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梢的雀鸟是孤独的(外三首)

2018-07-19 22:25:51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xslzz


    文/童童
 
树梢的雀鸟是孤独的
我在树下倾听它的喃喃自语
闭上眼睛洁白的羊群
会向往飞奔过来
 
当冬日河水漫上来,
树的身体泡在冰冷的河水中
它们备受磨难的某日
我的思绪是一壶烧不开水
在煎熬
 
睫毛挡住风  
帆船在沙滩搁浅了 我的伤口上
创口贴吻着疼痛
我的体内蓬勃生机
燃起了一团绿色的火焰
 

等一阵风
 
现在是九月 
很久没去翻阅抽屉的心思
也没见阳光把椅子
搬到院子里看书
我的梦在酒坛里发酵
窖藏着我的欣喜  我的忧
 
茼蒿菊是雀鸟送来的礼物
在清晨的院子里
它很拘谨地朝我微笑
也将身体适度弯曲
它长着凌乱的叶子
有意绽放出一朵浅黄的花
等一阵风  翩翩起舞

 

 
书本的封面有一朵淡紫色的细花
被绿色叶子簇拥着
记得在我年幼时,
母亲抱着我坐在灶台边,边唱歌边烧火
父亲说母亲年轻时很喜欢唱歌    
一开嗓就引来山里的百灵和布谷鸟
一起和鸣
 
母亲偶而也会抹泪,
她是远嫁到大山之外的城镇
就成了我的母亲
我孩提记忆里  母亲在昏暗的灯下
用一针一线缝合日子的破损
 
偶然,遇见紫丁香花飘落
我走进前院  看到
被单在午后的风中摆动
每一朵紫丁香在阳光下悄悄绽放
我闻到了母亲气息
 

 
 
橘黄墙壁呈一幅画的底色
故乡的炊烟在画板上冉冉升起
风从柳梢拂过
异国他乡的月亮念及我远方的母亲
 
此刻你已入睡?
还是独自坐在裁缝机前
将旧的衣服拆了又缝
一行行密密的针脚都是泪痕
羊肠小道剪不断的思念
说起裁缝机,你有太多的话语与我说。
那么多年
你是否已习惯?
 
今夜我端起家乡的杨梅酒
“杨梅熟了,妈妈给你们酿制杨梅酒。”
母亲的话犹在耳畔响起
母亲,我不知何时可返航?
望着中秋月
但愿我可以经常抵达,
心中的某个地方。

 
    作者简介:童童,祖籍浙江温州,现居荷兰。凤凰诗社欧洲总社会员。欧洲华文诗歌会会员。国际田园诗社社员。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绿风诗刊》《安徽文学》《浙江诗人》,作品入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中国民间诗歌读本》美国《新大陆》《常青藤》等刊。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