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道自然

2018-11-23 14:34:01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树珉先生写意美术的创新之路
 
  ○文/海王星   东方木
 

张树珉先生
  从中国写意雕刻的创立到“没骨水定”新中国画的诞生,张树珉先生在中国写意美术发展史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他常说,艺术首先是为民族服务的,最终是为人类服务。民族先进的才是世界的。中国写意美术,无论是写意画还是写意雕刻,必须让各国、各层面的人都能看懂,才更有生命力,才能走得更远。
 
  以刀代笔,书写汉唐雕刻新续章
 
  社会上最初认知的张树珉是一个写意雕刻家,以木雕见长。尤其是2007年元月,国家发改委授予他“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张树珉和他的写意雕刻享誉大江南北,被行内尊称“中国写意雕刻之父”。
 
  从1991年开始,张树珉就开始了他的写意雕刻学科建设之旅。做作品、办学校、创理论。特别是自1992年以来,在西安小雁塔举办个人写意木雕艺术展,26年的“长展”吸引了大批国内外参观者,使中国写意雕刻艺术得到了广泛传播。拜师学艺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外国年轻人。2000年8月,来自美国波士顿的焦瑟夫和希拉里成为了他的第一批外国学生。从2008年至今,张树珉被西安美术学院特殊教育艺术学院聘为授课教授,由此他创立的写意雕刻理论和实践成为了正式学科。中国雕刻史上缺失和断代900余年的写意雕刻在他手下横空出世,获得新生。
  美术不外乎立体和平面两个层面。纵观世界美术史,平面和立体都是平行发展的。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平面绘画与立体雕塑是如此,我国唐代以前美术史也是如此。唐以后,尤其是宋代文人画兴起,出现了立体写意的缺失。在世俗化发展中,汉唐石雕萌芽的写意成分慢慢枯萎,造成历史断代,严格意义上的民族雕刻体系缺失了重要的一支。“五四”新文化运动后,许多美术大家都在致力于民族雕刻的探索,但中国现代雕塑从教学体系到创作思维和方法,都是引进西方的,传统雕刻艺术日益边缘化。如果不能与宋代之前的雕刻艺术相接,则中国传统雕刻将可能被引向另一个方向。这种状况,引起一些有识之士的担忧与思考。
 
  张树珉先生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决心进行探索。他曾经进行过绘画、雕塑等创作,也做过剪纸、木版画、玻璃画等,积累了丰富的艺术创作经验。上世纪90年代初,他开始了写意木雕创作的艰难探索。20多年的岁月使他变成了老人,而20多年的坚持与探索也将梦想变成了现实,他的创作取得了巨大成功!他在2000年左右创作量较大,引起专家学者的注意和兴趣。对作品如何定义,颇费一番周折。有的建议取名为文人雕刻,有的建议取名为写意雕刻。最后与肖云儒、陈云岗等学者探讨,认为称写意雕刻更符合作品特点和中国雕刻艺术史要求。于是,作为学术概念的“写意雕刻”诞生了。
 
  关于写意雕刻,张树珉先生概括为三点:一是雕刻风格的写意性。他将中国画的写意观念巧妙融入到雕刻工艺,祛除了传统雕刻创作中的世俗化、公式化、模式化,颠覆了传统雕刻的形式羁绊。他的写意分大写意、小写意、兼工带写。他善用现代人文精神灌注作品,因而焕发出新时代中华民族的写意审美意韵。二是作品思想的写意性。张树珉先生的创作思路十分清晰,就是要在雕刻作品中表现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这与他的阅读、思考和人生经历等密不可分。他既熟悉中外艺术史,也常读哲学,尤其是道家“道法自然”的观点,直接影响着其创作风格和作品所包含的意象。三是雕刻刀法的写意性。他探索出了一整套写意化的“无为技法”。主张雕刻中要结合自然材料纹理特点,把握自然材料韵律和物象需求,在统一中求变化,在变化中达精神。力求“虽有人工,宛若天成”艺术效果。纵观其写意雕刻作品,“笔”力生气,“墨”彩生韵,极致地彰显中国文人雕刻执着精神的传承和独辟蹊径的探索,可以感受到和写意画一样的意象和文人精神。
 
  著名学者肖云儒对他的作品如此评价:“有一双万分神奇的手,赋枯木以生命,而且输以精神意韵。这的确不是我们通常见到的木雕和根雕了,他已经大幅度地、长驱直入地进入了真正的写意美术艺术创造意境。”
 
  一画开天,创中国画人天合一新境界
 
  提起张树珉,社会上都知道他是一位了不起的雕刻大师。但在美术家协会里,张树珉还有一个头衔——中国书画家。十几年前,他的画在业内就有一定的影响力了。特别是近几年,树珉先生推出来的“没骨水定”新中国画,一石激起千层浪,成为创新传统写意画的先锋人物。
  张树珉先生从小就画画,涉猎的东西方画种较多,他最喜欢的是中国写意画。在创建“没骨水定”新中国画之前,他一直画传统写意画。有一次,外国朋友亚科夫和他妻子艾达到家做客。亚科夫问了张先生一个问题:“你们中国画,教授画的线和学生画的线有什么区别?”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既不能太抽象也不能太含糊,于是他说,“教授画得比较熟练,学生画得比较生疏,没什么本质区别。”真诚的回答获得了对方的称赞。这个不经意的提问,使他陷入了思考。从美术造型层面来说,中国画的外轮廓线始终把物象框在某个空间内,即使线条追求笔断意连,也难掩饰刻意痕迹,也是呆板的,不够先进。“五四”运动后有些画家学习西方绘画造型,包括现在美院教授的也是西方的造型方法。我国绘画中也有优秀的东西,如一笔画造型等,都是西方绘画所没有的。能不能让国画既有骨有肉,又不露骨于外呢?
 
  他从2000年开始,结合生活观察,对中国画绘画技法进行摸索与思考。他借助传统写意画改造了传统木雕,形成写意雕刻。这一回,他反过来了。借助自己大量写意雕刻创作实践和审美体验,把自然的形态和意蕴浇灌在古老的宣纸上,无意中打开了中国传统写意画革新的“法门”,大跨步跃进一个新的创作天地里。一晃十年过去了,历经千百个日夜,一次次失败,苦心人天不负,他走出了传统绘画技法的束缚,一幅幅佳作载着书卷味,迎面姝立。这,也不正是中国画从古到今孜孜以求的梦想吗?他的作品在中国传统绘画的基础上,用恬淡娴静的没骨水韵和简远宏阔的笔路渍痕呈现出自然天成之美,于无人之境中透出悠然的淡淡诗意,体现了“道法自然”的追求和“天人合一”的境界,形成了独特的妙趣天成艺术效果,踏出了一条属于我们民族的新时代、新风貌、新气象的国画新路。
 
  从技法上看,“没骨水定”已经是有别于传统,成为一个新的画种。中国历史上曾有“没骨画法”。比如五代后蜀的黄荃、北宋的许崇嗣等。张树珉先生的“没骨水定”画法继承了传统绘画中的“一笔造型”技法,强化了笔墨造型的功能。一个物象,一笔、两笔或三笔画完,但不去勾勒外轮廓线,通过笔、墨、纸、水之间的关系,掌控好每笔的间隔,通过水的运用,使墨、色在宣纸中自然滋、润、散,呈现物象轮廓,出现叶筋脉络。这样,看上去更自然、更真实,没有人工的造作。骨蕴藏在血肉之中,近看无骨,远看又丰骨存焉。物象有阴阳调和,冲气以为和。张树珉先生在传承传统优秀“没骨”画法同时,探索创立了“水定八法”,即水染法、水冲法、水洗法、水破法、水擦法、水点法、水积法、水润法,主要是用来表现气韵。比如墨,传统画法要求墨色要活,按照传统方式,即使墨调得再好,画出来还是死板的。水定法,通过用水的冲、擦、破等一系列方法,把墨、色包括骨类的刻板线条消融,使色、墨在自然的融合中活起来,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画面浑然一体,观赏者看不出画家从哪里开始下笔,笔下的物象也成为鲜活的生命体,展现出了画家高超的“无我”境界。
  张树珉先生介绍说,国画讲究造形、造神、造境,三者需完美统一才能算成功的作品,“没骨水定”新中国画也不例外。只是其造形更自然、准确、灵动,虚实关系表现得更加传神,意境塑造效果更好,使作品境界开阔,寓意深远,生机蔚然,意趣隽永,厚重雄浑中蕴藏着清新灵动,极具装饰美感和视觉冲击力。比如云水境界,如果用线勾勒会显得死板,画面层次、光影等表现都会显得呆板,用“没骨水定”技法就会更加接近自然真实。从这个角度讲,“没骨水定”画法弥补了传统国画在造形、造神、造境中的某些不足,完善了中国写意画的认知化美术表现,成为千年中国写意画的又一次大的变革。
 
  人们常说,一个人一生中做好一件事就足够了。刚入中年的张树珉,在中国写意美术上实现了双向突破,不仅在于他的热爱、梦想、勤奋和坚持,还有内心中那份勇敢的担当。他创作了一件雕刻作品叫“拓荒者”。一个人光着膀子在拉犁,只管闷头往前拉,后面没有抚犁者,给观者以力量之美。他说,其实刻的就是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担当。是呀,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上,正需要无数像树珉先生这样有民族担当的艺术家,才能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好中国形象、塑造好中国精神。
 
  张树珉简介:男,汉族,字美石,号白雨山人,1962年10月生,写意雕刻家、书画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西安市人民政府文化顾问。陕西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美术学院特聘教授,陕西树珉写意雕刻院院长。中国写意雕刻艺术创始人,园林树雕艺术创始人,现代城市大写意雕塑创始人,“没骨水定”新中国画创始人。第六、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专家。曾荣获“全国技术能手”、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陕西省“首届工艺美术大师”“陕西省自强模范”等荣誉称号。入选《当代中国专家学者传略选》《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保护与发展》《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精粹》等典籍。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