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秀美雅静之翰墨 谱淡泊宁静之人生

2018-07-26 15:09:57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吕常明

书秀美雅静之翰墨 谱淡泊宁静之人生
——访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青年书法家石林

 
 
     文/张言伟  魏永莉
 
  石林,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理工学院兼职教授,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书画网特邀书法家,西安于右任书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榜书协会陕西省榜书分会副主席。
 
  1975年生于陕西长安,自幼酷爱书画艺术,师从马天宝、赵熊先生。学颜柳,取其雄强,临二王,取其俊秀,习汉魏,取其古朴。其作品曾被国家领导人、国务院办公厅等多地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
 
  中华民族灿若星河的文化承载中,书法作为一种传统艺术,传承创新,绵延千年。无数先贤大师留下翰墨精品,令后世敬仰。在书法文化的学习中,如今书界也涌现出众多新秀人才,流派纷呈。长安作为文化古都,也孕育出承前启后的书法大家!石林先生就是在长安沐浴着翰墨的浓香,耳濡目染,笔砚不缀,终成一体。观其字耳目一新,明快怡情,给人平静中添悦,躁烦时解郁,那一目了然的启功体不单是形式上的酷似,更是精神深处的锲合。石林老师在追求“雅俗共赏”的书法路上,把书法秀美做到了极致,而其挺拔的笔锋,又让人看到了他做人的硬气与刚直,更显示出他谦逊豁达、简朴明快的风骨。
 
  记者:石老师,您能谈谈个人学习书法艺术的经历吗?
 
  石林:说到书法,我从小就对它有种天生的喜爱。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对于文字造型非常敏感。喜欢模仿老师的板书,而且能快速模仿成功,看着自己写出清秀的文字,内心的自豪感是由衷的。记得那时候每年的春节前夕,老家农村里的乡亲们总会拿着红帖纸去村里毛笔字写得好的文人家中排队请春联。这段时间,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也是最开心且无人管束的自由活动时间。同龄的孩子都乘着节前的热闹气氛,到处玩“枪战”“抓人”“弹珠”等游戏,而我却每天按时去写春联的伯伯家“报到”,围在写春联的桌边,帮忙摁纸添墨,忙得不亦乐乎。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书法的喜好不断增加,初中时每天坚持习帖练字,但开始正式的书法学习应该是从高中开始,无论是书法理论的学习,还是选贴临帖的坚持都是在老师的指导下一板一眼踏实完成的。之后就师承书法大家赵熊、马天宝先生,不断静心研习书法,也参与各类书法赛事,学习其他书法大家的书法技巧。这些年的坚持,让我结识了众多书法大家,也让我更加深信:书法是我内心最自发的喜好,每每提笔,我的心就安静下来、纯净起来,这就是我对书法最纯粹的感受。
 

 
  记者:在陕西您有“书法界小启功”的佳誉,那您觉得自己的书法作品有怎样的艺术风格(特点或个人擅长书体)?
 
  石林:说到“小启功”的称誉,实在是不敢当。但对启功先生书法的崇拜却是无以言表的,所以,我尤喜行书,楷书和行楷,深受启功先生对书法研究的影响。启功先生历来主张书法要“认得”,字型要刚正、挺拔、险峻。他的字体让人回味无穷:竖划刚挺中直,点划饱满沉稳,撇划好比日本武士刀,而捺划又把传统的“大刀状”抛开一边。曾有人称启功先生是自明代大家董其昌以来,中国唯一一位书坛泰斗。而我作为启功先生的崇拜者,就想从他这样书法大家前辈身上学到一些皮毛,提升自己的书法技巧。虽然学颜柳、临二王、习汉魏,但自己好静的性格还是更钟情于启功先生的书法,临习他的帖就能骤然上手。我想自己一定会在以后书法的道路上,坚持楷书、行楷的习练,让“启功体”传承光大。
 
  记者:在您看来,书法的最高境界是什么?这对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石林:我认为,书法的最高境界就是:雅俗共赏,即有学问的雅士和不懂书法的普通人在欣赏书法艺术品时都能得到美的感受。书法作为艺术的分支,最高境界是人人向往,似乎容易实现,却很难达到的。书法文化艺术是源于人民大众,应该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我就在极力向这方面靠近。我的书法创作就始终遵循这些要求:书法作品首先要很端正,结构匀称,看起来秀美,其实这和启功先生所谓的书法要“认得”一致,就是写得清秀,妇孺皆可感受到美;其次是"字体"结构和“点画”都要有出处,字的层次分明,表里如一,线条流畅;最后则要做到书写的简便,快捷,"美观",正如做人一般,一定要洒脱、大方得体。这样的追求也和现代人的审美标准相吻合:书法艺术的境界就是要做到字体浓淡相宜,阴阳分明,结构变化如音乐节奏一般,让众人欣赏,而我只是在书法艺术之路上下求索的众人之一。
 

 
  记者:您在多年的书法探究之后,如何看待书法的传承和创新问题。
 
  石林:个人认为,没有传承就无法创新。其实关于书法的传承与创新问题,是目前书法界颇为关心并努力予以实践的问题。书法,比起诗与画来,其传统的传承性要强得多,而创新性向来较弱。但中华民族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历五千余载风雨沧桑,书写的工具及字体却不断变化创新,延绵传承。综观文字字体变化,书写向着简化、方便、快捷发展。所以,从秦朝统一的篆字发展到汉代的隶书,由隶书到魏碑、章草、行书、今草以及唐楷,到了宋代,行书成为流行的书风,总之我们看到的就是字体简洁变化的过程。从清朝到今天,习书的人往往选择的是一条仿古之路。向前人学习是习字的一条捷径,模仿成为主流也无可厚非。而我们的创新则应是临摹历代书法作品中的精华,吃透一家,再把其他各家的精华融合进来,变成自己独具个性的一面。这里有个人特色的创新都要有出处,且是做到经典学习的运用和书法理论的掌握完美结合,才能实现的。
 
  记者:作为土生土长的长安人,你对西安书法界近年来的发展有怎样的看法?
 
  石林:人常说,“千年古都,最忆是长安”。作为13朝古都的西安,文化底蕴深沉厚重。但作为长安人,我曾经心中有个不愿面对的问题:西安书界会写的人很多,写得精的人却不多。不过目前却看到了可喜的变化,书法界涌现出大批的新生代,其中科班出身的专业书法学习者大有人在。如今,十九大召开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文化自信的倡议,为大西安的文化发展提供了绝佳的机遇。市委书记王永康在全市补短板加快文化产业发展工作推进会上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坚定文化自信,创新创造、融合发展,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所以,只要传承好弘扬好传统文化,挖掘新内涵,西安的书法强省梦一定会早日实现,为盛世长安再添光彩。所以,我对西安的书法发展非常有自信,再过10-20年,西安书法界定会名扬全国。
 

 
  记者: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涵,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您觉得在西安这座文化古都,文化工作者应怎样去宏扬传统文化?
 
  石林:习总书记对于文化自信的倡议是我们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坚定支持。
 
  如今,书法进课堂,国学进校园,这一系列教育改革已让我们看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辉煌未来。作为文化工作者,我们一定要做好文化宣传、文化引领。首先,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不断研究传统文化精髓,以身作则,带动身边每个人,营造礼教文明的氛围。目前,我一直在学习哲学相关的经典书目:《易经》《道德经》,对于我国优秀文化遗产的理解进一步加深,也对我的书法创作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其次,深入参加“展现丝路起点新貌,挖掘西安传统文化精髓,彰显美丽西安形象”的各项文化宣传活动中。利用各种下基层、书法年会、优秀书法少年评选等活动,让大西安的民众感受到传统文化宣传的火热场面,让青少年从小沐浴在浓厚的文化氛围中,让古都西安的文化名牌更加响亮醒目。
 
(编辑:吕常明)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