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华夏文化至今的古老神秘民族大荔羌族

2018-10-18 15:21:33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guxiaojuan

  ○文/王小民
  羌白,我的家乡,一个充满文明自觉、文化自信、民族自豪的地方。因“羌”结缘,我对这个在大荔版图上建立政权、影响华夏文化至今的古老神秘民族充满了温情。
 
  我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大荔也是16个民族聚居的融合区。上下三千年,沧海变桑田,汉与回、蒙等民族兄弟姐妹在三河交汇、水草丰茂之地放牧耕作,繁衍后代的同时亦不断从征服到屈服、从磨合到融合,轮番上演着民族大迁徙、大融合、大发展的冷暖悲欢。
 
  相传四千多年前,汉人始祖黄帝与羌人始祖炎帝角逐于黄河中游,战败后炎帝率大部与黄帝部落融合形成华夏族(今汉族),少部分西迁甘陇与当地原住民融合形成羌族。公元前720年,古羌分支——大荔戎从甘肃东部“逐水草而居”来到今大荔地界建国立业,自此开辟了民族融合发展的先河。从大荔戎算起,大荔之境的古羌势力呈愈来愈壮之势,以致到了两汉三国时期,“关中之八百余万口,率其少多,戎狄居半”(《徙戎论》),荔北荔西的羌族人口竟占大多数,羌族首领居统领地位。西晋永嘉(307—312)年间,羌族首领姚弋仲率领一部从赤亭(今甘肃陇西)迁徙到陕西关中一带居住。五胡乱华之时,后赵政权强制把关中鲜卑、羌等族百姓大批迁徙到包括今大荔在内的渭北地区以便控制,这些都进一步增添了大荔境内的羌族人口。公元384年,姚弋仲之子姚苌建立了后秦政权,这是中国历史上羌族建立的唯一一个割据政权。
 
  后秦威服陇右、河西诸国,雄踞中原,称霸一时,经历姚苌、姚兴、姚泓三代君主共历时三十四年,姚氏父子创业的大本营一直就驻扎在大荔。在与前秦世祖苻坚的争斗中,华阴(今大荔)等地十多万羌胡人民给予其强有力的支持,史载建初五年(390年)四月,后秦太祖姚苌即在李润镇(今大荔许庄坡底)完成对叛军的决定性痛击。公元881年,党项羌人拓跋思恭在夏州建立党项羌族国家,后内迁于陕西、宁夏一带,其后裔在今大荔等地仍有分布,一说亦是同州“党姓”的渊源。
 
  《大荔县志》载,东汉光武帝建武时期(25年—55年),羌族首领白纳目希汉居荔西,以现羌白初级中学建王宫施行统治。其实,早在大荔戎灭同据芮时起,就始有羌、鲜卑等族群在羌白地区活动。东汉光武帝刘秀秉承“理天下亦欲以柔道治之”执政理念,加速促成了民族大融合的和谐局面。时据羌白之地的白纳目希汉也从汉羌杂居的实际出发,既鼓励大力发展农牧业生产,又积极倡导兴办加工产业,很快就使羌白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皮货之乡,商号林立,万贾云集,号称“大荔首镇”,“羌白”一名正是源于此时此事。
 
  古羌的岁月祸乱不断,历代封建统治者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戎狄志态,不与华同”的敌视态度待羌人,以致于在东汉、西晋、南北朝短短的四十年间接连暴发两次汉羌大战。在惨烈的对抗中羌白屡次遭受屠城之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街道从此不再繁华,王宫瞬间变为废墟,日月失色,天地战栗。随着大荔人杨坚创立大隋王朝,国家又一次实现了统一,羌白各族人民之间加速融合。自此至今一千四百多年间,真正的古羌在羌白已经没有了。
 
  千百年过后,今羌白方圆好多古村寨都有一段与羌族有关的故事。王阁村以羌王曾建楼阁于此得名,据传阁楼四壁全用木板装成,通体高大十分壮观,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王权威严。位于108国道边的布头,则得名于羌王举行的一场民间织布比赛,布匹由王城羌白向东一字摆布十里有余,到此终止故名布头。至于羌白东北的兀兰村,则和更为东北的埝桥、同堤一样,均来自于羌族的分支称谓。古羌分姜氏戎、白兰羌、党项羌、雁羌等百余种羌支。前者介于羌白、白村之间,高而平的地方称“兀”,因而所居的白兰羌便以此为兀兰。埝桥当为雁羌的转音,同堤亦是同谛的演化。
 
  大量文献史料和考古发现证明,现今的大荔人一部分是西周秦人遗民,一部分是戎国(包括大荔戎、氐羌)戎人后裔,一部分是关东入秦之民……至于久居大荔的羌族先民主体,战事纷争“迁移说”的概念是自大荔一路西南,先常安(长安),再到(宝鸡)凤县,然后(四川)阿坝,最远的到了(云南)丽江。大荔流传至今的除了众多地域文化符号,古羌民族文化痕迹亦相当明显。
 
  秦汉以来,羌人迁移的身影见证着不断的民族融合变迁,与当地居民生息繁衍,风俗文化亦逐渐与汉族靠拢。放眼大荔乃至关中地区,孩子出生后女婿要携礼向岳母家报喜,亲友带着衣物、鸡蛋、挂面等看望产妇。生子后忌讳生人到家,孩子一般随父姓,通常由长辈来取名。孩子满月和满岁后,家人还要宴请亲友吃“满月酒”和“周岁酒”。孩子脖子上戴长命锁以避邪祛病,保平安健康……这些既是羌族古老文化,也是汉族人生礼仪。
 
  如今的大荔人,风俗既有戎化的东西,但主体为华夏正统无疑,这些看似矛盾复杂的表现实质就是多民族融合的有力例证。从古到今羌人性豪爽,不论男女老幼皆喜饮酒,有诗赞曰:“万颗明珠一坛收,王侯将相都低头。双手抱定朝天柱,吸得黄河水倒流。”大荔人嗜酒好肉的民风甚盛,早上起来吃羊肉泡两个人一盘肉对饮一瓶,晌午没事聚上三五好友美美喝一场,晚饭更是无酒不成宴放不倒两个都不算心诚的架势。当然,这也许是偶合,但我却一直认为是血脉延续的必然。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羌族,中国古老部落、中华民族始祖、人类共同体的称谓。羌族,在大荔、在羌白,更在我们心里,直到永远……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