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的眼泪

2019-02-27 15:51:08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guxiaojuan

○ 文/吴克敬
  一滴西凤酒,就是凤凰的一滴眼泪。
 
  我们家与出产西凤酒的凤翔县柳林镇,都在周秦文化隆兴的古周原上,相距几十里的路程。父亲以及父亲的哥哥弟弟,生前都是好喝一口西凤酒的。我不知父亲的哥哥弟弟喝了西凤酒后是怎么说的,但我知道父亲生前是这么说的,他相信一滴西凤酒就是凤凰的一滴眼泪。父亲这么说了,我也就坚持相信,西凤酒一定是凤凰的眼泪凝聚成的最为纯粹的酒浆。父亲在说这话时,我们家当时住在一座民国时期建造的带有阁楼的老房子里,房间面临的都是向西的窗口。快过年了,父亲买回来新的粉帘纸,准备撕去破旧的窗纸,糊上新纸过新年了。那时我刚读书,陪在我父亲身边,为他端浆糊扯纸,所以我感受得到瑟瑟寒风,透过西窗往我脸上扑。我为此而自嘲,对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说把咱家的房子干脆叫“西风楼”好了。父亲高兴我的自嘲,并因为西窗外生着一棵梧桐树,他接着我的话说,“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父亲因此把我所说的“西风楼”又改了一个字,叫成了“西凤楼”。
 
  父亲被他的灵机一动刺激着,这便不无诗意的还说了“西凤酒是凤凰眼泪”的话。
 
  我欣赏父亲的灵机一动,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看见了父亲流在西凤酒里的眼泪了。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兄弟姐妹围坐在父母身边,来过人全家全的一个团圆年,核桃木原木的八仙桌上,有肉有菜,而最核心的,是那一篓三斤装的西凤酒。我父亲不启酒篓的封盖,别人是不会动的,这是父亲的专利,每年的三十晚上,为酒篓启封,都是父亲来做。父亲做的极有仪式感,他要洗了手,拿来锤子,在洗手时,还要小心的来洗锤子,然后把酒篓子拥在怀里,用锤子一点点敲打酒篓盖子上的封泥……封泥的讲究,现在的人是见不着了,其中即有周原上的干白土,还要有白灰粉,掺进新鲜的猪血以及糯米浆里,拌上早已泡好的废纸屑,才好泥封西凤酒的酒篓盖子。这样来封,不会漏掉西凤酒酒气。所以启封就也十分讲究,缓缓的用锤子来敲,细细的用手来认,确认把封泥都剥除去了,这就好揭酒盖子了。父亲把酒盖子扒开的一瞬间,西凤酒独有的那一股清香,顿然会喷薄而出,让人不能自禁地要醉倒……受到酒香的刺激,父亲总会泪汪汪的,到他吆喝我们举杯与他共饮时,我会看见了父亲悬在眼里的泪水,扑簌簌地流出来,滴在了他眼前的酒杯里,被他端起来,仰脖子喝下喉咙。
 
  和着自己的泪水在西凤酒里一起喝,我知道那是父亲高兴开心。
 
  人高兴了会流泪,人开心了亦会流泪,而凤凰呢?为人崇拜的凤凰,是懂得人的感情的,她为了人的高德,人的仁义,人的智信,人的家常,是一定也会流泪的。传说为我证明着,古公亶父“率西水浒”,在“周原膴膴,堇荼如饴”的古周原落下脚来,发展到文王一朝,他广施仁政,身在凤州深山的凤凰听闻到了文王的贤达,她浴火涅槃而生,振羽飞来,飞出了崇山峻岭的大秦岭,飞在了古周原上,让后来她飞过的古周原,留下了凤翔县、飞凤坡、凤栖镇,以及凤鸣岐山、吹箫引凤等让人神往的古老遗存……不难想象,凤凰在飞越古周原时,她一定是要感动的,感动着的凤凰流泪了,那珍贵的泪水,可能就滴落在凤翔县的柳林镇,于是乎,就有了传之千年的西凤酒。
 
  如不然,那里会有“周公庆捷”这么好的大典呢!
 
  殷商晚期,姜子牙辅佐周武王伐纣,牧野大战获得全面胜利,武王便拿出“凤凰的眼泪”,意即今天的西凤酒,犒赏三军了。尔后又还以“凤凰的眼泪”举行了隆重的开国庆典活动。凤翔县出土的一座青铜鼎铭文有记:周成王时周公旦率军东征,平息了管叔、蔡叔、霍叔的反周叛乱,凯旋后在歧邑周庙(即今与凤翔相临的岐山县)以“秦酒”祭祀祖先,并庆功祝捷。而“秦酒”能是什么酒呢?就只能是“凤凰的眼泪”,流传今天的西凤酒了。
 
  为西凤酒传说,史籍记载的还有“秦皇大甫”“赐酒解毒”“以酒行礼”“金凤踏雪”“慈禧赞酒”等不绝于耳的典故。但最让人上心的,则是“蜂醉蝶舞”与“苏轼咏酒”两则了。
 
  唐仪凤年间,吏部侍郎裴行俭送波斯王子回国,行至凤翔县柳林镇亭子头村附近,时值阳春三月,忽然发现路旁蜜蜂蝴蝶坠地而卧,裴公甚感奇怪,遂命驻地郡守探查原因,知是柳林镇上一家酒坊的陈坛老酒,开得坛来,其醇厚浓郁的香气,随风飘到了亭子头村,使蜂蝶闻之醉倒。裴公惊喜之余,即兴吟诗一首:“送客亭子头,蜂醉蝶不舞,三阳开国泰,美哉柳林酒”。
 
  裴行俭的一尊汉白玉塑像,就巍然地耸立在今天的西凤酒厂大门里边,以他傲然的英姿,证明着他当年所见所闻的不虚。
 
  北宋时的大文学家苏东坡,考取功名后即任职凤翔签判,他在凤翔东湖喜雨亭落成之日,邀朋欢聚,“举酒于亭上”,畅饮柳林美酒,酒后留下了惊世名篇《喜雨亭记》,并用“花开酒美曷不醉,来看南山冷翠微”,盛赞柳林酒的佳绝,其墨迹千余年后的几天,依然存留着。乐观以致大观的苏东坡,每到一处地方,无论顺境,无论逆境,他似乎都能泰然处之,依凭自己的心性,创造出一些别样的吃与喝来,像他在杭州时创造出的东坡肘子、东坡肉等,再就是于凤翔县发展柳林酒的酿造技艺,“近日秋雨足,公馀试新筝”。在粮食丰收的秋天,用新漉酒器酿酒品尝……美好的苏东坡啊!他就这么乐观,这么情怀满溢!新酒酿造出来后,他还大大方方的上书朝廷,提出了一整套振兴凤翔酒业的措施,获准实施后,使柳林酒和整个凤翔酒业得以蓬勃发展,凤翔县在他的推动下,迅速成为全国闻名的酒乡。
 
  这是十分不易的,更是十分珍贵的。我因此掐着指头来算,知道“凤凰的眼泪”的西凤酒,距今已有了2600多年的历史,其味清雅而不淡薄,浓郁而不酽腻,甘润挺爽,诸味谐调,尾净悠长……是我国和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种之一。延续至今,从上世纪五十代起,相关组织评定国家级名酒,四大也罢,八大也罢,以至十大、十五大名酒,都也少不了西凤酒的名头。已故大作家陈忠实先生,什么酒都不喝,既是要喝,又非西凤酒而不动杯。我和他有几次喝酒的经历,听他评价西凤酒,的确不失一位文学大家的风华。他说西凤酒“酸而不涩,苦而不粘,香不刺鼻,辣不呛喉,饮后而具五味”,属于复合型白酒,“酒色透明,清香甘润,适时饮用,有活血驱寒,提神祛劳之益”。
 
  我折服陈忠实先生对西凤酒的钟爱,想我自己,自小不也就浸淫在西凤酒的香气里而成长起来的吗?
 
  父亲在我不知事的年纪,只要他端起西凤酒的杯盏,都不会忘记把我揽进怀里,用手指在酒杯里蘸一蘸,送入我的嘴里,让我品尝西凤酒的滋味。我听父亲说过,我每一次吮咂他手指上西凤酒酒味,都吮咂得特别得劲,如我吮咂香甜的乳汁一般。然而那时,乡野间的穷家小户,一年到头,又能有几回喝西凤酒的机会?太少太少了,不过有我父亲手指蘸酒给我吃,在我的舌苔上便早早地落下了西凤酒的记忆,我像陈忠实先生一样,也是非常钟情西凤酒的了。瞌睡遇着了枕头,去年秋天的日子,主营西凤酒的禧福祥酒业集团,资助西安报业集团组织了一些作家朋友,走访丝绸之路,我作为走访团的一员,与大家一路走来,早早晚晚的,都有禧福祥供应的六年和十五年西凤酒来喝,让我半月多的时间,十分阔绰的饱尝了一段西凤酒的滋养。
 
  我馋西凤酒,“西凤酒是凤凰的眼泪”,凤凰的眼泪营养着我这个周原的汉子。
 
  戊戌年的初冬时节,《小说选刊》受创立了“六年”“十五”“禧福祥”西凤酒的王延安先生的委托,联络了十多位全国有影响的作家,走上古周原,走进柳林镇的西凤酒厂,采风探源,我作为其中的一员,自觉感触良多,在写下这多文字后,依然兴味不减,还有不吐不快的些许块垒,因之还要口占几首古风,以慰我热烫烫的心怀。
 
  古风四首曰:
 
  禧乐赋
 
  宝命天缘正金秋,禧乐锡祚龙凤游。
  欲折新枝接桂子,青山叠翠水长流。
 
  福堂赋
 
  燕来翩然归故乡,美喙衔泥护稻粱。
  飞檐哺幼舐情深,乐在其中享福堂。
 
  祥和赋
 
  忠诚事业烦忧少,酌韵瑶台乐事多。
  结友交朋壶尊同,兰亭笑靥更祥和。
 
  裕隆赋
 
  裕隆结香年又年。知春谁还恋冬眠。
  绿柳黄花霜枝后,忍看红梅雪树前。
 
  作者简介:吴克敬,1954年生,陕西扶风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获硕士学位。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作家协会主席、西安市文艺联合会副主席。在工作之余创作小说、散文、随笔300余万字,作品见诸多家文学期刊和报纸。荣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