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是改革开放的“升级版”

2018-10-18 09:58:28   来源:外交部网站  责任编辑:guxiaojuan

  ——专访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
 
  2018年9月10日,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总编吉密欧专访。
 
  吉密欧(吉):关于“一带一路”和马歇尔计划的关系。想必您也多次听说这种类比。虽然中国政府强调“一带一路”倡议不能同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但许多人还是坚持有类似之处。“一带一路”倡议同样涉及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同样有助于改善中国在全世界的形象,也是和平时期实施的计划。它们难道没有类似之处吗?
 
  乐玉成(乐):我觉得两者之间可以说有一点相似,比如在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或者都是和平时期的倡议或计划。但是二者本质上完全不同。首先,从历史经纬看,“一带一路”与马歇尔计划相比,既古老又年轻。说古老,是因为它传承了2000年的丝绸之路精神,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现代版。说年轻,是因为它诞生于21世纪的全球化时代,是开放合作的产物。
 
  其次,马歇尔计划是冷战时代美苏争霸的产物,带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地缘政治色彩,而“一带一路”是经济合作倡议、互联互通倡议。
 
  2013年9月,我作为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有幸见证了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第一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也就是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习主席演讲结束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明确支持并高度评价,这是“一带一路”倡议最早获得的国际支持。
 
  为什么习主席选择哈萨克斯坦宣布这个倡议呢?首先,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大国,中亚经历了苏联解体后的动荡和战乱,2013年时已经稳定,人民迫切渴望发展经济和开展对外合作。其次,中亚也是中国通向中东、非洲乃至欧洲的陆上必经之路。从上述背景看,最初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为了推进经济合作和互联互通。
 
  “一带一路”倡议与马歇尔计划的另一个区别,就是马歇尔计划有一个分界线,主要针对西欧国家,排斥苏联东欧阵营,但“一带一路”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大家一起干。这符合中国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外交政策,也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尝试或平台。当今世界,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霸凌主义不断抬头,反全球化势力活跃。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旨在聚合各方力量,开展国际合作。这在当前形势下具有特殊重要意义,也为推动建设公正平等的国际新秩序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和探索。
 
  吉:您觉得现阶段“一带一路”倡议总体来说究竟是加强还是削弱了中国的软实力和全球影响力?
 
  乐:五年来的实践表明,“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上是很受欢迎的。去年5月,我们举行了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140多个国家和80多个国际组织嘉宾与会,其中包括29个国家领导人,盛况空前。
 
  欧洲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伙伴,8位欧洲国家领导人以及英、法、德、欧盟领导人代表参加了峰会。我们没有听说哪个欧洲国家反对该倡议。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年1月访华时,对“一带一路”表达了热情支持。英国首相特使、财政部长哈蒙德去年出席论坛时,表示英国是“一带一路”的天然伙伴。还有人说,“一带一路”架起了中欧合作的桥梁,而不是垒起了高墙。
 
  中欧双方在今年7月第20次领导人会晤期间同意加强“一带一路”同欧洲投资计划、泛欧交通网等发展规划的对接。英国还成立了“一带一路”专家理事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一带一路”紧密相关,英、法、德等25个欧洲国家加入了该机构。刚刚结束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迎来了51位非洲国家领导人,包括40位总统,10位总理,1位副总统,他们对“一带一路”倡议予以高度评价。迄今,有37个非洲国家同中方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或备忘录,使得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国家和组织达到130多个。
 
  许多国家都把“一带一路”看成机遇,看成同中方加强合作的重要平台,包括拉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起初没打算延伸到拉美,但他们说,我们国家发掘出了很多中国瓷器,也应该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表明,大家都想成为“一带一路”合作伙伴。
 
  “一带一路”倡议如此受欢迎,是我们提出之初没有想到的。我跟你讲个故事,就是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去年出席论坛时,见到论坛盛况就问中国领导人,当初中方提出该倡议时,想到会有如此的盛况和影响力了吗?中国领导人回答,既想到也没想到,想到的是这项倡议符合中国的发展阶段和世界潮流,也是世界人民的愿望。没想到的是,大家对“一带一路”这么热情地支持。中国领导人的回答真切地表明,“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
 
  吉:我们从一些国家听到的批评或者说提出的问题就是债务。中方提供贷款,使一些国家债务水平过高,无法维持,也无法偿还。最常提及的就是斯里兰卡。有人说,斯里兰卡政府债务负担过于沉重,无力偿还,不得不把有关港口移交给中国。中国有什么计划确保这些国家的政府能够偿还债务?
 
  乐:债务是一个中性词。搞经济的,多多少少都要涉及债务。但是我们讨论的债务问题同“一带一路”没有必然联系。首先,债务的成因很复杂,有多种因素。有的是经济基本面出了问题,有的是历史遗留下来多年积累的旧账,还有国际和经济环境出现变化,比如保护主义抬头、一些发达国家加息、主要储备货币升值,还有大宗商品价格跳水等。我到过赤道几内亚,这个非洲国家曾经非常贫穷,后来发现了石油,在1997年到2007年这十年油价高企时,连续十年GDP增幅超过26%,人均GDP突破2万美元。但这几年油价下跌,GDP连续负增长,去年为负5.3%,人均GDP降到8000美元。这说明,外界经济环境变化对这些国家影响很大。刚果(布)也是类似情况,过去欠了不少西方石油中间商债务。
 
  第二,中国是国际投融资市场的后来者,“一带一路”倡议才搞了五年,中国企业“走出去”开拓全球市场也没多少年。应该说,债务问题不应由中国来承担责任。你讲到斯里兰卡,事实上,我也高度关注该国情况。根据斯里兰卡央行2017年度报告,其外债总额是500多亿美元。中国的债务占10%左右,而且中国60%以上贷款是优贷,利率远低于国际市场。斯里兰卡也发行了不少主权债券,吸引美国和西方投资者,市场借贷主要来自主权债券,占斯里兰卡外债的39%。亚洲开发银行债务占14%,日本12%,世行11%,中国只占10%。
 
  至于汉班托塔港,这个项目是应斯里兰卡请求建设和运营的。斯里兰卡多年的愿望是利用地理优势打造一个印度洋上的物流中心、仓储中心。过去因为打仗、内乱不好办,现在稳定了,特别希望建设一个国际化港口,所以找到我们。特许经营权也是斯方提出的,中国企业因为对情况不是很熟悉,起初很犹豫。后来经过反复研究、磋商,克服大量困难同斯方达成共识。中资企业同斯方成立两家合资企业并持有股份。另外我还要强调的是,汉港的主权和所有权始终是斯里兰卡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