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赞谈

2020-05-27 08:53:54   来源:  责任编辑:cuican

  文/张宏安
 
  孟夏时节的关中地区,阳光温热。末春像温柔的性情女子,伸个绵长的懒腰,袅娜婷婷地消失了,风里飘着盛夏热浪来袭之前的蓬勃生机。郁郁葱葱的树木,笑语盈盈的人群,充满生命的欣喜和惬意。
  我的家乡在关中西部的扶风县,这个时候,扶风南边穿境而过的黄河最大支流——渭水,随着夏季到来愈加丰沛,似诗中“平地连沧海”那样的壮阔。北面的乔山,连接六盘山系的千山余脉延绵出画卷般“山花红紫树高低”的旖旎苍翠。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相传四千多年前,以神农氏为首领的姜氏部落在此定居。商代后期,周人先祖古公亶父带领族人迁居至如今岐山和扶风相接的周原沃土。
  数千年的时光沉淀,这里民风淳厚,人们勤劳朴实。憨厚的庄稼汉和他们热情的婆姨,在这片黄土地上,用智慧与汗水凝结出累累硕果。三月桃花粉面羞,始夏樱桃红嫩口,呜蜩麦浪金波涌,仲秋苹果映霞红。收获的景象灿烂绚丽,人们忙里忙外,阵阵欢笑,喜悦使人忘记劳作的疲惫。春华秋实,承载着扶风人的寄托与希望。勤劳是采摘丰收的阶梯,人们年复年,在辛勤中乐其岁物之丰成。
  扶风处秦川腹地,人杰地灵,自古多俊才,尤以东汉时的班、马、耿、窦四大家族垂耀青史。“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读史,《史记》为首选,记述从上古黄帝到汉武帝时期的历史。至东汉,扶风人士史学家、文学家班固,其父班彪著《史记后传》,其继承父志续写父亲遗作,后受命编写《汉书》。班固之妹班昭,东汉女史学家,为完成父兄未竟之业,奉东汉和帝之命,与扶风马氏家族中博览群书又征战沙场的马续共同续撰《汉书》。《汉书》记载自汉高祖刘邦元年至新莽地皇四年共230年间的主要史事,内容丰富、资料翔实,生动地记述了当时的社会风貌。其中的《天文志》篇章,科学地阐述了物体天象及其运转规律,在古代社会是一个重大突破。
  扶风人杰文韬武略,班超,是班固之弟,东汉著名军事家、外交家。西域诸国自新莽时期脱离汉朝管辖,由北匈奴统治,致使北匈奴势力范围扩大,不断进犯边疆汉地。班超博学才高,投笔从戎,跟随扶风乡党、东汉名将窦固出击匈奴。由于他作战勇敢,屡建战功,得到窦固的赏识,于是派他率36人出使西域,联络周边各国,共同抗击匈奴。班超人马到鄯善(今新疆若羌)后,袭击匈奴使者,降服鄯善王。汉明帝十分欣赏他的勇敢和韬略,再度派他出使西域。班超率领原来的三十多人队伍西行到达于阗(今新疆和田),迫使于阗王斩杀匈奴使者,归附汉朝。次年进入疏勒(今新疆喀什葛尔),废黜亲附匈奴的疏勒王。汉章帝时,班超留驻边疆,收复失地,稳定局势,于晚年归汉。在他奉命出使西域的三十多年里,平定西域五十多个国家,始终秉承坚韧不拔的精神,帮助西域各国人民摆脱了匈奴的统治和压迫,保护了丝绸之路的商旅往来,为中西方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宁如凿空使,远致石榴花”,两千年前,从扶风走出汉地、开通西域的祖先们,在扶风子孙后代的血液里灌注了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新时代“一带一路”的建设,是对古丝绸之路的传承和升华。扶风,这座丝路驿站,将在新机遇中迎来新发展。悠久的历史文化,铸造了这片土地的精魂,焕然一新的风采,铺展出这座城动人心弦的春色!(作者系新丝路杂志社副社长)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