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卧龙寺”

2018-09-19 14:23:24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

  文/王仲生
  颇费了一些周折,我与老伴走进了卧龙寺。
 
  卧龙寺在西安城内,东南一隅。它与城内西北一隅的广仁寺,恰好处在对角线上。是镶嵌在古都西安的两颗宗教明珠。
 
  卧龙寺原来占地面积不小,现在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微型雕塑。把佛教庙宇应有的建筑浓缩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逼仄之感难免。
 
  卧龙寺的得名,来自宋代高僧惠果,他终日高卧,被时人称为卧龙。早期的名字,可追溯到隋朝,其时名福应禅院,东汉叫什么,已无考。
 
  其实以卧龙寺命名的寺,全国各地多有。
 
  卧龙寺自有它的独特之处。跟人一样,有了“与众不同”,才会有谜一样的吸引力,甚至凝聚力。
 
  卧龙寺年岁长,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用我外孙女的话来说,老树也会发新芽。今天的卧龙寺获得了新的生命,给西安装点了一方风景。据载,汉灵帝时就有了卧龙寺。那是168—189年之间的事。佛教的传入中国是在汉明帝永平年间(58年之后),东汉首都是在洛阳。洛阳白马寺始建于公元68年,被称为中国第一古刹,以世界著名伽兰而闻世。卧龙寺是继白马寺之后建于长安的一座佛教圣地。以后的日子里,卧龙寺历经风雨走到了今天。
 
  卧龙寺内涵丰富而驳杂,它是一部“三教合流”的生动教材。
 
  卧龙寺的山门就是弥勒殿,这就与别的庙宇有了不同。这还不说,弥勒殿里的弥勒两旁,分别站立的居然水火二将,也即龟蛇二神,龟蛇二神是道教的护法神,现在为弥勒佛站位。这种身份转换在明代是一个普遍现象。明代儒商的出现即是身份转换的显例。社会变革幅度越大,身份转换越烈。这也是一种必然。
 
  卧龙寺的天王殿也很有意思。它供奉的主尊是关帝爷。关帝何许人?儒家尊神。四大天王尽职尽责,侍立关帝两侧,似并无不妥。按鲁迅的说法:中国人的信仰从来不真诚,更谈不上严肃。时势一变,偶像就变。明代是一个信仰多元的活跃期。关公入佛堂,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瞧瞧,“儒、释、道”三教合流是不是这样?这正是明代社会风气、社会思潮的缩影。
 
  卧龙寺在明代有过两次大修。卧龙寺于今的格局基本沿袭明代。
 
  还有呢!看看大雄宝殿。释迦牟尼塑像的左右分别为文殊、普贤菩萨,后为地藏菩萨,这全都符合惯例,可两侧就不是十八罗汉。是谁?是卄四天王。卄四天王是哪路神仙?其中卄天王来自《金光明经》鬼神品。明代“加塞”,添了四个神,这就有了卄四天王。阿弥陀佛,以卄四天王替代十八罗汉,岂不另有一番威风?
 
  禅宗在卧龙寺也很有地位。卧龙寺法堂的东边专设有禅堂,两边才是念佛堂。卧龙寺还有祖师殿,供奉的是菩提达摩,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禅宗祖师。
 
  中国传统文化虽然总以儒为正统,实际上自魏晋以来,儒、道、释就处于交融交汇之中,它们相互之间免不了摩擦冲突,甚至有过火的、血的洗礼。但,时光推移,他们终于知道多元毕竟比一元好。与其定于一尊,不如多元并存。这也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一再告诉我们的。
 
  卧龙寺颇有魅惑力。
 
  卧龙寺在这个世纪卄年代就曾演出过一曲“盗经”喜剧。
 
  卧龙寺曾有举世闻名的《碛砂版大藏经》,这是藏传佛教的经典版本、稀世之宝。
 
  1923年康有为访卧龙寺,发现了《碛砂版大藏经》(是有备而来还是意外发现?),以藏经保管不力等为由,与卧龙寺主持惠定立下字据,欲收取。1923年12月30日,康让弟子张扶万用17辆马车运走。其时《新秦日报》记着在场。于12月31日披露于众,立即喧哗声起,1924年元旦,李仪祉以个人名义致函康,希望康归还该经。元月3日,陕西士绅联名登报声讨,并交寄诉讼状。强大舆论压力下,康有为不得不退还经藏,并撕毁了字据。
 
  关于康有为盗经的故事版本较多,此处当属一说。
 
  卧龙寺,唐代曾命名为“观音寺”,因寺内保存有吴道子所画观音像,雕刻为碑,名重一时,故得名。不过,现在的观音像刻碑是仿制(原件已移至西安博物院)。虽如此,其线条之遒劲,造像之传神,似不减当年魅力。
 
  卧龙寺的观音殿即大悲殿,有观音雕像一尊,观音清纯而略带忧郁。我怀疑雕像者是以现代女士为模特塑造的。鲜明的现代气息,让观音从圣洁的佛坛降临人间。卧龙寺似乎也从历史中醒来,向我们发出微笑。
 
 
  作者简介:
 
  王仲生,西安文理学院教授,曾任《唐都学刊》主编,西安市作协副主席。现为西安文史馆馆员,《西安文史》编委。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