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神秘玫瑰

2019-03-27 15:20:27   来源:  责任编辑:

文|王晓琼
 
1
 
  春节刚收假,公司所有人就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花灼灼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一上午坐在座位上,屁股都没见抬一下,她两眼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双手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身边发生什么事都好像与她无关。因为后天公司拟定召开一个工作会,她正在给董事长准备讲话稿,今天必须完成。
 
  大约11点,花灼灼揉了揉发花的眼睛,抹了一把脸,起身准备去趟洗手间。刚一出门,迎面碰见一位手捧一束鲜红玫瑰的年轻姑娘。
 
  姑娘问道:“请问这是办公室吗?”
 
  花灼灼看着这束漂亮得惊艳的玫瑰,眼前一亮,赶紧说:“是的是的,您这是给谁送的?”边说边把送花人迎进办公室。
 
  见有人送花进来,哗的一下,办公室的人围拢过来,都想知道今天谁有此艳福,能在情人节收到如此美艳的玫瑰。
 
  “请问哪位是花灼灼!”
 
  花灼灼半张着嘴以为自己听错了,要不然就是花店搞错了。她用诧异的眼睛望着送花姑娘,疑惑的说:“没搞错吧?我就是。”
 
  送花姑娘随即将花递到花灼灼手中说:“有位先生给您订的花,祝您节日快乐!”
 
  话音未落,只听大家七嘴八舌一片唏嘘:“老花,可以呀,魅力不减当年哦!”也有人叫喊:”老实交代谁送的?”年轻人说:“我数数,看多少朵?这可是有讲究的,我们帮你解解花语!”马大姐瞧瞧这朵,摸摸那朵,艳羡的说:“这花可真够漂亮,还配有百合、勿忘我,好香好美呀!”还有人说:“肯定是老公送的,你家老公还挺浪漫的吗!”……
 
  花灼灼有些蒙,她随口问到:“今儿什么日子?”
 
  “2月—14—情—人—节—!”大家拖着长长的尾音异口同声的喊到。
 
  2月14,这可是个敏感的节日,谁会给自己送花呢?等她要问送花姑娘时,人已不见了踪影,花签上除了“节日快乐”四个字外,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见有人一脸坏笑盯着自己,花灼灼一时间竟有些心虚,脸上不由泛起一片红晕。
 
  情人节收到一束玫瑰,这让花灼灼既有些惊喜,也有些尴尬。惊喜的是,自己已经“憔悴损,人比黄花瘦”,竟然还有人送花,全公司50多号人也就只有自己了。而让她尴尬的是,这实在不是自己这个年龄该有的际遇。不管咋样,收到花总归是个让人欢喜的事。
 
  2
 
  一时的躁动总归平静,大家又都进入到工作状态。
 
  安顿好花,花灼灼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呆在办公室里,看似跟平时一样若无其事,可心里分明乱得很,像是迎风长的草,一会就蓬蓬勃勃的蔓延开来,人一下子就被分裂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肉体僵直,一部分是魂飞天外。
 
  她不停的在心里琢磨:会是谁送的呢?
 
  她首先想到的是老公,但很快就排除掉了。他觉得不可能,他从来可不动这个心思。再说了,老公也知道自己是一个注重实惠的人,才舍不得让他花这个钱呢。何况,老夫老妻的,还需要这个吗?
 
  那会不会是他呢?他最近老给自己示好献殷勤,但自己总是视而不见装疯卖傻,尽管他对自己工作给予了很多支持和帮助,自己也心存感激,但自己可不想和他有超越同事关系的关系。同在一个单位,办公室恋可是大忌。莫不是他见自己无动于衷而采取这个方式表白?有可能!但她很快又否定了。他不会不知道,这事让人知道影响多不好,往后两人在公司没法待下去,不会的!
 
  那还会有谁呢?会不会是他?她的脑子里呼的就窜出一个人来。自从毕业各奔前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也从没有主动打听过他的下落。她也不想打听,因为今生,他是自己最深的伤痛,就让时间将一切尘封蒙蔽吧!二十多年过去了,难道是他打听到了自己的下落,又觉得不好贸然主动联系而等待这一天,采取这样一种委婉浪漫的方式?一想到这,花灼灼的脑海不时地闪现出两人之间过去的那美好片段。那刻骨的爱,铭心的情,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小脸绯红起来。她怕被人看出端倪,急忙扫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假装咳嗽一声坐正身子。
 
  3
 
  这个人是自己的初恋!她第一次看到这个人时就怦然心动,从此她认为自己真正明白了元稹那“除去巫山不是云,取此花丛懒回顾”的含义,她一直也坚定的认为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他们当年虽不同班,但却同校同级,高中三年依然可以双出双进形影不离。他们相互鼓励帮助,共同努力进步,最后双双考上大学。虽说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学四年,虽不能花前月下,风花雪月,但却有鸿雁传书,每周一封的书信从未间断。他们之间虽然没有谈婚论嫁,但彼此早已托付终身。
 
  就在临毕业那一年第一学期,他们之间却出了问题。一个周末,她不打招呼跑到他们学校,本想给他一个惊喜,然而,这一去却成了他们最终的绝断。
 
  当时,他并不在学校,同宿舍同学问她是谁,她说是他的表妹。宿舍同学上下打量了一番她,随口道:他带女朋友出去玩了。她一下子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片刻后缓才过神来,假装没经意,问请那女朋友姓名班级宿舍后,又去那个女同学宿舍求证了一下,答案一样。
 
  这个结果让她如雷轰顶,她一路小跑离开了那个学校,在返程的火车上,默默流泪到下车。回到家里,她痛哭流涕,心虽欲绝。最后挥泪痛下决心,从此与他绝断也罢。
 
  之后,他们之间便音信断绝,再无联络。
 
  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了,但她何曾有一时一刻放下过这个人。她不由得在心里想:一定是他!一定是他!他一定也一直没有放下过自己。当年一定是个误会,而自己并没有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但她转眼又一想,这也扯淡了吧?怎么可能?!
 
  4
 
  那么,不是他还能有谁呢?
 
  花灼灼继续在脑子里搜索着……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人在一直暗恋自己?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好笑,急忙又捂住自己的嘴,环视了一下四周,还好,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没有人注意自己,赶紧又咳嗽一声直了直身子,继续佯装看电脑。
 
  花灼灼越想心里越是“理不清,剪还乱!”算了,别想了,反正谜底很快就会揭开,耐心等待好了。她闭上眼睛在心里做了几个深呼吸,正襟危坐,试着把那些花花绿绿的心思收回来,强迫自己继续埋头到材料中。
 
  一直到下午快下班,她仍然没有接到任何短信,或电话或消息。晚上回到家里,她心里忐忑不安。有心直接问老公吧,又怕万一不是他送的,岂不是暴露了自己,并惹出事端。若是不问吧,万一确实是他送的,岂不说明自己有问题?花灼灼思前想后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她半开玩笑的试探到:“今儿几号了?”
 
  老公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了句:“看看日历不就知道了。”显然老公压根就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花灼灼觉得应该不是他送的。不怕一万单怕万一,为了确保让老公知道自己心里没鬼,她半真半假的又问了句:“今儿情人节,我收到一束花,是你送的?”
 
  老公看也不看她一眼,一副似乎漫不经心的口气:“想得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年纪了,还有人送花,谁信?!”
 
  花灼灼这回完全可以断定不是老公送的,她假装无事赶紧溜回卧室。
 
  那到底会是谁呢?这个坏人!她不禁有些嗔怪,同时心底也涌上一丝喜悦。
 
  第二天过去了,还没消息。都第三天了,也该有点消息了,遗憾的是依旧没有。这玩笑开的有些大!花灼灼心想。第四天没有……转眼就一个礼拜过去了,玫瑰花也枯萎了,花灼灼只好把它扔了,期待的心情由开始的兴奋焦虑已经变得倦怠。爱谁谁去!
 
  5
 
  星期天,花灼灼在阳台洗衣服,翻老公裤兜时掏出一张纸片片,她随意打开看了一眼,一下子傻了:绿园花店,2月10日订鲜花一束,175元。
 
  花灼灼的脑子嗡一下,像被人抽了一巴掌,血一下子涌上脸来,顿时觉得满脸火辣辣。她又羞又气又恨!羞的是自己自作多情胡思乱想差点丢人大发,气恨的是老公捉弄了自己不说,还白白折了那么多银子。175元呀!足够自己带着父母四个人吃上一回萌串串小火锅。公司每月的午餐补助出全勤也不过200元。想到这里,花灼灼抑制不住内心的恼怒冲到厨房,对着正在做饭的老公大喊:“你钱多的很?一束花175元呀,足够我一月的伙食,你就这么糟蹋我的钱?!那玩意能吃还是能喝?”
 
  老公一听头也没回,淡淡的撂过来一句:“你不是喜欢花吗?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你以为谁送的?一天想七想八的,除了我还会有谁把你放在心上?!哼!”
 
  花灼灼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蔫了下来,她默默转身回到阳台,不争气的眼泪吧嗒吧嗒掉进脸盆,掉在老公的裤子上,而心里却涌上满满的温暖和坚定的踏实。
 
  这一刻,花灼灼终于真正神魂归了位。
  作者简介:王晓琼:笔名一树琼花,陕西宝鸡人,宝鸡市写作协会会员,60后业余写作爱好者,喜欢用文字记录下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5002333号-1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