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灵光

2018-12-27 15:07:15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

 
  ○文/叶江
 
  岁月的年轮一圈圈划过,四季的更迭谁也无法拦阻。当瑟瑟的北风将漫山那五彩的衣妆剥光的时候,当漫天的飞雪裹胁着枯叶在灰朦朦的天地间疯舞的时候,冷冷的感觉在告诉我,这,又是一个冬天。
  蛙鸣燕舞,是轻盈明媚的春天;红瘦绿肥,是激情迸射的夏天;叶红枝垂,是丰满成熟的秋天,而对于冬天,我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是严酷?是肃杀?抑或是平静……
 
  站在无际的雪原上,揣着踏雪寻梅的浪漫,一任那旷古的幽思随风飘散。在我的耳畔,隐约传来铿锵而又典雅的《梅花三弄》。我仿佛看见,着一袭长袍,执一壶浊酒的我,临风而立。在落英般的飞雪中,和着旷古的仙乐,揽风而舞。身后的来时路,足印于醉意中蔓延至天际。
 
  一簇梅花,孤艳在远离尘嚣的远野。她生命的华章,正在燃烧,古典的幽思,和着阵阵的狼嗥,在空旷的原野上狂奔。傲岸的心性,随着缤纷的飞雪,无尽的张扬。遥远的村落里,灵魂的身影驾乘于飘缈的炊烟之上,在思念的脚下开始踏上了漫漫的朝圣之路。
 
  深深的雪意中,所有记忆的足音包围了我,那颗不安的心灵,亦洁白地融进万物之中,我感觉到一种微妙的震颤和战栗,体会到一种原始的孤独。呼啸的北风里,纷乱的思绪和凌乱的长发一起飘飞。
 
  闭上酸涩的双眼,灵魂之手捧起了过往的岁月。敲碎冰冻的外壳,那些绿肥红瘦的记忆依然被昨日的烂漫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上个季节的故事,逸出了余香。曾经灵光闪烁的片段,依旧的血脉丰盈。被炉火消融了的温柔,还是那样的使人缠绵悱恻。
 
  记忆和夜色一起滑落,冬天在夜色的温柔乡中逃离。所有的肃杀,都被装满了怀想和抒情的温情所隔离,消隐于舒坦的鼾声和喜悦的梦呓中。遭遇冬天的灵魂,拂去覆盖记忆的残雪,酣睡于温暖的往事中。
 
  在点滴琐碎的编织里,我慢慢地眠去。只留下一盏暖暖的灯,去点燃冬日里的那束灵光。枕畔,依然相伴着那本陈年的《宋词》。长长的气息掀起了扉页,古典的诗行在梦境中四散——“溪上桃花无数,花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皓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在黄庭坚《水调歌头》忘情吟诵里,我也恍惚走近了那条桃花盛开的小溪边:漫天飞舞的桃色花瓣,纷纷扬扬,黄鹂鸟幻化成美丽的天仙,倾情地挥舞着她那长长的水袖,起舞……
 
  作者简介:叶江,陕西商洛人,1973年生,现供职于陕西交通集团,擅长散文、诗歌写作。
 
 
  ○文/叶江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