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直道拾遗(两首)

2018-09-25 16:06:37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

○ 文/崔完生
 
 
◎秦朝的瓦当
 
感谢盗墓者在丛林里扔下瓦当
 
两千年的风沙铺到我面前
 
感谢秦人的不慎与谨慎
 
许多的故事烧入粗犷的纹理
 
 
祖父留下的一只瓦罐早已碎了
 
眼前的瓦当
 
破碎的时间早了多少年
 
我拾起一块残片
 
内心的火倒流入某座柴火正旺的窑
 
那时的火碎在了瓦当中
 
当下的瓦当碎在我的骨头里
 
 
瓦当的形态和颜色表里如一
 
我无法传承先人的手艺
 
就像今天,明明不想写诗
 
还要坚持把文字分行
 
借瓦当的名义怀想大秦帝国
 
在瓦当上用指甲写上我的名字
 
背对墓坑,面对家乡
 
所有的路都在指向一个方向——
 
我祖祖辈辈先人安葬的地方
 
 
◎兵车行
 
蒙恬策马过后
 
秦直道上还有多少将士走过
 
我踩着那些深藏的车辙
 
大手一挥,再挥
 
风不动,草木静默
 
几百年的草木都指挥不动
 
两千年的兵将焉能听命
 
 
兵车过后的尘,风雨推送的尘
 
有一米厚了。高过兵车的轮子了
 
我站在车轮之上
 
那些真实存在过的,空间之上
 
望前,树木茂盛
 
望后,密植如布
 
 
此刻,车马在脚下碾着我的沉默
 
如尘土埋葬的人物和是非
 
我心口的丛林却愈发繁密
 
有花,有草,有树
 
也有望得见和望不见的果实
 
在车马过后头颅低垂
 
 
秦直古道上暮色正在聚集
 
纵然我笑,声高不过树梢
 
纵然我哭,泪溅不到车轱
 
所以,我们回首间
 
把经过的人与事的沉积
 
叫做前尘
 
 
 
  作者简介:崔完生,男,汉族,1969年生。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化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现任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档案馆副馆长。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从事文学创作,作品在《诗刊》《星星》《延河》等文学期刊发表500余首(篇),并入选部分年选。出版诗集《挚爱者》、《信天游的大地》,报告文学《世纪圆梦》,主编《心灵驿站》、《延长石油史料辑录》等。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