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太白山

2019-02-27 15:30:37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guxiaojuan

  ○文/周冬莉
 
  2018年盛夏,为了暂时逃离西安这座大火炉,与朋友刘先生踏上了神往已久的——太白山森林公园之旅。我们上西宝高速一路向西,至眉县,两个多小时后,坐上了景区的通勤车。
 
  “快看,瀑布!”顺着刘先生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挂长长的白练在茂密的山林间若隐若现,正想问怎么才能到瀑布跟前去呢,就听司机师傅介绍到:第一站红桦坪快到了,大家可以下车步行到第二站,沿途近距离观赏莲花峰瀑布等景点。
 
  站点是在一个相对比较平缓和开阔的地方,一下车,清凉舒爽的空气扑面而来,茂密的森林遮住了耀眼的阳光,一点也不怕人的鸟儿不时从眼前飞过。循着林荫小道缓缓前行,淙淙的流水声渐渐变成了轰鸣,拐过两道弯后,一道银色的练条跃入眼帘,仰头望去,奔腾的水流被岩石割裂成无数细小的水珠,阳光下,隐隐泛着七彩的虹,旁边那尊莲花座的石刻微笑着,仿佛在和游人温柔地交流。这条高度超过十数层楼的白色练条就是著名的莲花峰瀑布了。一千年多前,唐代诗人、道教学者施肩吾到此感慨“豁开青冥巅,泻出万丈泉。如裁一条素,白日悬秋天。”一千多年过去了,莲花瀑依然清澈激昂。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莲花峰瀑布,沿着三国时期的古栈道拾级而上,很佩服古人的智慧,难以想象在如此陡峭的崖壁,他们是怎样徒手开凿出近乎悬空的栈道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典故早已为世人所知晓,然而此栈道非彼栈道。太白山的这段栈道是在三国鼎立时期修建的。当时,刘备手下有个叫法正的谋士,饱读诗书,才智过人,胸怀匡扶汉室之志。法正本就是眉县金渠镇八练村人,深知此地沟深林茂,就建议刘备在此筑栈道,作为褒斜栈道的辅助线。刘备从善如流,不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修筑了这段全长一千一百米的栈道,在军事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今,古栈道遗址尚在,只是为了方便游人行走和确保安全,在遗址上方重新修建了更坚固的一条栈道。走上栈道如同走进“百里画廊”,仰望是悬崖峭壁,俯首是深不可测的幽谷。唐代诗仙李白在《蜀道难》中有“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的千古名句,因此,三国古栈道又被称为太白鸟道,可见这段栈道是多么的险要。
 
  心惊胆战地走过三国古栈道,掬一捧清可见底的溪水洒在脸上,顿感精神抖擞。前方有一个狭窄的山洞,非常潮湿,看上去有些昏暗,但是扑面而来的凉爽气息激发了我的好奇心,让我不禁想要去探索其中的奥秘。强忍着心中的一点点不安,穿过阴冷的山洞,竟是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心情也随之明朗许多,抬头看到崖壁上有四个遒劲有力的朱色大字“世外桃源”,此情此景,非常贴切,据说这是前总理朱镕基同志到此考察时所题写。
 
  至此,行走了大约一小时的样子,正好到达景区通勤车的第二站,说笑间,通勤车已到,车辆沿着盘山路蜿蜒而上,两旁山峰入云,左侧的剑劈山笔直地矗立,右侧的泼墨山像是有人舞着巨毫尽情抒怀,墨汁自天际挥洒而下,层峦尽染,诉说着无言的诗篇。传说擅长饮酒作诗、醉酒泼墨的诗仙李白看到此处景色优美,山势磅礴,诗兴大发,却一时难以写出能描写太白山气势的诗句,一怒之下就将笔墨抛向群山,后人作诗一首“李白愤笔不从心,诗到多时苦难吟,抛笔飞砚入云端,留下千古泼墨痕。”这大概是泼墨山命名的缘起。突然想起,苏轼在任凤翔府判官时,曾到太白祈雨,这泼墨山会不会也有苏大文豪的手笔呀?作为一名地质人,我深知山峰岩石都是大自然的作品,但作为一名凤翔人,我宁愿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
 
  悠悠然一路闲逛,再乘车到达天下索道,发现不经意间,已到海拔两千米处。这里可以选择①乘坐索道直达主峰天圆地方,也可以继续②乘坐通勤车到达终点站拂云阁后徒步登山,我们自然是选择后者。
 
  下午四点半,到达拂云阁,一下车,就被眼前美景吸引了,清澈透明的云雾在层峦叠障间缠绕,似是身临仙境一般,如梦似幻。此时,刘先生却大煞风景地提醒我:“看你脸色有些发青,是不是有点高原反应?先休息,明早在这里看过日出,再决定是否登山。”
 
  “不会吧。唐古拉山口都去过了,两千八百米怎么可能有高原反应!原以为,山里会很凉爽,却没想到,这里应该用“冷”来形容更贴切。虽说是冲着“太白积雪六月天”的美名而来,可谁能想到,在距离大火炉西安城不足百公里的太白山,真的体验到了冬天才有的气温。随着电热毯升温,背上暖洋洋的,尽管还不到晚上七点,人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然而,额间传来的痛感却撕扯着我不能安然入眠,原来,真的是高原反应!看来这是我这次能到达的最高处了,明早只能下山。
 
  凌晨五点多,隐约间听到刘先生说去看日出,我迷迷瞪瞪翻了个身继续返回梦中。再睁眼时,看到他裹着厚厚的毛毯,带着一身寒气进屋来,却是一脸兴奋:“你吃大亏了,错过了最美的时刻。”
 
  六点钟的半山,空气清新,细品似乎还有一丝甜甜的感觉,头也不痛了,我们决定继续登山。小索道要到八点才开,好在我们原本也是打算尽可能徒步的,于我们并没什么影响。上山小道上,除了偶而见到几只早起的鸟儿,就是出来觅食的小松鼠。我对着隐在云雾中的山林扯开嗓子大吼几声,惊得树上的小鸟歪着小脑袋偷看。山道非常陡峭,走一小段,就开始喘,不得不停下来歇息一会儿再走。两小时后,到达拜仙台,这里就是苏轼祈雨的地方了,一方高台高耸入云,海拔三千三百米。想当年,苏判官从凤翔到太白山,行程二百余里,千年前,只能徒步或是骑马,就算是乘坐马车,也是颠簸难耐,更何况还要徒步登山。苏判官这份为民请命的诚心,让我对他又生出了几分崇敬之情。
 
  过了拜仙台,渐渐遇到下山的游客,他们都是昨夜上的山。早起的山友们都很热情,主动打招呼,鼓励我们:“加油!”“快到山顶了。”我也开心地跟着刘先生缓缓登山。可是过了一道弯又一道弯,那遥望似乎并不太远的峰顶“天圆地方”似乎总也到不了,疲惫至极的我抱着山道中间的一棵树,表示一步也不想动了。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身后的山道上传来清脆的童声,原来是一对母子,男孩有七八岁的年纪,朝气蓬勃,拉着妈妈的手,一边背诵着唐诗,一边登山。经过我们时,孩子伸出剪刀手喊道:“阿姨加油!无限风光在险峰。”
 
  简单的话语,让我觉得惭愧,休息了片刻继续往上攀登。
 
  中午十二点,我们终于到达“天圆地方”——秦岭主峰太白山的峰顶了,海拔三千五百一十一米。面对变幻莫测的云海,感受着薄纱一般的轻雾从脸颊拂过,微冷的风将发丝飘散开来,所有疲惫一扫而光。我很庆幸我能坚持下来,才能欣赏到人间仙境的大美。
 
  作者简介:周冬莉,笔名桥韵无痕,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报》特约记者、鲁迅文学院国土作家班学员;注册企业法律顾问、副研究馆员。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