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的青春在丝路》制片人傅卓:世界这么大,青春如此美

2019-01-06 17:50:36   来源:  责任编辑:

    世界这么大,青春如此美。《我的青春在丝路》沿着“一带一路”行进,观察和记录了一大批中国年轻人的奉献、奋斗故事,讲述大时代里鲜活青春故事。

撒哈拉沙漠曾经的戈壁滩上,现在正在建设全球最大的光热电站,这将助力摩洛哥从此走上一条清洁能源发展之路,来自河北的年轻工程师张乐,在这里挥洒青春,也找到了爱情;

孟加拉国被一条大河隔断南北,交通受阻、事故频发、城市发展不畅,工程师潘洁和同事们克服艰险,帮助孟加拉人修筑梦想之桥,让天堑变通途;

年轻中医谢伟彬奔赴遥远的塞拉利昂,进行医疗救助,偏远山村不通电,他手中的银针发挥了大作用……

张乐在撒哈拉沙漠建设全球最大的光热电站

8月21日,《我的青春在丝路•八月季》在湖南卫视开播,节目聚焦张乐、谢伟彬、潘洁等14位年轻人,他们朝气蓬勃,有着滚烫的少年之心,在异国他乡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奉献青春。节目真实记录他们在异国他乡的困惑、迷茫,讲述了他们通过拼博克服困难实现人生理想的故事。

记录丝路上的真实青春

同《我的青春在丝路》第一季呈现的“丝路青春故事”一样,《我的青春在丝路•八月季》依然书写的是热血青年奋斗在丝路的青春故事。这群年轻人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发光发热,努力实现自己的“青春梦”“中国梦”,更让沿“带”沿“路”的国家和地区共享中国的先进技术和发展成果。

在《我的青春在丝路》制片人傅卓看来,个人的青春之所以和国家倡议产生共振,究其根本在于“个人梦想和国家倡议的贴合”。“‘一带一路’倡议意味着国家有很多宏伟蓝图要铺设,但具体行动需要有人去执行,而这个时候的年轻人也恰巧需要契机实现奋斗,这样一来,个人青春和国家倡议就产生了勾连。”

《我的青春在丝路》制片人傅卓

今年两会期间,《我的青春在丝路》一经上线,便引发不俗反响。傅卓表示,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团队对人物的记录和对人物类型的把握。《我的青春在丝路•八月季》涵盖行业广、人数多,对人物的考量、选取和了解成为摄制组出发前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人物的选择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最终历经2个多月,从150余人中选出14人。”于是,在巴基斯坦建设苏基•克纳里水电站项目的邓思文、在洪都拉斯研究“玛雅遗址”的李默然、“孟加拉的筑桥者”潘洁和他的团队……14个分属不同领域的主人公个人或团队平凡却又伟大的坚守被镜头尽收眼底。

“丝路”镜头下的人物不是“完人”。作为创作者,傅卓坦言,团队最想呈现的是一批真实、普通甚至弱小的人,“‘超人’不存在,也不能和观众相通”。

目标:涵盖“一带一路”沿线所有国家和地区

在《我的青春在丝路》第一季中,作为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国年轻建设者,蔡军、王金磊、胡天然等年轻人们克服重重阻碍,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贡献了实实在在的助力。《我的青春在丝路•八月季》中,又一批年轻人接过“接力棒”,继续凭借智慧、勤劳和果敢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同时也向中国讲述世界故事

在洪都拉斯考古的李默然

相比聚光灯下的名人,这些默默无闻奋斗在一线的普通人常常显得有些不善言谈,但傅卓认为,只要打破隔阂,普通人也会成为一个好的讲述者。于是,出发之前,团队通过微信、视频等通讯手段反复和主人公沟通,了解人物最能够触动人心的故事,并尽可能地让对方消除戒备心;到达目的地之后,团队不急于开机,而是先用三天时间的相处和主人公消除陌生感,再继续彼此了解。

主创团队也很重视故事背景描摹和主题地区历史人文风光的展现,从主人公个人的独特视角切入拍摄地的人文特征。如邓思文眼中的巴基斯坦人民淳朴而快乐,李默然眼中的洪都拉斯充满色彩感,十字路口不设红绿灯的孟加拉国让潘洁印象深刻。

“中国的未来在哪里,我认为就在我们片子中所呈现的这些主人公身上,他们不畏艰险,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使命做好。”傅卓说,“《我的青春在丝路》讲的是普通人的普通故事,但从他们的个性、做事态度、奉献精神,就可以看得出中国人民的伟大”。

谢伟彬深入偏远山区

从第一季走到“八月季”,节目在选材方面涉及更多国家地区,包含更多的援建领域;在故事讲述方面更显主次分明,凸显国际视野。傅卓解释说,《我的青春在丝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帮扶,并非简单、机械地搬到荧屏之上,而是还会在后期持续做好跟踪报道,在湖南卫视的新闻节目中做好相关报道。

《我的青春在丝路》两季节目涵盖了1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19位中国青年和当地人的故事。“未来这个名单还会进一步扩大,力求基本将所有‘一带一路’沿线参与国家和地区都包含在内。”

“只有耐得住寂寞,才可能创作出精品”

《我的青春在丝路》是湖南广电在践行中央有关精神整合旗下优质资源、推动媒体融合的又一代表作。作为一部“青春系”的纪录片,节目从音乐包装、传播方式到拍摄手法,都透露着年轻气息。从湖南卫视的受众分析来看,《我的青春在丝路》23岁以下的受众占到了41%。

“做电视,视觉是很重要的一环,必须要充分利用流行元素破解原本沉闷、严肃的主题”,于是创作团队从最初就打破了传统纪录片的包装,使用了一些动画作为片头;人物身份条全部都用的是时下流行的绿色;剧情节奏方面,也较为轻快,向年轻人的偏好靠近。 

工程师张乐在摩洛哥

以傅卓为代表,《我的青春在丝路》摄制团队大多是85后,“就是这样一帮年轻人,吃起苦来却一点都不‘含糊’”。

今年4月,《我的青春在丝路》团队派出14个摄制组,分别前往“一带一路”沿线的孟加拉国、洪都拉斯、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塞拉利昂、尼日利亚等14个国家,总行程超过100万公里。由于海外拍摄的特殊性和不可控性,团队在拍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了诸多困难。

在第二季拍摄时,团队去的很多国家大多疾病横生,尤其非洲,去之前都得打疫苗。据傅卓介绍,从摩洛哥回来,两位导演摄像就感染了水痘,全身是痘,被隔离了十多天。东帝汶拍摄期间,当地农田里蚊虫滋生,一位女记者的双腿被叮了200多个包;拍摄吉尔吉斯斯坦的蜂农如何采制蜂蜜的时候,记者和摄像每天都避免不了被蜜蜂蛰伤,之后要半个多月才能消肿;拍摄洪都拉斯考古节目时,因为考古现场发掘墓穴的隧道只有1米多高,每次进洞拍摄,编导摄像都要和考古队员一起匍匐前进、边爬边拍;拍摄孟加拉国帕德玛大桥建设项目时,有恐高症的摄像为了跟拍主人公的工作,在没有任何防护设施的情况下,端着摄像机一口气爬上10多米的导向架……

考古现场发掘墓穴隧道

每集15-22分钟的成片都是各个摄制小组深入异国他乡和主人公同吃同住的成果。也正是通过这种深度体验式的报道手法,节目最终才捕捉到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故事,以“细枝末节”触达观众,让人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和成效有了更具象化的感知。

“投机取巧这种心态是万万不对的。”傅卓说纪录片作为一个相对特殊和小众的艺术品类,创作实属不易,她把纪录片的创作喻为考古学家考古,所谓的惊世发现都是一刹那的,甚至于这一辈子都没有这种惊世发现,但又必须不断去钻研、打磨,“纪录片的创作过程是冷清的,只有耐得住‘寂寞’,才可能创作出精品,抓住更多受众的心。”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