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东湖与苏轼文化

2018-09-10 13:41:07   来源:  责任编辑:cuican

文/ 马尔  晓琼
(一)
    凤翔东湖是一处人文历史景观,为国家4A级古典园林。其所在地——凤翔县,亦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夏时称雍,秦建都邑,唐置西京,宋为府治,史称华夏九州之一,成周兴王之地,赢秦创霸始皇加冕之处。今隶属陕西省宝鸡市。久负盛名的“凤翔三绝”:东湖柳,西凤酒,姑娘手及“中国民间工艺美术之乡”、“西凤酒”之乡等美誉和东湖一样,都是凤翔文化的符号和名片。
    东湖自西周时起称“古饮风池”。相传周文王六年,有瑞凤飞鸣过雍,在此饮水,得名。公元1061年,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北宋文豪苏轼,初入仕途,第一任为凤翔府鉴书判官。上任次年,某一日,步至“古饮凤池“上,突然眼前一亮,“入门便清奥,恍如梦西南”,年轻的苏轼一下子找到了一缕家乡的感觉,欣喜之余,逐动了扩大浚疏“古饮凤池”的念头,随倡导官民,引城西北角凤凰泉水注入,建亭修桥,筑楼成阁,种莲植柳。很快,一处湖光旖旎,美不胜收的园林胜地出现在城东,取名“东湖”。可灌溉良田,可游览休憩,可寄托思乡情怀,也算苏轼凤翔为官一大政绩。
宋代,凤翔府治,与今天的凤翔县不可同日而语。当时凤翔府辖今陕西宝鸡、岐山、麟游、扶凤、郿县、周至等,其级别差不多相当于今天的宝鸡市。
   “东湖暂让西湖美,西湖却知东湖先。”东湖与杭州西湖因苏轼被并称姊妹湖。世人皆知西湖绝美,却不知东湖也是一处绝对让你惊艳的地方。东湖之独特在于苏轼每置一实物美景,都有名篇诗文或逸闻趣事寓意其中。
(二)
    阳春四月,风和日丽,我陪几位外地朋友来到凤翔的名片——东湖游览,睹物思旧,重温凤翔厚重历史。
从北大门进入往南游览,一路垂柳亲迎,樱花吐艳,雪松、黄杨、红叶相互映衬,景区游客络绎不绝。景随步移,向东行去,但见道路两旁樱花树上花枝团簇,一排一行的青松翠柏笔直挺立。前行不到一百米,便是创建于明代的苏公祠。大门坐北朝南开放,恢宏典雅,门外联书:“道学寓风流当时帝许奇才一代文章高北宋,宦游同石隐此日人怀旧德百年笠履寄东湖”,是对苏轼最恰切的评鉴和纪念。
    购票而入,迎面可见壁刻的苏轼《思治论》,以一番气势磅礴的政论见解表达了他的治国方略和鹏程大志。祠内矗立苏轼塑像,陈列诗文绘画等文物,并配以匾额、盈联。大院东边精舍琴室,西边仝笑山房,院内墙壁是苏轼在凤翔任职期间的功德壁画:太白祈雨图、扩建东湖图、改善漕运等十多副,全面展示了苏轼在风翔的政绩文史。整个院子,松柏苍翠、竹林成荫,流水潺潺,清静淡雅。
    出苏公祠,东侧是喜雨亭,亭后为凌虚台,再往东是碑林,我们绕行直接入碑林。一进门,一副石材照碑“苏轼笠屐图”挡住眼线,正是苏轼雨天体察民情的质朴形象,背面是原凤翔县县长孟建国先生文、马耀堂先生书东湖巡礼。入内采用回廊建筑形式,壁间镶嵌有历代文人墨客诗词168通。碑石接宋、明、清、近代四座院落进行布局,主要为苏轼书画瑰宝和历代名人吟诵东湖的诗句文赋。碑林内珍藏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和梅兰竹菊画作等。
出碑林后,向西绕回喜雨亭后边的凌虚台。登台远眺东湖胜景,不仅让人浮想联翩,苏轼在凤任职期间,爱民忧民的政治作为和他的诗词文赋开始泛活眼前。
    下凌虚台,西行南折,穿过一座造型别致,上有“东湖揽胜”四个大字的牌坊,继续前行五六十米,可见一月门,上有“古饮风池”字样。过月门即为断桥,站在桥上,放眼湖中,但见小桥流水,轻舟荡漾,垂柳倒映,金鱼嬉闹,游客频顾……可谓人在桥上,桥在画中!
    断桥上建有断桥亭,是仿苏轼后来在杭州西湖所建桥亭,姐妹湖既有貌似又不失神似,南北遥相呼应。
   沿断桥继续前行,是翠竹环抱的君子亭,也由苏轼创建。苏轼疏浚东湖后于岸边植柳,水中植荷,亭旁种竹。柳、荷、竹均有君子之风,而苏轼也以君子自省、自勉。如亭柱上诗联:“两岸回环君子柳,一湖荡漾君子花”,道尽了其中要义。
    君子亭西侧,有一株数人方可合抱的“左公柳”,是清光绪年间,爱国将领左宗棠西御沙俄远征凯旋,途经凤翔,有感于苏轼的品性和才情,为示纪念,于东湖岸边亲手栽种柳树数株,唯此株尚存,距今一百多年历史。东岸也有百年“徐公柳”。林则徐“虎门销烟”遭贬,流放新疆伊犁时,途经凤翔,面对东湖,想起自己和苏轼的共同命运,感伤不已,亲手植下这棵柳树,寄托了他的心境和情思。
   沿君子亭前行,是宛在亭,宛在亭娇小玲珑而多韵致,处于湖正中位置,在诸亭之中,最具诗性美。当年苏轼创建此亭,皆因《诗经•秦风》中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回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苏轼有感于怀,于湖中心建一亭,名取“宛在”两字,就是取诗中“伊人宛在”之意,以寄托对故人的怀念之情。如今,宛在亭在水中央,犹如苏轼仍 “在水一方”,人如亭,亭为诗,人、亭、诗于水中相映相照,贯通古今,诗情画意,令人赏思不尽。
    穿过君子亭,向东是鸳鸯亭,创建于清同治十年。苏轼在凤翔为官时携夫人王弗赴任,王弗不但照顾好苏轼的日常饮食起居,还在苏轼的为人为政上给予不少建议和帮助,算得上苏轼生活上的好伴侣,文学上的好知音,事业上的贤内助。他们在凤翔度过了一段人生最为幸福美好的岁月。不料天妒良缘,离开凤翔不久,王弗就英年早逝,凤翔后人难忘怀夫妻二人的恩爱和美满,于湖中央修一亭,命名“鸳鸯亭”以示纪念。
    穿过鸳鸯亭,对面传来优美的舞曲声,寻声望去,会景堂东侧好多妇女手摇绸扇,随着优美的舞曲蹁跹起舞。
继续往东前行,穿“水光潋滟”石门数十步,便是东湖最高点的一览亭了。进“生面别开”石门,沿石阶而上,登上一览亭,凭栏远眺,近观东湖园林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远眺南山,俯看凤翔中学,令人顿时眼界大开,心旷神怡。难怪石门上嵌“生面别来”!
     从一览亭下来,向南进入竹园,曲径通幽,郁郁葱葱,重重叠叠,正是苏轼高风亮节的品格写照。苏轼赞竹:“宁可食无鱼,不可居无竹。无肉人可瘦,无竹令人俗。人瘦亦可肥,士俗不可医。”苏轼的君子情怀可见一斑。
    竹园西边是一片牡丹园。四月牡丹,鲜艳夺目,争相开放,不同品种,不同颜色,各有神韵,芳香沁脾,为东湖增添了别一番景致。前来赏牡丹者,人流攒动,络绎不绝。
    往南是正在扩建的南广场,苏轼汉白玉雕像已经塑好,高10.62米,寓意苏轼1062年扩建东湖;基台高3米,寓意苏轼在凤为官三年。
    由南广场返回,经过曲桥,到达望苏亭,为凤翔人为了纪念苏轼而建,表达了对苏轼的怀念。
沿望苏亭北行,悦耳的西府曲子声传来,寻声走去,不知不觉到了西门,那里围聚了好多男女老少,只见一男一女搭腔唱得正起劲,人们聚精会神地听着西府曲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游历东湖,再次回顾凤翔东湖历史文化,虽历经千年沧桑,曾经的辉煌建筑早已埋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但东湖经过历代整修扩建,这颗北方古典园林的瑰宝更加璀璨夺目,凤翔悠远深长的历史文化更加清晰可见。
    东湖,承载历史印记一路风雨至今,人们把对苏轼的一片敬仰和缅怀之深情化作对东湖的珍爱,千方百计地呵护她,不断地修葺整建她。东湖的每一个亭台楼阁,每一处轩榭廊画都是一处美景,每一处景观都有苏轼动人的故事。东湖的美就在于她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她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印记,散发着浓郁的诗赋气息,寄托着凤翔后人不忘历史,对苏轼的无限敬仰和怀念。
     凤翔因东湖而亮靓丽,东湖因苏轼而诗意。东湖,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凤翔人和凤翔文化。
(三)
    苏轼在凤翔期间作诗歌一百六十多首,文论二十余篇,其中《东湖》诗三百多字。《三记一论》和《凤翔八观》最为著名。
   【喜雨亭记】,来源于一段妇孺皆知的美政佳话。嘉佑6年春大旱,眼见百姓要颗粒无收,苏轼心急如焚,四处奔走祈天求雨,不久天降甘霖,一雨三日。“官吏相与庆于庭,商贾相与歌于市,农夫相与忭于野,忧者以乐,病者以愈”。此时,正值苏轼府衙内的有亭子建成,遂以“喜雨”为亭名(后迁东湖),并提笔写下千古传颂的【喜雨亭记】。后该文被收入《古文观止》。
     喜雨亭位于湖北,是苏轼勤政爱民的象征。亭内竖一方碑,上刻苏轼的著名散文《喜雨亭记》,由原凤翔县文化馆馆长、书法家马耀堂先生书。
    【凌虚台记】  凌虚台,为时任太守陈希亮登高望远而建,最初修筑于官邸内,后经几次迁徙,现位于喜雨亭正北。登上凌虚台,可尽观东湖胜景,凌虚远眺也是东湖八景之一。
    太守陈希亮,觉得凤翔看不到山,一日闲转,发现一地方很奇异,便派人凿一水池,把挖出来的土筑成一个高台,取名【凌虚台】,闲暇时登台怡情赏景。当时的苏轼才华横溢,人人皆知,陈太守让苏轼为凌虚台作记,由于陈太守与苏轼是同乡,与苏轼的父亲是挚友,觉得苏轼年少气盛,日后难免吃亏,处于爱护有意挫其锐气,平日里对苏轼要求较严,甚至于吹毛求疵。对苏轼的官文一改再改已让苏轼不悦,再对称呼苏轼为苏为贤良的同事打板子,走使苏轼颜面尽失,苏轼赌气称病不参加集体活动以示抗义,结果又被罚铜。陈太守的好意苏轼当时并未理解,年轻气盛心高气傲才诗横溢的苏轼极为郁闷,正好借【凌虚台记】直抒胸意。记中写道:雍城东有宏伟壮观的秦穆祈年宫,南有巍巍太白山,西有胜地灵山,北有幽静凉爽的皇帝消夏僻署九成宫,四周都是秦汉隋唐以来帝王的宫殿遗址,当时是多么的富丽堂皇坚不可摧,多年以后,都剩些残垣断壁。你筑个土台,几年后,杂草丛生,虫蛇出没,谁还记得有个凌虚台呢?诗人联系古往今来废兴成毁的历史,感叹人事万物的变化无常,讲不能稍有所得就“夸世而自足”,而应该去探求真正可以永久的东西,影射太守不可以权压人。陈太守过目之后哈哈一笑,一字未改,原原本本刻于壁上。这就是苏轼的【凌虚台记】。多年后,历经人生风雨变故后的苏轼如梦初醒,愧自己错怪陈太守,又写凌虚台诗,赞美了陈太守一番,该文亦被收纳《古文观止》。
    现凌虚台正南台壁之上镌刻的《凌虚台记》,由郑文翰先生所书,与凌虚台背面的凌虚台诗相对应。
   【凤鸣驿记】  凤鸣驿,原址在凤翔县马神庙巷,两宋时期,为来往官员和使者提供中途停留休息、换乘马匹的场所。
    苏轼第一次进凤鸣驿是赴京赶考时,途经凤翔,去凤鸣驿借宿,看到凤鸣驿凌乱不堪,无法入住。第二次是六年后,他任职凤翔,作为地方官员去凤鸣驿拜见客人,发现眼前的一切与以前截然不同,询问后才知为新上任的宋太守修缮翻新。高兴之余,苏轼写了风鸣驿记,大力赞扬了宋太守为人处事的高风亮节。入住风鸣驿,宾至如归,君子能随处安居,安居心中就快乐,心情好就愿效力。其中“躁则妄,憜则废”告诫后人应戒骄戒躁,刻苦勤勉,具有普遍借鉴意义。
   《思治论》  进入苏公祠大门看到的《思治论》,由书法家任步武先生书写,杨建明先生镌刻于石壁之上。
当时苏轼反对王安石变法,在【思治论】中指出:改革要符合民情,善始善终,要有计划、有安排、有目的地进行,任何脱离群众地改革都是不会成功的。同时,在政治上、财政上、军事上都提出了符合时势的见解,其核心是:“财之不丰,兵之不强,史之不择”是天下之大事也!
    毋庸置疑,东湖,为苏轼所成就,又成就了苏轼诗文。苏轼和凤翔,互为影响,互为成就,享誉天下。东湖和苏轼的一场际遇,成了光耀千秋万代的文化统一体。
    东湖,历朝历代都有整修,今日的东湖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在千年厚重与现代智慧完美结合之下,一座“大东湖”的创意已经形成:东湖南广场、饮凤苑湿地公园、六营民俗村、雍城湖,当这些富含着文化因素的地点化零为整,连成一道凤翔文化的靓丽品牌呈现在世人面前,也算是对于历史和后人的一个交代。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