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棵树说话和一座山约会

2019-04-27 18:37:25   来源:本网  责任编辑:

  ♦  崔燚
 
  记不清多少次了,我把阳光关在窗外,把春光和鸟鸣关在门外。把茶杯从手上放下,把摊开的书本从桌上拿走。这样房子里就静了下来,暗了下来,简单了下来,我的心也就属于自己了。属于自己的时候,总是在用心倾听听李谷一唱的《知音》,一遍一遍地听,循环播放。“一声声,如泣如诉;一声声,如歌如赞……”,我趴在桌子上眼泪不听话地涌出,一串一串又一串,漫湿了自己的头发,漫湿了桌上的花布。
 
  一个好诗人想和我交往,我也非常认可他。可是冬走了,春过了,夏来了,两个人始终没有见上一面。不是我架子大,也不是他傲慢。而是担心相对无语,两个人隔着山,隔着海,隔着天,隔着地,距离是那样的遥远。其实不是和他,而是和更多的人,和这个社会,隔着万重山,隔着千尺浪。其实,不是担心,相对无语是一定的,那么龌龊,那么难堪。因此,彼此远远的遥望,隔着云,隔着雾,这或许也是一种意境。岁月静好,时光悠远。
 
  记不清多少天没有开口和人说话了,不是不想说话,也不是没有话可说,而是觉得多余,没有人愿意听、喜欢听。于是,常常和屋檐下的细雨说话,和林子里的落叶说话,和天上的星星说话,没玩没了的说话,让风雨把自己淋透,让夜色把自己掩埋。也甘愿没玩没了的和菩萨说话,和佛陀敞开心扉说话,和一座山说话,和一棵树说话,说出自己的无奈和执着。虽然《佛经》蒙上了灰尘,《圣经》已经很久没有打开了,终南山也多日不去了。可是我的心并没有枯萎,干涩,寂灭。我在计划着和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约会,和一首没有写出的诗歌牵手。
 
  和我说话最多的不是天地和万物,而是走了很多年遥不可及的心仪之人。他的身影,他的声音,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年复一年,花开花落,白天和他说话,梦里还和他说话,很多话,无阻无拦,无遮无挡,那些嬉笑怒骂,愤世嫉俗,细小的伤痛,记忆中的他总是认真的悉心的倾听,温存的安慰,尽力的帮助。那么慈祥,那么宽厚。因此,总是不能和他分开。一个十年过去了,一个十年又过去了,第三个十年又将过去了,总在自己传奇的故事中亲密疏离,总在在传奇的故事中软弱坚强,抚着伤口微笑,含着眼泪喜悦。这眼泪里不仅装着难言的苦楚,还装着很多温馨的诗行,唯美的画面。
 
  过去的不再来,也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离开。它在我身边不增多,也不减少,不漫不溢,水平如镜,心如止水,圆满丰润。它跟着我,我也随着它,相依相守。说不尽很多话,千年的江流,万年的明月。我拿起笔来,给自己写信,给他写信,给这个世界写信,虽然永远也收不到回信,但思绪依然如故,汩汩清泉一样潺潺而出。在我的世界里,自己身边那些明亮的真、闪烁的善、璀璨的美,从未走远,虽然只是那么点点滴滴,在我眼里这些东西是伟大的、崇高的、亲爱的、想念的,不曾忘记,也不想忘记,无法忘记。
 
  还记得路上一只小麻雀受伤了,他痛惜地握在手上,像是自己的孩子受了伤,到药店里买药包扎;一棵小树被碰倒了他和我一起浇花种植;还有当看到兴庆公园里草坪上的纸屑、烟头,他弯下腰来,一一捡起扔进果皮箱。由物及人,爱人如己。他不认识的陌生人都是他的亲友,他的亲爱。地摊上的大婶和大爷,在寒风里叫卖着针头线脑、茶水与鸡蛋。很多人从他们身边走过,不屑一顾,旁若无人。他却会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嘘寒问暖,亲切问候,关心关爱,同时慷慨解囊买回很多自己本来不需要的东西。日后把那些生活必需品小剪刀、抹布、手套等东西再分别赠送给我,我又赠送给邻居或者楼下的小朋友。寒风中的大婶和大爷心里充满了喜悦,他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和他随行的我心里充满了喜悦,接受赠与的人们心里也充满了喜悦。而这些事情都是那么不经意,自然而然,随时随地去做的。
 
  还有饭店服务员的生活,出租车司机的生活他都是非常的关心,问长问短……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想起这些事情来,春天就在身边,夏天就在身边,东风吹来,南风吹来,心里美滋滋的,浑身暖洋洋的。
 
  美好的事情总是难以忘怀,虽然它已经走远,我仍然在我的世界里寻找它,候鸟飞走时,我在原地思念着,燕子归来时,我仍然在原地守候着。八千里路云和月啊,何其远,何其近。一轮朗月,一弯勾月,何其悲,何其喜。
 
  没有人读懂我心底的忧郁与豁亮,没有人清楚我思想里的细小和宏大,所以我坚持在这里自言自语,给自己写信,给他写信,给世界写信。我在这里写信山不动水不动,一切的情感都不动。我在这里写信,天静下来地静下来,万事万物都静下来。我在这里写信,把门关上把窗子关上,把风雨关上,把外界所有的不如意都都关上。我在这里写信,一天就是一年,一年就是一生,我在这里写信,每天老去,每天也将重生。我在这里写信纪念美好的事物,刻画美好的事物,传播美好的事物,世界将会美好起来,因为我沉浸在美好的故事中,在美好的日子里憧憬美好的未来。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