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

2018-12-27 15:05:36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

○文/薛永利
 
  生长于七十年代渭北旱塬的我,从小没见过桂花树,也未闻过桂花盛开时那种沁人心脾、无孔不入、极具诱惑的花香。
 
  桂花树很普通。印象中第一次见到桂花树,应该是我进入位于江淮平原淝水之滨的大学就读之时。学院图书馆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也是学院的象征性建筑之一,非常有特色。正面是一个稳重的双层玻璃门窗结构,后面一层是可以站二三百人的长台阶,很适合拍摄大型合影照,拾级而上可以到达图书馆二楼的办公区,台阶前有喷泉,隔马路正对着学院实验大楼,总体造型象一门大炮的两支大架和前防盾。最让人温馨的是图书馆东西两侧是当时少见的如地毯般的草坪,草坪上种有各种各样四季常青的绿植,虽然现在想不起大多数绿植的样子和名字,但在这里认识了一种比故乡柿子树叶小、叶更密,有点像长大了的冬青树一样的桂花树。桂花树并不高大,也没什么特点,当时并未太在意,但却给我留下了许多甜蜜的记忆。
 
  桂花香飘十月半间。此时,江淮大地酷暑已过,梅雨季节还未到来,天高云淡,偶尔可望见南飞雁。高强度的野外训练基本完成,压力释放,神清气爽,全身心地投入室内学习之中。忽一天,满校园充满了香甜的味道,那种悠悠的香味似无却有,忽而强烈,忽而淡雅,有点喝酒稍多,但没有醉的状态。奇异的香味,甜蜜的气息,闻所未闻,让我以为这就是大学生活的甜蜜状态。等问了来至安徽、湖南等南方同学,才知是桂花树上开出的桂花香气。桂花极小,色微黄,隐藏于桂花树叶之内,不特别注意或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更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小花,竟能散发出如此神奇的香味。校园的桂花每年都会定期开放,让我陶醉其中,如痴如醉,在桂花甜香的熏陶下遨游于知识的海洋,练就过硬的技能,拼搏奋斗四年,铸就美好青春年华。
 
  桂花香胜百花香。小时候,老家没有桂花,或有,但我从未见或闻到桂花香。每年春节前后,故乡东湖岸边的迎春花最先开放,黄灿灿地给东湖堤岸镶上了一条金边,提醒着游人春天到了。而后是院子里的杏花吐出粉粉的小花蕾,没几天便满树怒放、粉中带白。桃花紧跟着来凑热闹,盛开之际大红大紫、艳而不俗,引得行人禁不住驻足观赏。油菜花更是气势磅礴,金灿灿地密不透风,金黄色的菜花更是招惹蜜蜂成群结队来采蜜。苹果花开的时候,果园子全是白灿灿的一大片,繁花似锦晃眼睛,天气已经有点热了,疏果花的乡亲们有的已经戴上了草帽,遮挡着逐渐变强的阳光。槐花应该是故乡最香的花,开花时节整个村庄到处是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后来,我还欣赏过玫瑰、水仙、牡丹、菊花、郁金香等等一些有名的鲜花,这些花开起来不仅美艳,且均有花香,香味各有不同,或香气迷人,或清幽淡雅,或浓郁热烈,但与桂花那种甜到神经末稍的花香却无法比拟。
 
  沙枣花香追桂花。戈壁滩独有的沙枣花香是众多花中让我感觉能与桂花旗鼓相当,不相上下的神奇之花。当年大学毕业,奔赴西北工作。报到的单位是八十年代建于戈壁滩上的一座院落,只有每年五一劳动节后至十一国庆节前五个月是少风温和的日子,其它时间,不是刮风,就是沙尘暴,下雨极少。种一棵树需要挖戈壁沙石近两米深,用筛子把石头筛出,把沙土回填入坑,再从绿洲拉土填满余坑,浇水后再种树,方能成活。活后仍需定期浇水养护,否则在每年降雨量不足五十毫米的戈壁滩,无人管护,浇水不及时得活活旱死。当地早有种活一棵树,胜似养活一个孩子的说法。但沙枣树在那样的环境下却容易成活,树坑不用挖太深,好种易活,而且它每年在五月间开花,花香亦可与桂花媲美,是那种幽幽的、暗暗的香,不显山不露水,直到人人闻香而寻。每当闻及沙枣花香,我都会忆起桂花的香味和美好的青春岁月。
 
  桂花曾为贵花。据说桂花原叫贵花,就是达官贵人才能享用的名花贵树。留下最深印象的要数南京总统府的桂花和苏州、扬州园林里的桂花了。几年前,有幸到南京受训就读,闲暇之际游览总统府,一进大门便被一股浓烈的桂花甜香笼罩,挥之不去,欲转欲浓。总统府原是两江总督府衙门,孙中山先生任大总统后改为总统府,地方不大,廊亭楼阁基本相连,办公处理公文极方便。院内桂花树并不多,据说有几株桂花为宋庆龄女士从上海什么地方特意找来,品种优良,香味浓烈,甜香四溢。曾有机会去苏州、扬州游玩,惊奇地发现所有园林均有桂花树,仿佛没有桂花树、桂花香便不成为园林。在清以前陆路交通不发达的时代,苏州扬州鱼米之乡,京杭大运河贯通其中,长江水道更是极为便利,本就富甲天下,而以垄断生活必需品所获取暴利为代表的盐商,以个人积聚的财富在苏州建成了以拙政园、虎丘等为代表的人间天堂,遍植名贵树木,搜集奇花异草,修建怪石假山,虽满足了他们的一己之欲,但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旅游资源,让我们有幸闻到了古“贵”花奉献于今人的芳香。
 
  近几年,曾经只有南方和院校普遍看到的桂花树和闻到的桂花香,在故乡东湖公园北门入口、湖心岛和西门口两边也已种上了,城西城墙遗址公园的桂花树也有手腕粗细了,中秋时节丹桂飘香,闻香怡情,悠然自得。五年前,单位新建绿化时,偶有机会提前进入现场,特意向施工方提出要在办公楼和公寓楼绿化地种植桂花,以自己不可告人的味觉喜好,改变了方案设计,新品种的桂花树一年后就开了花,甜香不断,心旷神怡。及至两年前调至西安工作,更喜办公楼前早已栽植有三株少见的四季桂树,一年开花三至四次,花期长达半个多月。无论每日工作简单或繁琐,轻松或劳累,只要看到象冬青、柏树、松树、翠竹一样四季常青的桂花树,便会保持不懈的工作动力。及至花开,满院飘香,清醒爽脑,压力顿消。
 
  桂花以它微小的花朵,毫不起眼的外形,释放出独特的甜香,陶醉着每一个亲近它的人,为我们平凡的生活奉献了无限美好的滋味和回忆。
 
  桂花飘香香四海,四海花香喜桂花。
 
  作者简介:薛永利,陕西凤翔人,生于七十年代初期,合肥炮兵学院毕业,深造攻硕于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从戎卅载,笔耕不辍,多篇散文作品刊发于网络媒体和报刊杂志。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