代表,一生只做一件事,一事惟怀一颗心。对于藏陶持有着一颗心的人,该是那个名叫求旺堪布的汉子了,他曾经走出壤塘,走到景德镇等中华大地上盛名天下的瓷都,学艺求新,在他主持的藏陶传习所里,已经把藏陶从生活器具,发展成了更具市场意识的藏陶陶艺艺术。
  遗憾没能去求旺堪布设立在壤塘乡雪木达村贡巴拉卡寺旁的藏陶传习所,但有一盘录制的视频资料,很好的满足了我的好奇。视频资料详细地介绍了藏陶的历史源远。1978年在昌都地区发现的卡若遗址,有力地证明了壤巴拉藏陶,已经存在近两千年的历史发展过程,是藏文化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他们制作藏陶的原料,即取材于当地,采用青稞染色的方法,装饰烧制的陶器,其色以黑为主,兼具黄陶、绿陶、红陶等。
  为了不让这一独特的民间技艺遗落在历史长河中,传承人求旺堪布,在他的传习所里,除了自己研学、挖掘、制作藏陶,还大量招收有此爱好的学徒,进入他的传习所,与他一起进行藏陶的传承制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当他与他的学徒们用手抚摸新生的藏陶时,其所撞击出的声音,灵动而清脆,悠悠然回韵出来的,可都的他们师徒日益坚实的一颗匠心。

  掂量藏陶上的时光,
  透过陶瓷我们看见的是
  壤巴拉人的千年匠心,
  在这份精神里
  高原的寒风不再干燥刺骨,
  我们可以踮起脚尖,
  在阳光里触摸壤塘人
  对文化执着。
  而这份匠心正凝固成
  一个向世界进发的姿势……

  那位我不知其姓名的人所吟诵出来关于壤塘藏陶的诗句,再一次的涌现在了我舌尖上。我重复的吟诵着他对于藏陶的歌咏,却不其然地心存愧疚,知觉青藏高原的壤塘,是还有我感兴趣的事物哩。譬如壤巴拉摩尼喜旋传统服饰,就特别地叫人欢喜,叫人感佩,打从心里知晓藏族同胞对于服饰色彩的搭配,以及服饰样貌的设计,可是特别的有品位,特别的有格调,蕴含着鲜明的民族审美情趣,与浓厚的文化底蕴。
  健阳乐住可是他们壤塘有名的藏族传统服饰传承人。
  在健阳乐住的壤巴拉摩尼喜旋传统服饰传习所里,满眼都是民族特色鲜明的男装女服,每款式,都豪迈地列入了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放眼看来,那与自然色彩十分融洽的装服,自有一种别样的美,总结起来,可是用肥腰、长袖、长裙、长靴、大襟、右衽、编发,以及金银珠饰相配合、相协调。阅读健阳乐住分发给我们的资料,知晓他的传习所制作的男女装服,尽可能的取决于藏族人民的生活环境,还有生活习惯,加之生产方式。传习所收藏的藏族服饰类型,因为之前的历史原因,差异非常大,还又非常多,可说不胜枚举,达200余种。健阳乐住结合他丰富的服饰收藏,推陈出新,用运现代服饰制作工艺,做了许多可贵的尝试与探索,使他的传习所制作出来的服饰,一下子有了别样的巧妙和美丽。
  通过模特的演示,不难看出,他的传习所推出的新款男女藏族装服,吸取了不少汉族装服的元素。
  壤塘人赞赏健阳乐住在他们民族装服上的这种改变,这从壤塘百姓的穿着上看得非常清楚,走在壤塘县城的街道上,迎面来的是位汉子,可以看出他的穿着,就带着健阳乐住传习所刻意新推的那种变化,迎面来的是个女子,亦然可以看出她的穿着,带着健阳乐住传习所刻意新推的那种变化。
  健阳乐住主持的壤巴拉摩尼喜旋传统服饰传习所,越办越兴旺,他为了扩大影响,提高品质,还自觉向有此兴趣的年轻人传授技艺,使多位壤塘青年得到他的免费指导,让他们也有机会安身立命,成就事业。
  我庆幸能有奔赴壤塘采风的机会,却也抱愧时间的紧张,不能多在壤塘停留,把壤塘多看一看,而赶着点儿连夜离开了。因为夜色的缘故,我乘坐小车恋恋不舍地走着,总要会头来看,这便看见黑黜黜的两侧山峰,这里一户人家,那里一户人家,像是悬在天上一般,是那般奇幻,那般迷蒙。
  多么神奇的家园啊!我感慨壤塘,真如他们宣示的那样,是为中华大地上独一份的“悬天净土”!
  2020年10月10日西安曲江
  作者介绍:吴克敬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