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家书之三秦探源(上)

2018-07-19 22:28:32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xslzz

 
编者按:   
    为进一步了解和掌握真实的丝绸之路,著名文化学者章学锋于2017年走访陕西、河南、甘肃、新疆四省区,着重对丝绸之路中国段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27个点进行学术考察。应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之约,他正在创作长篇散文《丝路家书》,以书信的形式向青少年读者介绍丝路中国段的27个宝贝。经作者授权,《新丝路》杂志从本期开始连载《丝路家书》。本期,推出的是章学锋老师考察陕西秦兵马俑、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张骞墓和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的散文,以郷读者。
 

 
丝路家书之三秦探源(上)
 
           文/章学锋         
 
 
中国力量呼啸来
 
    第1个宝贝
    秦始皇陵及兵马俑坑 简称秦兵马俑或秦俑,位于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是古代用陶土制成战车、战马、士兵形状殉葬品的集大成者。有200多位国家元首及领导人先后参观访问,是中国古代辉煌文明的一张金字名片,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1987年12月,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亲爱的好朋友:
    对不起了,我们的约定要改变。原本,我说要和你一起去走丝绸之路的。但是,现在计划有变了,因为主办方把活动时间提前了,爸爸只能一个人去了,对不起!
    爸爸知道,此时此刻的你,正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听老师讲课。所以,我会用笔,记录下所看到的,写下想说给你的话儿,权当是爽约后的补偿吧,希望你能从中体味到那些和丝绸之路有关的世界文化遗产宝贝的独特魅力。
    亲爱的孩子,再次参观秦始皇陵及兵马俑坑,我有了一个新的思考。一号坑的拱形大厅下,站立了两千多年的大秦帝国军阵,依旧神情肃穆。大秦兵马呼啸来的壮观场面,让我再次感受到了两千年前的那昂扬的战斗气势。
    不是吗?当我移步于一号坑、二号坑和三号坑周围时,8000多个兵马俑,以恢弘磅礴的气势,一行行、一列列整齐站立在眼前,历史遗留的厚重之美,犹如一只看不见的手,瞬间通过我的眼,拿走了我的心,只有满腔的激动,在汹涌。
    不是吗?站在高处鸟瞰,双耳竖立、昂首嘶鸣的战马俑,体格健壮的武士俑,正欲冲杀的骑兵俑,蓄势待发的立射俑,腹部微隆的将军俑……我看到,每一个兵马俑都保留着自己的个特,即便是同一种装束、同一种姿势的兵俑,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眉眼。
    你一定记着,这些感受,我们在上次一起参观时曾交流过。
    现在,我就站在一号坑的上方,坑下的兵马俑,近的有二三十米处,远的也不过在三四百米开外。一股大秦军团的力量,一股崛起的力量,正向我扑面而来。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像被震了一下。长河落日、孤雁云天、飞沙狼烟、鼓震金鸣等等久远未用的词语,不容分说地挤上心头,击穿时间遮蔽的那层薄纱,在苍茫的时空间,涟漪般荡漾开来。
    望着肃立冷峻的兵马俑们,我的心头装满了一个个的问号。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念头,从头脑中闪过:这支披挂整齐、行止有序、组织严密、固若金汤的军队,虽然被一条条厚厚的土墙分隔开,他们显然是行进在去远方的路上。两千多年前,有没有一条这样平坦宽阔、可供近万余马行走的道路呢?如果有,这条路叫什么名字呢?历史上,有关于这条路的记载吗?
    我心中的这个疑问,在历史当中,会有答案吗?我亲爱的孩子,我要告诉你的,也是我思考出的,也不知是对还是不对的答案:兵马俑原型们,生前所踩的,应该是秦直道!
    在《史记·蒙恬列传》中,司马迁曾说:“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直抵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湮谷,千八百里……”
在《资治通鉴·秦纪二》中,司马光证实道:“三十五年使蒙恬除直道,道九原,抵云阳,堑山堙谷,千八百里……”
    秦直道,是公元前212至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命令大将蒙恬监修,所修的一条重要事要道;也是一条起咸阳北至九原,穿越陕西、甘肃、内蒙等三省市自治区,在很多道路不通、人烟罕至的荒山野岭、原始森林和沙漠草原深处,筑出的一条700多公里的通天大道。
    我仿佛看到,从乡村到小镇,从小镇到郡县,大路朝天,群山起伏,田林叠障,阡陌交通,驿站烽燧,古戏楼子,旋转乾坤,在这条路上次第晃过……
    我仿佛听到,先民们围猎的呐喊声,周武王伐纣的行军声,始皇巡游的车辇声,张骞西去的马蹄声,丝绸之路的驼铃声,在这条路上次第响过……
    我仿佛闻到,蓝天白云下树木草叶漫射出的香馥馥,数十辆战车和车仗兵阵并行散出的咸津津,还有那丝绸般的滑溜溜,在这条路上次第飘过……
    我突然激动起来:大秦兵马在秦直道上,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彰显着中国力量!
    这个彰显中国力量的秦直道,很可能就是丝绸之路的前身!
    我亲爱的孩子,我们从历史中知道,秦和西汉王朝共同干了这么件事:以咸阳、长安通往上郡的直道、驰道为依托,利用军屯、民屯等政策,将大批的中原人移民到长城内外。我甚至怀疑,数以万计的移民们所走的就是秦直道。
    秦直道,最初应该是通往西域的一条民间通道。我甚至怀疑,周穆王曾从秦直道而上,漫游至昆仑,与西王母相会。后来,为防御北方奴、羌、狄、戎等少数民族南下,大秦帝国用两年多时间修通成一条军事专线。再后来,随着关中汉族政权与边疆少数民族政权经济、文化的交流,逐步演变成一条纵横交错的友谊之路、玉石之路、黄金之路、毛皮之路、香料之路、丝绸之路……
    秦直道,如一条气势磅礴的巨龙,由东向西一路昂首挺进;秦直道,像一条翠绕珠围的项链,把古长安同外面的世界紧密相连。
    秦直道,和当时的长城、兵马俑、阿房宫一道,构成了秦朝四位一体的防御格局。兵马俑是兵马,秦直道是矛,长城是盾,共同守卫着大秦的宫殿——阿房宫,保护着一股崭新力量的崛起。
    假如没有秦直道,大秦兵马就不可能那么整齐地列阵行进。
    假如没有秦直道,就没有后来的丝绸之路。
    我亲爱的孩子,历史总是有着惊人的巧合。有一次,我查找资料居然意外地发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永咸高速公路乾县段,就建在当年秦直道和后来丝绸之路的旧址上。这段路,现在已经修好了,正在当地书写着新的丝路传奇。
    这个巧合,就是一种力量的象征啊!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呢?这是中国力量跨越时空的再次彰显!我深深地这样以为。
    不知道,你是怎样想的呢,我亲爱的好朋友。
 
                              
                                  58日早于临潼
 
 
 
丝路大书从这里翻开
 
    第2个宝贝
    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 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始建于公元前200年,是西汉长安城的权力中心,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决策地、指挥中心和历史始发地。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是丝绸之路最早的东方起点。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揭示了“丝绸之路”这一人类长距离交通和交流的文化线路之缘起,是丝路文化交流的重要保障。2014年6月,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组成部分,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亲爱的好朋友:
    目送你背着书包进入校园后,我就搭车从南郊来到北郊,观瞻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
    我的好朋友,我以前多次给你说过,关中是陕西的白菜心心。当年,秦朝从渭河东岸的咸阳东扩,新城延伸到辽阔的渭河南岸。可惜,河北主城区被项羽一把大火烧掉,秦只修了离宫,就灭亡了。死缠硬磨的刘邦,在楚汉战争中消耗了项羽的实力。西汉建立后,在秦离宫所在地龙首原,修建了未央宫。从这个推理来说,汉长安城是在秦咸阳离宫基础上修建的,长安和咸阳原来就是一体。
    汉长安城遗址区的西南角,就是著名的未央宫了。未央二字,最先出现在《诗经小雅》里:“夜如何其?夜未央。”央,是尽头的意思。未央,则是没有尽头的意思。这座曾经见证无数辉煌的土木结构宫殿,历经两千多年风雨的洗刷,如今只剩下一个南北约三百五十米长、东西约二百米宽的夯土台基了。历经两千三百年的风霜雨雪,几截黄土夯就的遗存,依旧散发着远古的雄风。
     未央宫是西汉王朝的皇宫,西汉十二个皇帝先后在此登基,很多重要朝会和政令都从这里发出——
    公元前138年,不再巡游的汉武帝,在未央宫为孤胆英雄张骞赐发符节,并到直城门外为他和一百多人的外交使团送行。巍巍秦岭记着,手执旌节的张骞,几经周折,泅渡瀚海,不辱使命,十三年后,血性汉子张骞与甘父“二人得还”长安。此举,迈出了西汉王朝联通西域的第一步。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在这里,又一次派遣张骞出使西域。这一次,张骞率领300人使团,携带携带金币丝帛等财物和牛羊万头,到了西域诸国。滔滔渭水记着,手执旌节的张骞,“为人强力,宽大信人”,开辟了贯通东西方物质和文化的“天路”——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这部大书,是从汉长安城未央宫前殿翻开第一页的。有了这条应运而生的路,不同文化交流的需求,从此得以实现。
    长安城里那些柔软的锦织和坚硬的瓷器,以及漆器、药材、冶铸、水利技术、作物栽培等先进技术,随着西出阳关商贾马队的驼铃声,沿着丝路向西,去过中亚、西亚,到过中欧、南欧,最后进入更广阔的天地。
    西域的葡萄、西瓜、芝麻、胡麻、石榴、黄瓜、大葱、胡萝卜、大蒜、番红花、胡荽等作物,以及音乐、舞蹈、杂技等艺术甚至宗教等异域文化、文明,也沿着这条路大规模地传入中国。
    如汹涌澎湃的海,似消无声息的波,中华文化沿着这路,传到了遥远的远方,成为世界交响曲中最铿锵的乐章。
    一级一级地登上二十米的高台,极目远眺,一眼望不到尽头,不由地让人赞叹:果然未央!
    朗朗晴空,两道云彩,相向对游,像是谁家聪慧的孩子,在碧空上,胆大地画着太极图。当年,汉武帝和张骞他们,也一定享用过这样的阳光、空气。鉴中,一想到这,爸爸就很用力很用力地深呼吸了好一阵子,希望能从这里,多呼吸一些历史的细节。
    鉴中,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不仅是整个长安城的核心,更是陆上丝绸之路的决策地、指挥中心和历史始发地!
    为什么我们的文字叫“汉字”?为什么我们的语言叫“汉语”?答案,就在这里。
    在这里,西汉王朝沿袭秦的“大一统”局面,确立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思想学说,在与北击匈奴拉锯式的交往中,确立了中国疆域的轮廓。在长期交融中,周边少数民族与华夏民族逐渐融合形成了汉族,大家所用的语言和文字被称为汉语、汉字。
    我的好朋友,爸爸还要告诉你的是,不仅汉人、汉字、汉族、汉文化等概念在这里形成,甚至我们中华民族的风尚、礼节、信仰、做法,诸如春节、元宵节、清明节、七夕节、中秋节、重阳节等传统节日,以及影响深远的“二十四节气”等等,都是在以汉长安城为主体的关中大地上生根发芽的。
    在汉长安城未央宫里,一个叫陈汤的将军曾上书汉元帝:“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话,在两千年后,被一部叫《战狼》的电影所套用,演绎成“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成为红极一时的金句。我们在影院看罢《战狼》后,你曾对我说喜欢电影里这句话的。现在,你明白了出处,是不是和我一样,为学到了新的只是,而感到特别高兴。
    与西方人用石头堆砌的罗马城相比,汉长安城是用土木结构建造的。尽管在两千年的风雨中,汉长安城当年那宫殿成群,巍峨栉比,金碧辉煌的场景已经消逝了。但是,作为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都城,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汉长安城至今还存在于那句天下人皆知的“东长安、西罗马”的美誉中。这是你作为一个成长在西安的新时代的孩子,应该感到自豪的。
    初夏时节,在长石石英米渣铺的肉红色道路旁,还有石灰石米渣铺成的青色道路旁,新移栽的树木,正憋着劲儿地,把绿意向外淌,好一派林阴画卷。就在这时,讲解员说了一个小插曲——
   前些年西安修二环路,不巧设计路线撞上了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为了保护好这里的一草一木,在寸土寸金的城市建设和开发浪潮中,尊崇文化的西安人,这次显示出了他们性格中倔犟的一面,硬是让二环路拐了个大弯绕开了遗址区……
    是的,不仅遗址区的一草一木,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宝;就连这里的空气,也都是无价之宝,任谁也无权侵蚀。
    一想到这些,作为学习、成长在西安城的一份子,不是不是和爸爸一样,有了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动。这个小故事,让我的心头温暖了许久。
    历史是故事的集结体,成功者留下的是故事。好好珍惜当下的好时光吧,鉴中,我亲爱的好朋友。只有今天加倍努力了,明天,你才可能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你是知道的,爸爸一直看好你。让我们今天多努力,一起为明天加油吧!
                                   
              
                                            512日于未央
 
 
 
走出自家的门,天真大!
 
    第3个宝贝
    张骞墓 位于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博望镇饶家营村,是西汉杰出的外交家、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的墓葬。1938年,西北联大师生发掘墓道时,出土了刻有汉隶“博望造铭”封泥,及灰陶片、瓦罐、汉五铢钱等文物。2014年6月,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组成部分,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亲爱的好朋友:
    车一进入汉中境内,温润就裹挟了全身,让我一时有些恍惚,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南中国。车站广场上,峨冠博带、持节的张骞雕像,驻足在黑色的大理石基座上,以无可置疑的声音,告诉天南海北的来客,这里是汉中城固。
    踩在城固大地上,不知怎的,我先想到的竟然是刘邦。刘邦建立西汉后,天下并不太平。一个被称为匈奴的北方游牧部落,隔三差五地派军马前来折腾骚扰。在刘邦当皇帝的第七年,不甘当个部落首领的匈奴首领冒顿单于,率骑兵围攻晋阳。刘邦带32万大军去迎战,结果被围在白登山,差点丢了皇命。从此,西汉王朝开启了派汉家公主与匈奴和亲的历史。汉武帝时,为“断匈奴右臂”,就派张骞出使西域,志在消除北边之患。于是,就有了你们课本里张骞凿空西域,开通丝绸之路的故事。
    接我们的小车沿路疾驰而去,我看到窗外天空蔚蓝、稻田广袤、鱼塘连片、荷花映日、芦苇翠绿、林带葱郁、山脉巍峨、汉江滚滚,恰似一幅美不胜收的水墨山水画。为了让我们这些外地游客感受到家乡人对张骞的尊敬,细心的司机还特意在张骞路、桔园路、建设路的交叉路口停下了车。走进一个占地四五亩的广场,映入眼帘的是红色花岗石雕成的“张骞通西域群雕”,讲述的是孤胆英雄张骞18年间两度凿通西域的故事,还有丝路通畅后中西交流的繁荣景象。通过与司机的交谈,我得知,这里已成为城固向海内外推介张骞文化的一张精美名片。
    我是怀着难以抑制的激情,走进俢葺一新的张骞墓的。雄伟壮丽的汉代阙式青砖筒瓦阙式大门前,竖有一对高8米、由座杵、斗三部分组成的石华表。墓园甬道,花木扶疏、竹影婆娑,芬芳之气,一路相随。走进三间古色古香的献殿,东墙上挂“张骞出使西域图”,西壁则悬“凿空图”,两大壁画,东西呼应。两边的配殿里,展出的是“张骞生平伟绩”展览。缓缓移步其间,仔细阅读上面的文图,历史的沧桑沾满衣襟。
    张骞墓座北朝南,东西宽、南北长均为15米,高8米,呈覆斗形,坐落在参天古柏和婆娑竹影间古。一对姿态雄威、雕工粗犷的汉代石翼兽相对而卧,千百年来一直守护着张骞墓。墓前竖有三块碑,分别是“汉博望侯张公骞墓”、“汉博望侯墓碑记”和“张氏后商”,是清末陕西巡抚毕沅所立。我由此想到,黄河边上韩城司马祠前的碑石,也是毕沅所立。对于尊崇文化且付出行动了的人,后人注定是要记取他的。
 鉴中,我亲爱的好朋友,绕张骞墓三圈的过程中,不由自主地,我又一次想起《史记》中的张骞故事来——
    公元前140年,张骞获任郎官。在西汉官员的职级中,这是一个职位很低的官职。
    后来,汉武帝从匈奴俘虏口中得知,西域有个叫大月氏的小国,国王被匈奴单于杀死,大月氏被迫西迁。新国王想报仇,但苦于无人相助。于是,汉武帝发皇榜招募派使者出使西域,联合大月氏,夹击匈奴。
    与其呆在长安城里无所建树地老死,还不如趁着年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郎官张骞揭了皇榜。
走出自家的门,天真大!
    公元前138年的一天,汉武帝在未央宫为张骞一行百余人壮行。遗憾的是,队伍经过匈奴地盘时被俘。匈奴王虽不杀汉使,但却强迫张骞娶妻生子。 
    帐篷外的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祁连山上的雪融了又化、化了又融,十多年过去了。
    某天,趁匈奴不备,张骞果断逃脱。一路西行,经大宛、康居两国的接力帮助,到达大月氏。然而,这时大月氏人早已经淡漠了对匈奴的仇恨。劝说无效,张骞只好动身回国。不料,又被俘。一年后,单于病亡,借匈奴内乱,张骞终于回到长安。
    在长安城里,他向武帝讲述了自己13年来游历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四国的经历,并就葱岭东西、中亚、西亚等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做了汇报。他的汇报,促使汉武帝把打匈奴和通西域两件事,合并成一件大事来干。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命张骞率领人马再次出使西域。到达乌孙国后,张骞派数十个副使分赴大宛、康居、大月氏、安息、身毒、于阗等国探访。这一次,汉帝国将士的足迹到达了西亚和中东地区,最远到达了地中海沿岸的罗马帝国。
    张骞以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铿铿然地凿空西域,武帝破格册封他为“博望侯”。因为张骞在西域享有很高的威望,所以后来汉所遣使者也就大多自称“博望侯”,以取信于诸国。公元前115年,乌孙王派专人护送张骞回长安,随行的有乌孙使者数十名,这是西域人的身影第一次出现在中原。
    丝绸之路凿空后,汉朝与西域各国频繁互遣使者,双方商旅熙熙攘攘来往。这条从长安出发,一直向西经河西走廊,通过今天南疆,越过葱岭,到达中亚、西亚和欧洲的道路,是当时直至中世纪时候的沟通中西经济文化交流的要道。由于贸易商品中以丝绸最为知名,所以被后人称为丝绸之路。从公元前两世纪一直跨越到公元十六世纪,丝绸之路见证了亚欧大陆在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等方面逾千年的繁盛。
    鉴中,亲爱的好朋友,站在张骞的墓地前,我在想:纵览汉代的官职,张骞历任郎、太中大夫、校尉、卫尉、大行等职,最荣光时被封为博望侯。放眼西汉以千计的朝臣官员,在千年风尘漫过后,依旧熠熠生辉的,只有张骞一个人!
    鉴中,亲爱的好朋友,站在张骞的墓地前,我在想:一抔黄土永远也无法掩盖住张骞的辉煌,他对社会、历史、文化、商贸等的贡献,连同他的人生价值,都是我用语言所难以表达的。说真的,面对张骞,我为自己表达的无力而遗憾。希望你现在用心读书,更加扎实自己的母语功底,长大后尽可能地减少爸爸这样语言匮乏的遗憾。
    鉴中,亲爱的好朋友,站在张骞的墓地前,我在想:这世上,很多事物本来是没有定式的。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这话,可能有些深奥了,但你要用心记住。也许,等明白这话含义时,你已经长大成人了。
                            

                                   516日夜于桔乡城固
 
 
 
就想置身在其中
    第4个宝贝
    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位于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是公元7至10世纪丝绸之路鼎盛时期东方起点城市唐长安城的代表性建筑遗存,见证了唐代农耕文明鼎盛时期的发展水平以及唐王朝开放、包容的文化特征。2014年6月,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组成部分,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亲爱的好朋友:
    紧赶慢赶地赶过来,但我还是来迟了,那个曾经代表盛世大唐巅峰的大明宫早就湮没了。我只能在历史的只言片语中,遥想着那久远的辉煌。
   
你是知道的,大唐强劲的雄风,曾吹遍了当时的世界。你也明白,我们脚下的城池,一度就是世界级的制高点。1400年后的今天,我拄着大明宫遗址这根拐杖,沿着时间的痕迹,带你重回历史的现场,领略东方文明古老的辉煌。
   
早在7世纪时,这里是世界上规模宏伟、富丽堂皇的千宫之宫——长安城大明宫。在《含元殿赋》中,唐朝文人李华这样描绘了建造大明宫的宏大场景:成千上万的工匠带着巨斧,走进茂密的森林“择一干于千木”,只为寻求大明宫需要的栋梁,山谷里“势动连崖,拉风碎雷”,到处都是树木倒下的声音。正是千万劳动人民的辛勤劳作,才有了现在这个国家遗址公园。
   
唐大明宫是唐代帝王常住的主要宫殿,是当时的政治中心和国家象征。大唐21位皇帝,有17人先后在这里掌管着东邻日本海、西抵中亚西亚的帝国疆域,使青春的东方帝国,以空前的开放姿态,引领了世界文明的航向。这个3.5平方公里的遗址公园,相当于3个凡尔赛宫、4.5个故宫、12个克里姆林宫、13个卢浮宫、15个白金汉宫,比纽约中央公园还要大300多亩。
    让我们拉回思索的目光,切入到现实的大明宫遗址公园来吧。我亲爱的好朋友,此刻,我正沿着未央的龙首北路东行,在骆驼队伍群雕的注视下,穿过银台门,顺着宫墙快步前行。在我的西侧,一千多千年是大唐智库——翰林院,现在是一大片的绿地,还有几株高大的树木,就像学富五车的翰林院大学士在那里,围绕着国事进行交谈。在我的东侧,曾是规模宏大的麟德殿,如今是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假如不仔细观察的话,是很难发现那些宽大而密实的叶片下,还有残存的台基,台基上还依稀可见许多破败的柱础和地砖。
    麟德殿是唐帝国宴请国外使节的所在。南行不久,有六匹银白色的高头大马迎面驰来,让人顿时想起那著名的大唐六骏来。与大唐六骏所不同的是,六匹马的背上各坐着一位身形矫健的女子,她们清一色的左手引缰,又清一色地右手执马球杆。人和马和谐统一,如一道银白的风景线,由远及近而来,宛如千年前的大唐女子马球仪仗队,正在接受君王的检阅。看着女子马球队,我突然想到,当年那些在宫廷宴会上翩翩起舞的女子,还有帝王身边那些温婉可人的侍女,她们都到那里去了?正这么想着的,就看到她们以小品雕塑的形式,站在樱花纷飞的拐弯处望着我,在景观之外我也盯着她们看,看我心中的大唐女子有什么不同。路旁的牡丹花正在绽放,不时送来阵阵馥郁的花香,风过处还夹杂着些许西域香料的味道。
    有一天,望着天空远去的飞鸟,印度诗人泰戈尔写下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这样一句诗。和他这话不同的是,唐长安城大明宫虽然已经飞远了,但却在大地上清晰地留下了来过的痕迹。 从”千官望长安,万国拜含元”的含元殿所出土的方砖,光花纹就有莲花纹、莲蓬纹、菊花纹、蔓草纹、缠枝纹、团花纹、梭身和晕纹、蝴蝶纹等几十种;在清思殿,发现仅铜镜就安装了3000片,预计耗费黄金和白金箔10万番;在太液池南,出土的精致瓦当,就有数十种;在三清殿遗址,还出土了黄、绿、蓝三色琉璃瓦……
    这些精美的建材,就整个大明宫而言,顶多算个螺丝钉而已。想想看吧,整座大明宫该是怎样的高大巍峨、气势磅礴和庄严神圣?感谢诗人王维,他用 “ 绛帻鸡人抱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的诗句,给我们生动地记录了当时大明宫至极的灿烂。是的,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万国来朝的大唐,俨然是我们这个文明国度对外开放的制高点,一个今人仍旧难以逾越的制高点。
    行走在大明宫遗址公园,我好像看见穿着各种服饰、操着不同语言的胡人,或穿过炎热的西亚和中亚,或翻越西域沙漠的瀚海,沿着著名的丝绸之路,长途跋涉一年多,带着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什么波斯的香料珠宝,什么西域的胡姬酒肆,什么西方的宝刀良马等等,来到心目中的长安城,走进东市西市林立的店铺,换取丝绸、瓷器、茶叶等。然后,又沿着来路踏上归途,长安城和大唐帝国的美名,因丝绸之路而天下皆知。
    除了商品,胡人们还将富波斯的商业文明,恒河边的佛教文明,罗马的阿拉伯文明,一并带到了包罗万象这座天下之都。长安城行走的人流中,胡商、遣使、质子、传教士、使者等丝路来客比比皆是,就连长安城的寺庙里,外国高僧的诵经声响彻云霄。长安城的臣民们,享受着开放红利,过着富足而悠闲的高品质的国际化生活:在潮水般涌来的胡人们羡慕的眼神里,他们可以穿翻领的胡服,骑马去酒肆饮用高昌酒,微醺时醉眼朦胧地欣赏胡姬的美貌,再跟着龟兹音乐的节奏,扭动腰肢跳那风靡的胡旋舞,当然也可以约三五知己去挥杆打打波斯的马球……
    行走在大明宫遗址公园,突然想起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的一句话来, “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生活在中国唐朝。”和汤因比一样,我也是就想置身在其中,置身在中国的大唐时代,感受世界轴心国家一介子民的荣光。但是,如果毕竟只是如果,历史是绝不可能随着谁的意愿反转的。作为21世纪中国的一个公民,我们有幸生活在西安这座伟大的城市里,那么我们就要努力再努力,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来改变自己,来顺应时代发展的滚滚洪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我们自己的微薄之力。
    我亲爱的好朋友,翻阅《旧唐书》 《新唐书》等典籍文献,就不难发现,处在丝绸之路起点的大唐,为保证丝绸之路的畅通和繁荣,曾在大明宫发布了很多的重要决策和指挥命令,像在西域地区设置州县、都护府、都督府、“安西四镇”等军镇、羁縻府州等军政建置等等。假如没有了大明宫,那么,丝绸之路将不会那么通畅,大唐帝国也就不会那么强大。大明宫遗址公园,见证了丝绸之路鼎盛时期帝国的文明水平和礼制文化特征,也见证了唐帝国对丝绸之路鼎盛的重要推动。
    走出银台门时,一群大妈正在驼队广场上围成圈,踩着自带录音机的乐点,自由自在地跳着藏家的锅庄舞。看着她们欢快的舞姿,不知怎么的,我又想起了久远的胡商和跋涉的驼队,竟然有了一种穿越丝路的神奇感觉。
    斗转星移,倏忽千年。
    公元2010年10月1日,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成开放。如今,这里已成为大西安迎接四海宾朋的会客厅。好在大明宫遗址公园离咱们家不远,下次,爸爸一定要抽出一整天的时间,陪你到这里走走看看。
 
                
                                         520日黄昏于道北
 
 

 
 
 
 作者简介:
    章学锋  著名文化学者,浙江乐清人。迄今已出版学术和文学专著9部,有作品入选陕西省委2018年领导干部读本。先后发表专业论文和文学评论40多篇,主持国家出版基金、陕西省委重大文艺精品项目、陕西省社科界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研究项目等多项,受聘多所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客座教授、特约研究员。获中宣部中国梦文艺奖,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理论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散文集奖,全国报纸副刊作品金奖,全国晚报优秀论文一等奖,西安市委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西安市五个一工程奖等。现居西安。
 
 
              (编辑:崔彦   吕常明)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