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丝绸之路到印度取经的玄奘

2018-09-25 15:39:37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guxiaojuan

 
  ○文\邓丽娟
 
  2012年的隆冬,我回到新疆探家。每夜都读国学大师季羡林的散文,常读得兴致勃勃,特别是他的那篇《佛教圣迹巡礼》,让我忆想联翩,满脑子都是唐朝高僧玄奘孤身一人穿越浩瀚的沙漠戈壁,翻过终年积雪的天山,踏着白骨一路前行,历尽艰难险阻,进入印度举世闻名的那烂陀寺取经的影像。
 
  夜读美文,我仿佛踩着千年月华,穿越时空,来到了唐朝,了解到一个千百年来受人尊敬和膜拜的玄奘。
 
  玄奘作为一代佛教高僧,在中国佛教史乃至中国历史上,都毫无异议地屹立于伟大人物的行列里。
 
  唐贞观三年(629年),玄奘大师知道西去印度拜佛取经,路程遥远,危险重重,但为了实现那根植于心中多年的梦想,他还是坚定信念、不畏艰险,只身一人从长安出发,踏上了丝绸之路,前往佛陀的故乡取经。他一路风尘仆仆、艰苦卓绝地从瓜州进入哈密,可谓惊心动魄、九死一生,在《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里,我们可以读到犹如身临其境的描述。站在哈密这座西域门户的土地上,我心潮澎湃,又时常遐想,好像玄奘大师西天取经的故事,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不时的浮现在眼前。
 
  玄奘离开长安经过两年多的艰苦跋涉,到达哈密时,已人困马乏。他正准备找好投宿的地方时,忽见前面有个山谷,隐约间似有暮鼓之声,便骑马到了山顶一看,原来是座寺庙,很是高兴,便上前敲开门,从里面走出一个和尚来。和尚一见是他,便向院里跑去,边跑边通报:“师傅,师傅,来人咧。”玄奘一听是长安口音,甚是欢喜。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哪呢?”只见寺庙老主持向他走来。两个佛家人在这异乡相见,倍感亲切。老主持诉说了自己在西域的孤单,玄奘听后,也说了自己九死一生进西域的故事。说着,玄奘一低头,才发现老主持没有穿鞋的光脚。他知道,这是老主持急着要见他才忘了穿鞋,他只觉鼻头发酸,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最让我感动的是在玄奘的叙述中,我仿佛还看到了另一位佛教高僧法显的影子。法显大师比玄奘早出生二百多年。法显大师拜佛出行时,已是六十五岁的高龄了,一路上,茫茫沙漠“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望人骨以标行路”。法显大师在他六十七岁那年的冬天,翻越了帕米尔高原(葱岭)、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天山等几个顶级山脉,以一个白发老者战胜了冰天雪地的严冬。
 
  生命的顽强,令人佩服!不论是法显还是玄奘,他们在我的眼里都是伟大的践行者,他们以最为壮观的生命形式为中华大地引进了佛教文化。
 
  玄奘到哈密最先到的是伊吾庙儿沟佛寺。这里风景秀美,吸引了不少信徒,寺庙香火旺盛。主持说离这儿百余里地,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寺白杨沟佛寺庙,是大乘教。玄奘欣然前往,并在这里讲了一个月的大乘教,受到广大佛教徒的热烈欢迎。
 
  当玄奘在伊吾讲完学后,原定路线是去巴里坤,走丝绸之路的北道,却被高昌王麹文泰派使臣连夜赶路,接到了高昌国。
 
  随着宗教文化的对接,佛教不仅给哈密,同样给吐鲁番留下了永恒的记忆。玄奘到达高昌国的那天深夜,麹文泰和他的臣下们手持蜡烛,站在城门迎候。如此隆重的迎接仪式,使玄奘备受感动。麹文泰如此热情就是想将玄奘留下来,为高昌国民众传教讲经。这怎么可以?玄奘坚决不肯,他目标远大,自有一番西去取经的理想。麹文泰一急之下,将玄奘软禁在宫里。玄奘不屈从,就以绝食表明自己的态度,硬是滴水不沾,绝食四天四夜。麹文泰见了,感到非常愧疚,便放下王者尊严,说:“法师,你要西行,你就去吧,我不会再阻拦你了,只求你吃点东西。”
 
  听了这话,玄奘担心麹文泰耍花招,要让他对天发誓。麹文泰不但照办了,还与他在佛前结拜兄弟。麹文泰的一片肝胆赤心,终于感动了玄奘。他决定留下来,用一个月的时间传教讲经,然后再离开高昌国。玄奘在高昌国传教讲经的日子,高昌国的佛事达到了最兴盛的时期。
 
  当玄奘离开高昌国时,天气渐冷,麹文泰依依惜别,不但为他赠送了仆役、马匹、路费和衣物,还为他写了数封致西域各国的通行文书,并组织万民夹道欢送。为了玄奘的安全,他还让殿中侍御史护送玄奘到很远。玄奘也恋恋不舍,答应取经回来时,一定再到高昌国看望麹文泰。
 
  玄装在经历了与高昌王一段爱恨纠葛之后,以高昌王弟的身份继续西行。一路上,他穿越大漠雪山、冰坂高原,那种艰苦卓绝是非常人所能想象的,但他一想到自己比法显大师出行时要年轻三十多岁,就更加勇气倍增,什么困难都会克服了。贞观五年(公元631年)九月,他经过艰苦的长途跋涉,终于进入印度。
 
  玄奘抵达摩揭陀国的时候,当地佛事正处在全盛时期。这里不但是佛学的中心,而且是印度学术文化的中心。玄奘大师以海纳百川、百折不挠的追求精神,终于站在了那烂陀寺,眼前是一派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景象。《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三记载,该寺“庭序别开,中分八院,宝台星列,琼楼岳峙,观竦烟中,殿飞霞上,生风云于户牖,交日月于轩檐,加以绿水逶迤,青莲菡萏,羯尼花树晕焕其间,庵没林森竦其外,讲院僧室皆有四重重阁,虬栋虹梁,绣栌朱柱,雕楹镂槛……印度伽蓝数乃千万,壮丽崇高,此为其极”。
 
  站在这座巍峨古老的殿堂前,玄奘好像在梦幻中一样,泪水纵横,百感交集,一路上自己所承受的艰难困苦,还有九死一生又算得了什么呢?
 
  金刚座大塔,古色斑斓。身披盛装的玄奘由众僧拱卫着沿着铺了猩红地毯的甬道,来到大塔后墙,匍匐下来,对着那棵树干是黄白色的,枝叶是青翠的菩提树,礼拜,再礼拜;虔敬,再虔敬。玄奘对戒贤法师行了隆重的拜师礼节。玄奘成了戒贤的徒弟后,在那烂陀寺受到的待遇,自然非同一般,正如国学大师季羡林在《佛教圣迹巡礼》中的描述:“我看见玄奘也居于这些大师之中,住在崇高的四层楼上,吃着供大人米,出门则乘着大象。我甚至仿佛看到玄奘参加印度当时召开辩论大会的情况。他在辩论中出言锋利,如悬河泻水,使他那辩论的对手无所措手足,终至伏地认输。输掉的一方,甚至抽出宝剑,砍掉自己的脑袋。我仿佛看到玄奘参加戒日王举行的大会,他被奉为首座。原野上毡帐如云,象马如雨,兵卒多如恒河沙数,刀光剑影,上冲云霄。戒日王高踞在宝帐中的宝座上,玄奘就坐在他的身旁……”
 
  当一切安置妥当后,玄奘首先去王舍城观礼圣迹,亲眼目睹佛陀曾经生活过的环境。
 
  王舍城是佛教重镇,佛教胜迹遍布各处,玄奘亲临其地,就是要追根溯源看佛教文化。他说:这是他千年万世的职责。
 
  王舍城内另有小城,四处遍布着成片的羯尼迦树林,满树金色的叶子,灿烂芬芳的鲜花盛开着……
 
  灵鹫山是环绕王舍城的五座山峰中最高的山,山色秀美,到处是“花草松篁,鸾凤鹤鹿”。释迦牟尼在世的时候,就常住在这里,讲说《法华》《大般若》等佛经。这座山也是《西游记》里唐僧西天取经的终极目的地。
 
  迦兰陀竹园,传说中释迦牟尼制订戒律的地方……又向东行数里,有座佛塔,那是释迦牟尼初成道时,来王舍城,频毗娑罗王率同国人百千万众迎候的地方……
 
  玄奘游遍周边的佛教圣迹,满载而归,回到了那烂陀寺,开始经、论的学习。在那烂陀寺,玄奘废寝忘食、勤学不辍,博览群书,通宵达旦地研究寺中收藏的佛教典籍,专修了《显扬论》《对法论》《因明论》《声名论》《集量论》《阿毗昙经》等若干课程,所学各门,无不精通,受到老师戒贤器重,让他向其他学生讲授《摄大乘论》《唯识抉择论》,并对《中论》《百论》《瑜伽论》进行了很好的阐发。为日后能更好的翻译佛典,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梵文和印度很多的方言,从口语到汉语译梵语、梵语译汉语,都做到了娴熟自如,并能准确地介绍宣传印度佛教的经论,赢得了极大的声誉……
 
  为回大唐译经弘法,玄奘说服了极力劝阻自己回国的恩师、教友,于公元645年(唐贞观十九年)携经卷657部、佛像八尊和大量舍利回国。本来,他可以不走沙漠,从海道返回唐朝,但他心里一直惦念麹文泰,仍取道北路,翻雪山,涉流沙,回归中原,履行他们之间当年的约定。遗憾的是,当他走到于阗国的时候,听说麹文泰已长眠九泉,便掬一捧泪水回到了长安。朝廷在慈恩寺举行了空前盛大的欢迎仪式。
 
  慈恩寺是唐长安城内最著名、最宏丽的佛寺,于公元649年(唐贞观二十三年)落成,玄奘任该寺首任主持,专心致力于佛经翻译事业。唐永徽三年,寺内的大雁塔就是他亲自督造的,用以保存自印度取回的经像、舍利。大雁塔有七层,塔顶中央有一硕大的莲花,花瓣上有14个字,连环为诗句,可有多种念法。站在塔顶上,可以将长安城尽收眼底。唐显庆三年,玄奘移居西明寺译经。又于次年奉旨率翻译住僧与弟子至铜川玉华寺,居素成院,从事《大般若经》的翻译。终在公元663年(唐龙朔三年)率众译成《大般若经》六百卷。
 
  玄奘西行印度取经,前后十九年时间,一百一十个国家,五万里行程,是一次艰难而又伟大的旅行,完成了由一个出家人到佛学家、思想家、旅行家、翻译家、外交家的转变,使生命走向绚烂与辉煌。
 
  玄奘西行的历史和现实意义早已超越了时间、地域和宗教的界限,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
 
  当我写下以上那些文字时,心潮澎湃,激情飞越,心灵早已穿越时空隧道,看到一个化蛹为蝶、死而后生的玄奘。不是么?你看:光玄奘翻译的佛经就达到七十四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这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玄奘还应唐太宗的旨意,由他口述,其弟子辩机笔录,整理成《大唐西域记》12卷,详细记载了他在西域、印度的所见所闻,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由此,明代小说家吴承恩还将他西天取经的故事写成《西游记》,广为流传。
 
  作者简介:
 
  邓丽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西安市首届签约作家,碑林区作协理事。先后在《解放军报》《橄榄绿》《西北军事文学》《兵团文艺》《陕西文学界》《西安文艺界》《汉江文艺》等军地报刊发表作品。出版军旅散文集《漂流》、诗集《长安风诗歌十人选》。制作并播出电视单剧《一个家庭的烦恼》、微电影《红梅花儿开》。电视单剧《一个家庭的烦恼》荣获陕西省人口文化奖一等奖。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