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连城

2018-07-14 22:44:33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xslzz

北斗连城

文/红 孩

 

    到过西安多次,从西安咸阳机场到西安市区的速度越来越快。这跟北京正相反。每次回京,从首都机场到西坝河都得一两个小时。有时给所到的城市朋友打电话,人家会说,我们都吃完晚饭了,您还没到家。因此,我很为生活在西安的人们感到无比的幸福。

    熟悉地理历史的人们都知道,咸阳和西安咫尺之遥,是春秋至秦汉隋唐以来最重要的两个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打个形象的比喻,中国若没有了咸阳和西安,就如同在一片森林里失去了参天大树。我第一次到西安咸阳机场,或者往大了说,第一次到陕西,是在1984年。

    那年的初秋,天气比较寒冷,到西安咸阳机场已是傍晚六点多钟,宝鸡宝花空调厂的朋友直接将我拉到西安,好像是在皇城宾馆吃饭。由于天黑,路上什么也看不见。司机与我也不多说话,我算了算路程总得有90分钟吧。在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送到了宝鸡。在宝鸡逗留三天,除了去宝花厂采访一天,其余两天便是到黄帝陵、炎帝陵等景区游览。可以说,我第一次到西安,对西安并没有过多的印象,只是擦肩而过。

    1998年,经人介绍,我与西安的女孩谈起了恋爱。几个月后,正逢新年到来,女友邀请我到西安去见她的父母,也就是所谓的相亲、认门儿。对于这套民间的习俗,我之前也经历过几次,有的是为自己,也有的是为别人。西安的冬天跟北京不同,阴凉刺骨,天气很少晴朗。在女友家里住上两天,心情有些憋闷,便提出到附近的景区去参观。未来的老丈人系司机出身,手里驾驶着一辆二手吉普,这样我们一家人就浩浩荡荡出发了。老丈人见多识广,对陕西地理历史门儿清,一路上向我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两天间,先后去了乾陵、茂陵、长陵,回来时还顺便去了一趟寒窑,尽管那地方与山西有争议,可我才不管它,我宁可相信这是真的。陕西人憨厚,大气,每到一个景区,我只需把文化部的工作证往人家门卫那一晃,一家人就跟我堂而皇之的进去。真的感谢陕西旅游界的朋友,给我以充足的面子,让我在未来的丈母娘一家人面前很是脸上有光。

    其实,那样的旅行是走马观花,看了也就看了,并记不住个啥。以至多年后,我居然不知道乾陵、茂陵、长陵到底属于西安还是属于咸阳。这跟我在北京一样。北京人是地理的,也是城乡的。我小时候住郊区,位于朝阳区的东南角,紧邻通县。我们那里的人,从来不把自己当北京人,如果谁要是到王府井、西单、前门,别人要是问起来,他准会说去北京,好像北京跟他没什么关系似的。后来,我把这个特征说与外地人听,发现有这种特征的人群竟然不在少数。

    话题有点扯远,回到正题。我所以写了上面这些文字,是因为刚从陕西西咸新区采风回来。按要求,活动结束后一个月内每个人要交一篇5000字的作业。写文章并不难,难的是写出让自己感动能提得起精神的文字。到西咸新区采风那天,天公不作美,溜溜下了一天的雨。害的我们到了几个点都是雨里雾里。当黄昏时分即将离开的时候,我还是找不到能够触动我灵感的那个亮点。看着那些在书案前舞文弄墨的朋友们,我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像我一样心里没底。也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在所有的采风的三十几人中,我是唯一的外地人,人家都是陕西人,是地地道道的乡党。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熟稔着呢!

    时下,各种新区、开发区层出不穷。我们最早熟悉的是经济特区,如深圳、蛇口、厦门、汕头。后来又有不少的经济开发区、科技园、工业园、农业园、生态园、文化产业园,等等。我的理解,这些地方都属于政策性专属区,是可以优先发展的。再说的具体点,这些地方都含有房地产、土地出租、转让、买卖、置换特权的。那么,新区是什么呢?在西咸新区之前,我去过上海的浦东新区、天津的滨海新区、浙江的舟山新区,这些地方都有着区域优势,以前两地之前或几地之间,虽然地域相连,但因归属不同,很难有大的区域效应。中央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便特别提出了创建新区的构想,这其中也包括跨省际间的京津冀一体化。

    我注意到,西咸新区的个性在于,它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首个以创新城市发展方式为主题的国家新区。这点有些类似于深圳,属于平地起高楼,无中生有。换个角度,在中国广大农村进行城镇化进程中,西咸新区就是最大的城镇化。也许,我的这种表述还不足以准确,但毕竟能给人以形象的说明。我没到过国外,也没听说人家是否也有这样的战略。如果有,欧盟应该算吧。如果算,那陕西人所干的事就是世界格局,就是与世界接轨。

    西咸新区位于西安市与咸阳市之间,涉及两市所辖7县区23个乡镇办事处。我们在大半天所游历的范围全部在秦汉新城。这座新兴的城市千年渭水绕城而过,更有泾河之风光相伴,西汉帝陵绵延雄沉,想当年秦孝公迁都于此,秦始皇统一华夏于此。谁能想到,在这个不算太大的新城里,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就多达11处。在民间一直有这样的说法,地上的文物看山西,地下的文物看陕西。陕西确实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在这片神奇而又沧桑的土地上,你也许稍不留神,脚下就会踩到中国历史的节点上。哪怕你是一个赤脚的农民。

    我很佩服当初提出西咸一体化构想的那个人,那个组织,那个决策者,我猜想,他是在清晨的某个早晨,还是晚上睡梦前的一个突发奇想,便有了今天的这个可能。或许提出这个想法的人就是陕西人,具体说是西安人,是咸阳人。假如都不是,那也无妨,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人说,越熟悉的人越能产生灵感。汪国真在诗中曾写道:到远方去,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我承认距离产生美。我还接受,美与距离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在于你是否有一双善于发现善于提炼的眼睛。

    譬如秦始皇,他矗立在八百里秦川,却把目光放射到整个世界,他的野心很大,他要把目力所及的地方全部尽收眼底;譬如商鞅,他本可以安于现状,过自己朝九晚五的公务员日子,可他却偏不这样,他发现改革可以激活这个国家所有能呼吸的地方,于是他顶着压力甚至不惜牺牲去变法。什么叫变法?变法就是让人换个活法,温饱的去活着,有质量有尊严的去活着。从商鞅到王安石,从王安石到康有为、梁启超,从康梁到孙中山到毛泽东到邓小平,两千年来,中国人一刻也没停止变法。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不变,只有永恒的变,变则通达,通则强盛,这是中国人早已认知的真理。

    鲁迅先生说,这世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变成了路。细雨中走在纵横交错的秦汉新城的宽阔的柏油路上,看着一夜之间崛起的现代化的城堡酒庄、周礼小镇、高级中学、博物馆、新丝路产业园、文化产业园、鲜花港以及万亩的葡萄园、生态园,更有星罗棋布的典雅的居民社区、医院,使你不得不惊叹,你是否走进了天上的街市?此刻,我更想唤醒明代那个叫熊鼎的诗人,他在《咸阳怀古》的诗中云道:“立马平原望故宫,关河百二古今雄。南山双阙阿房近,北斗连城渭水通。龙去野云收王气,鹤来陵树起秋风。英雄事业昭前哲,看去秦皇汉武功。”在这里,我们不说熊鼎兄在当时的诗名如何,谨从这首诗的气魄来说,是不亚于前朝那些大诗人的。我特别欣赏诗中的”北斗连城”的意象,倘若诗人非要把地上的万物结合起来寄托于北斗的话,那么今天的西咸新区显然已经把诗人的梦想变为现实。而且这个现实,将被更多的中国人所获得。假如时间可以对接,我会把所看到的一切用微信的形式发给熊鼎,让他在另一个世界慢慢欣赏。


作者简介:

    红孩,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著名作家和文学评论家。已出版散文、小说、诗歌等个人文集10部。其散文代表作品:《东渡,东渡》《唤声姐姐叫萧红》《女人的荷》等。现供职于中国文化报社,主编文艺副刊。
                   
(编辑:崔彥  吕常明)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