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雪

2019-03-14 14:48:49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

  文|余惑
 
  你或许见过北国林海雪原一望无际的雪,也见过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但你见过“千崖冰玉里、万峰水晶宫”的人间仙境吗?
 
  曲折的台阶两侧布满一棵棵高耸入天的百年针叶林,每一棵都像成团的花,一棵连一棵,一朵连一朵,姿态各异,美轮美奂。峰峦上的千枝滴翠幻变成玉树琼花,晶莹透明,宛如"琉璃世界",使你不由地感叹真是“夺天地之造化”的人间仙境啊!
  偶登峨眉,就碰上了这一非常难得的自然奇观——“雾凇”“雪凇”,群山皆染白,万物换妖娆。
  诗曰:“雪岳横空似玉雕,红妆素裹险峰娇。半山青色云遮掩,如画风光世外妖。”话说,每年秋末,峨眉山金顶开始飘雪,立冬一过,峨眉山大坪已是雪花满山飞舞,纷纷扬扬,一株株挺立的常绿乔木,如琼枝玉叶,白塔凌空。
 
  峨眉归来,我写了一首打油诗:
 
  峨眉风景就是奇,山下晴朗山上雪。
 
  烟雾氤氲如仙境,近在咫尺看不见。
 
  百年针树挂琼花,高耸挺拔插云霄。
 
  三尺积雪厚裹岩,百折不挠方得见。
 
  上峨眉山是计划外的行程,是老天赐予我的一场修行。
 
  为了一睹峨眉猴精的芳容,一家三口冒冒失失地踏上了上峨眉山徒步最长、最险的路线,全程62公里,途径猴区,九十九道拐,钻天坡等路段,可谓九死一生。
 
  早晨八点,从清音阁购票进入峨眉山景区,大概两个小时后,到了生态猴区,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峨眉猴。此路段游客还比较多,猴子却只有几只。游客们喂猴子,挑逗猴子,拍摄猴子的一举一动。峨眉猴,真是成精了,它们可以利落熟练地在嘴里磕瓜子,而且可以一次吃好几颗。
 
  告别猴子,继续前行。
  再走了两三个小时,只觉得云低雾浓,似雨非雨,如雾非雾,仿佛周身被雨打湿,但抚摸衣装,却没有被雨水浸湿的痕迹,只感觉到清凉和舒适,如飘忽在迷茫的境界中,飘飘欲仙。
 
  两人仅相隔5,6米的距离,却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彼此。原来这是著名景点——洪椿晓雨。诗云“山行本无雨,空翠湿人衣。”
 
  回头看看爬过的山路,五米开外就看不到走过的路,我不由地想起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一路上都标记“野猴未驯,注意安全”,但我们并未留意。过了洪椿坪,我们差点遭遇猴群的攻击。我们目睹了一队游客被猴子攻击后的惨状,一位游客的背包被猴子抢去了,里面吃的被掏空,其余杂物散落一地,另一名游客被猴子打得面红耳赤,我倒吸一口凉气。
  偏不巧,这个地段堪称是峨眉山徒步上山路段最艰难的一段,九十九道拐。这里山势高峻,坡陡石滑,险绝人寰。从山顶至山脚,曲折多弯道,一拐连一拐,一坡接一坡,看一坡到头,忽的峰回路转,又是一坡。每一坡台阶都接近40多度,台阶又落满5公分厚的雪。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高峰耸立,有的地段,悬崖边连护栏都没有。加上猴群神出鬼没,三五成群,专门挑选人数少的游客出击。
 
  由于看不到头,对人的意志力实在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在我们的相互鼓励下,虽然孩子也不停地叫苦叫累,但仍顺利地战胜了这段天险。
  要说九十九道拐是第一道难题,那么钻天坡就是第二大难关了,“钻天坡”,顾名思义,垂直高度300米,其石磴嶙峋,如登天梯,陡峭而不见头,直插云天。而且,台阶上就铺满了厚厚的积雪,更准确说,下面是冰,上面是雪。
  只有戴上“冰爪”才能蹒跚前行,否则一步三滑,寸步难行。因为这段坡太堵,我们几乎是手脚并用,连走带爬在前行。到了稍微平缓的台阶,一手拄着拐杖,慢慢一步一步往上爬。待到坡陡处,一家三口手拉手,慢慢地往前挪。很多地方狭窄艰险到只能一个人一个人轮流过。过的人,屏住呼吸,屁股坐到被冰雪覆盖到看不到丝毫痕迹的台阶上,两只手撑在身后,慢慢往过挪。生怕一个粗的呼吸,都会滑下去。每过一个险处,我都要长出一口气。
 
  走啊走,走啊走,只见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脚下的路却感觉越走越长,半天也见不到一个歇脚处,好不容易到了一处,都是关门。同行的游客越来越少,半天碰见几个从对面下山的游客,我们赶紧询问距离下一段休息点的距离,以寻求些许的安宁。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关门的休息地,我们都已饥肠辘辘,却不得不继续挪动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腿。
  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我们随时都想放弃的时候,忽然就置身于一个令人喜出望外的冰雪世界了。处处雪树冰花,琼枝玉叶,白塔凌空,抱怨与疲惫瞬间烟消云散,忽然对陶渊明忽逢桃花源时的情景有点感同身受。
 
  紧接着,台阶也平坦了很多,上几步,下一段。我们拍照,合影,待到下坡的地方就欢畅地半跑半滑下去,孩子就欢快地玩起了雪。偶尔一只小松鼠跑过,打破了这里的静谧。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得不继续赶路。
 
  走到洗象池的时候,天已擦黑了。厚厚的雪积满了台阶,几乎看不到前行人踩过的脚印,天空慢慢飘起了雪花,路有多么陡峭不得而知,带个孩子,抹黑上路,太冒险,因为要到雷洞坪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只能凑合住在农家乐。
  山上接近零下十度,因为山高路堵,所有食材均是靠人力运送,包括炭火也是。我们每人身上盖上厚厚的三层被子,身子底下的电褥子却没有丝毫温度。头伸在外面,呼出的气瞬间凝结,虽然很冷,但却远离的城市喧嚣,安静地能听到雪化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峨眉山!
 
  峨眉山,我还会再来!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