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伦萨掠影

2018-07-19 22:00:04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

佛罗伦萨掠影
文/柳笛
 




 
    巴士停在佛罗伦萨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而在晚上八点,我们又将离开这座城市。对于这样一座美丽优雅而纯净厚重的城市,时间安排得实在是太仓促了。

    佛罗伦萨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古朴、幽静而又韵味十足。青石板铺就的条条街道,黄墙红瓦错落有致的座座建筑,十足中世纪韵味的间间商铺,透彻的阳光下光影交错的丰富色彩,随处一个角度拍摄出的图片,都似一幅精美的油画作品。最初徐志摩将佛罗伦萨译成“翡冷翠”,是一个多么美丽而有意境的名字,只这名字就让人产生晶莹剔透、无尽韵味的悠悠遐想。佛罗伦萨城不大,是一座可以用脚步去丈量的城市。这座城市虽然不大,可它曾经拥有过的辉煌与高度,这片土地上蕴藏的恢弘与内涵,足以让当今许许多多过度膨胀的超大城市汗颜。

    佛罗伦撒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城市。它建都于公元四世纪的罗马帝国,公元十四世纪初,这座小城成为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策源地,也是欧洲文化的发源地,从而改变了欧洲历史文化进程。漫漫一百多年的时光,这里都是举世瞩目的地方。以至七百多年后的今天,人们仍然对这里充满了无限的景仰与崇尚。十九世纪中叶,意大利统一后,多年的战乱没有更好的城市可以定都,佛罗伦萨曾作过十一年意大利的首都。作为首都的佛罗伦萨,并没有改变它的文化属性,没有因为它的政治尊贵而改变城市特质,它依然美丽而朴素,它依然低调而内敛。不然,也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看到的佛罗伦萨。
当我走在这座被石板铺满的城市街道的时候,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一种很厚重的东西,一种很独特的美的震撼,使心里觉得沉甸甸的。




 

 
    一条美丽的河流贯穿全城,河的名字叫阿尔诺。河面很宽,河水很舒缓,阳光下望去,金光闪烁,带有几分妩媚,几分迷离。两岸是一片片的建筑,绵延不绝,错落有致。红白相间处,白的是墙,红的是瓦,有着很浓的韵味。河上横跨着多座造型优美的桥,而维奇奥桥却是佛罗伦萨最古老的一座桥了。人们叫它旧桥。它始建于古罗马时期,历经两次毁坏,现在看到的这座三拱桥,是在十四世纪重建起来的,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旧桥是座廊桥,是阿尔诺河上唯一的廊桥。这座桥远看就像一幢建造在河上的楼房,典雅而绮丽,别致而有趣。最初的廊桥上原本开着铁匠铺、屠宰场和皮革店,很是肮脏、杂乱与臭气熏天。在十六世纪末,费迪南度公爵将这些很脏乱的商铺迁出,改由珠宝店及金匠来经营,从根本上使这座廊桥的气质得到改观一条拱廊商店街道,各色人群熙熙攘攘,犹如一幅古典的风景画。沿着桥上行走,两边都是紧紧相连的商店,绝大多数是金银饰品与工艺品店,也有现场用手工制作金银器的作坊。走在这廊桥上,目光所及,处处都闪耀着意大利古老的文化和传统手工艺的灿烂光芒,感受着古往今来工艺技巧的余韵。桥中间有一个观景平台,可以在那里观赏阿尔诺河沿岸绮丽的风光。位于桥中心有一座半身雕像,雕像的主人并非王公大臣、权贵英雄,只是佛罗伦萨一位有名的普通金匠,接受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目光的礼赞。对于一位工匠的尊重尚且如此,足见文艺复兴的人文思想是怎样牢牢地植进这个民族的血脉中。

    诗人但丁也正是在这座桥上邂逅了心爱的女人贝特丽丝,梦幻般的邂逅凝固了但丁一生的爱情。这个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也使阿尔诺河上的这座旧桥名满天下。

 

 
    距旧桥不远是著名的西尼奥列广场。西尼奥列广场位于佛罗伦萨市中心,这里有一座城堡状的建筑物,历史上这是美第奇家族的府邸,现今已是市政厅。因此西尼奥列广场也称为市政厅广场。

    走在佛罗伦萨的街道上,永远无法躲避的一定是美第奇家族,这座城市处处都铭刻着这个家族的印记。十四世纪,佛罗伦萨就被当地的巨商美第奇家族这只狮子所守护,这一守护就是三百年,而美第奇家族的族徽也成了今天佛罗伦撒的市徽。在那个遥远的时代,这个家族是佛罗伦萨实际的统治者,掌握了当地政治和经济的实际权力。这个家族先后诞生了三位教皇、两位法国王后,也经历过三次政治放逐。在三百多年的进程中,美第奇家族建造教堂,修建公共设施,鼓励奖挹文化,搜集大批失散的图书及手稿,并对公众开放;不遗余力地网络扶持艺术家;倡导宽容自由的人本思想。在美第奇家族的推动和鼓励下,佛罗伦萨成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和中心,诗歌、绘画、雕刻、建筑、音乐成就斐然,历史、哲学、政治理论等的研究雄踞意大利各邦前茅。在那个辉煌的年代,在这佛罗伦萨怀抱里,创造了多少艺术的奇珍异宝,哺育了多少振聋发聩的历史英杰!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城,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但丁、薄加丘、伽里略等历史巨人,在这里激情演绎,智慧创造,使得这座城市成为文艺复兴的摇篮。是美第奇家族的倾情努力,孕育创造了欧洲崭新历史的文艺复兴运动,历史给与了他们“文艺复兴教父”的尊称。

    也许,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欧洲的复兴历史也不是今天所看到的历程。美第奇家族开明豁达的胸襟,作为有良知的富人对人类崇高追求的感情倾注,是值得举世敬重的。获取财富用来推动社会发展,推动文化繁荣与文明进步,从而使财富的积累变得高尚而有意义,人生大善莫至于此。这需要人生的大境界。而坐拥金山仍睁大攫取财富贪婪的绿色眼睛,将财富的累积当成生命目标的那些人们,即便是富可敌国,面对美第奇家族时,该显得又是何等的猥琐、鄙陋而可怜。

    西尼奥列广场被认为是意大利最美的广场之一,不仅是因为它的大,还因为周围的精美建筑与雕像。广场始建于十四世纪,当初规模并不大,经过扩建后形成了今天的规模。广场旁旧宫上的塔楼很高,看去有百米左右,它是意大利最夺人眼目的公共建筑之一。美第奇家族的旧宫后来成为佛罗伦萨市政厅,西尼奥列广场也被称作市政厅广场。旧宫侧翼的走廊,当初为行政长官宣读文告的会场,现在连同整个广场成为了一座露天雕塑博物馆,各种雕像栩栩如生,生动传神。英俊威武的《大卫》,驾车驭马的《海神》,跃马欲试的《科西摩一世》……神态各异地陈列在那里,展示着雕塑艺术特有的震撼与骄傲。大卫本是《旧约》里的一个人物。他是古代地中海东岸希伯莱民族的领袖。当扫罗王的军队无力抵抗从北非来的腓尼基人入侵时,他勇敢上阵,用手中的甩石机打倒了敌人的首领。公元前1055年他带领人民征服了周边的小部落,继承扫罗王的王位,奠都于耶路撒冷。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借用这个人物,来表现一种顽强、坚定、无畏和正义的精神气质。米开朗基罗创作这件雕像时,意大利正处于四分五裂状态,米开朗基罗一定是希望有一个英雄来统一国家,使人民能够过上幸福祥和的生活,而故事中的大卫正是艺术家理想的英雄人物。米开朗基罗刻刀下的大卫肌体魄健壮,肌肉健美,浑身上下张扬着无尽的生命力;面部表情冷峻逼真,双眉紧锁,头向左转,双目怒视前方,显示出的威武不屈的坚毅姿态……久久凝视着雕像,一种无名的冲击力使内心澎湃不已。






    真正的艺术总是打动人心的艺术,与时代、与历史持续地产生共鸣。《大卫》的问世,在佛罗伦萨引起了轰动。许多著名艺术家组成的委员会,就雕像应该摆放在何处进行了反复而慎重地讨论,最后,还是按照艺术家本人的意愿,放在了市政厅的门前。后来,出于对雕塑保护的考虑,原作被移藏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现在的市政厅门前,安放的是一尊同样的复制品。时至今日,《大卫》雕像问世已经五百多年了,它的艺术魅力依然熠熠生辉,依然那样动人心魄,吸引着世界各地许许多多的艺术追求者的顶礼膜拜,永续地向人们解读着男人力与美的偶像崇拜。
 

    自中世纪以来,欧洲各地的大教堂可谓蔚为壮观,这既得益于宗教,也得益于一种带有宗教精神气质的生生不息,不然有些奇迹是无法理解的。如建设历经了漫漫六个世纪的科隆大教堂,一百三十年前开工预计再过四十年方可竣工的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如果没有一种特有的精神气质传承,是很难想像这样一丝不苟的恒久坚持的。佛罗伦萨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坐落在佛罗伦萨的中心地带,距离西尼奥列广场很近,据说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大教堂。教堂始建于1295年,但直到1887年才最终完工,悠悠近六百年的时间,不同年代的设计大师阿尔诺沃·迪卡姆比奥、菲利浦•布鲁内莱斯基、埃米利奥•德法布里等,分别设计了教堂主体、圆顶及教堂的外墙装饰,才使这座教堂如此巍峨地地屹立在这片土地上。也许,只有当建筑艺术的文脉与宗教的精神气质真正连通了建筑巨匠的心灵时,才有可能创造出这样跨越时代的奇迹。




    仰望着圣母百花大教堂,会强烈地感觉出它与众不同的气质,白色、绿色、淡粉色的大理石,拼成了各式几何图案的墙体装饰,线条简约而柔美,色调明快而圣洁,从而使外墙上的雕像、绘画及圆形窗户显得更是奇美。宁静的奢华艳丽中,大教堂洋溢着女性柔美瑰丽的气质。与见到过的许许多多的教堂比,圣母百花大教堂多了一份优雅,少了一丝压抑,多了一份柔美,少了一点刚毅。最是奇迹的,还是它那仿自罗马万神殿的神奇圆顶。主教堂的顶部是那个时代绝无仅有的最大圆屋顶,也是第一座文艺复兴式圆顶,是中世纪建筑工程最伟大的代表作。设计师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用了十四年的时间完成了大教堂的圆屋顶工程,震惊了当时的建筑业,而这项完美的建筑杰作也是他的终身代表作。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建造这圆屋顶时,因为怕别人剽窃他的设计成果,据说是没有用一张图纸,光凭精确的计算、空间想象和现场亲力亲为的运筹,就把这惊世巨大的圆屋顶建造出来。这样非凡的才华真让人惊叹不已!以致后来米开朗基罗在计划设计圣彼得大教堂时由衷地说:“我可以盖个比佛罗伦萨教堂圆顶更大的圆顶,但绝无法及上它的美。”罗马教皇在参观这个大教堂时,被这个充满空间节奏、光线荡漾、极富美感的穹顶所震动,惊讶地称这是个“神话穹顶”。 

    乔托钟楼、圣乔万尼洗礼堂与圣母百花大教堂紧密相邻,三座建筑风格相似,色调相近,相映成辉,是佛罗伦萨最为著名的地标建筑群。靠近大教堂右侧的花边建筑是钟楼,由举世闻名的建筑师、画家乔托设计,因而得名。乔托钟楼建于1334年至1359年间,乔托辞世的1337年只完成了底部两层。乔托去世后,先后由昂德雷阿·皮萨诺和弗朗切斯科·塔冷蒂接替他负责监造工程。钟楼地平面呈正方形,通高八十九米。整个钟楼饰满了彩色大理石的镶嵌图案。底部两层为无窗闭合式结构,四周分别装饰着六角形和菱形浮雕,内容囊括了人类起源及人类的生活,亚当夏娃的故事、农耕、狩猎、纺织、天文、航行、医学、绘画等,全景式地描绘了人类的生活形态。二至四层也是各种浮雕,五层是悬挂大钟。钟楼镶嵌着各色大理石,图案都很精美,钟楼看去挺拔俊秀而清爽,尤似直插青天的一根擎天柱。它是意大利十四世纪初最丰富的雕刻杰作,它把罗马古典风格的坚固性与哥德风格的高贵性融合到一起了,成为一件经典的的历史杰作。

    圣乔凡尼洗礼堂在大教堂对面,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五世纪,是佛罗伦萨最古老的建筑,也是托斯卡纳地区罗马式建筑的代表。洗礼堂建筑呈八角形,比例极度完美协调,绿色与纯白色大理石交错镶嵌,尽显其高贵性。洗礼堂有三座铜门,天堂之门”是洗礼堂的东门,正对着圣母百花大教堂。“天堂之门”是由吉贝尔蒂创作完成的,他花费了27年的时间,将亚当夏娃偷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园等十个圣经故事,用浮雕的形式在青铜大门上的十个小格内生动讲述。大门上端的墙面上还有三个天使雕塑,表情自然随意。“天堂之门”长年关闭,以供游客随时可以参观大门上的浮雕作品。浮雕是薄金所做,浮雕人物栩栩如生,整个画面金光闪烁,使这座“天堂之门”更显华丽尊贵。




 

 
    在意大利有一种说法:罗马是政治首都,米兰是经济首都,佛罗伦萨则是文化首都。这话一点不为过。走在佛罗伦萨石头铺就的街道,观赏着一间间商铺古老的面孔,目送着中世纪的马车从身边叮咚而去,欣赏着一尊尊鬼斧神工的雕塑,徜徉于一个个厚重而传奇的广场教堂……那充满艺术气息的历史和文化,那艺术博物馆般地街头巷尾,让人有一份别样的尊敬。

    暮霭临近时,我来到了背倚城市东南的小山冈上,这里是米开朗基罗广场。广场的中间耸立着铜制的《大卫》雕像,雕像底座的四面有四件浮雕,是米开朗基罗的另外一组重要作品,是为美第奇家族陵墓所作的人体雕像的一部分,脱胎于古代河神的四件象征性雕刻。站在广场边缘,俯瞰着整个佛罗伦萨城,落日的辉煌像给城市蒙上一层薄薄的金帛,灿烂地展现在面前。远远望去,连绵起伏的山丘,迤逦流过的阿尔诺河,奇丽壮观的建筑群落,郁郁葱葱的绿树,巍然高耸的教堂塔楼……尽收眼底。面对眼前情景,佛罗伦萨古老而厚朴的自然之美、艺术之美和历史之重,浑然一体,水乳交融,胸中交织起难言的激动,一行热泪不由滚落脸庞……
 

 
(编辑:崔彦  吕常明)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