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香巴拉

2018-07-15 16:07:38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xslzz

情迷香巴拉
文/屈长谊

 
    想去传说中的香巴拉,想欣赏其中的美,领略其中的秀,感悟其中的醉,就去了川西的藏区,看到了成群的牦牛。走过茶马古道、踏上川藏公路,目睹了高原车队的雄姿。雪山、经幡、玛尼堆、藏家小院都让人震撼。当我静心领悟这神秘的土地散发的魅力时,忘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忘了自己要去哪里。因为当身在其中的时候觉得城市的繁闹与此时那么遥远,虽然那种繁闹就是自己的生活。




 
山  路
 
    我们的目的地是雪山深处的藏地——亚丁村。此次出游是探险性质的,所以走的不是成熟的旅游线路,因藏地的诱惑而略显神秘。

    车子走在少有人烟的路上,放眼望去,随时都能看到终年不化的大雪山,公路像带子一样挂在山腰,随着山势时缓时陡。左边是峭壁,右边是万丈深渊,车翻过一个山顶,再翻过一个山顶,高海拔的山顶飘着雪花,山底却艳阳高照,牦牛成群。只要有玛尼堆,一定有经幡随风飘着,真正的蓝天白云,蓝得彻底,白得耀眼,洁得透亮。

    在新都桥,我们能看到一棵棵杨树因为温差而呈现三色的美景。每每上到山顶,藏族的导游小妹就会让大家下车,撒花花绿绿的龙达,龙达大小两寸见方,是用红、绿、黄、白几色纸裁成的,上面印满了藏经文。在雪山顶,我们虔诚地撒着,因为风大,龙达飘得很远也很壮观。车外面的温度太低,海拔又高,所以下车前导游总是提醒大家慢点,不要跑,怕供氧不足,出现意外。我们都很听话,因为稍微走快就会上气不接下气,而且嘴唇就发紫,所以一个个都谨慎地走。虽然大家都穿了羽绒服,但是外面还是不敢太长时间呆。进山前,我们可都是着夏装的,但现在穿着最厚的羽绒服几分钟就冻得受不了,不得不赶紧上车。汽车里面有暖风,每人一个小型氧气罐,以防万一,没有拆封的饼干包因海拔高而胀鼓鼓的,似乎一碰都要爆裂开来。在海拔5千多米的贡嘎雪山山腰,我们碰到了七八个骑摩托车上山来的小伙子,一个个全副武装,在有经幡的地方合影,我们都佩服他们的耐力和勇气。山上一片白,只要有路,不时就会看到各色经幡,在空中飘着,一刻不停。

    在海子山,我们看到了无数房子一样大的石头绵延数里,石头怎么“跑到”山顶?导游小妹说这就是古冰川遗址。美丽的石头阵让我们震撼,我们爬过很多山,但也很少见到圆溜溜的大石头“爬到”山顶的奇观。

    终于看到了成片的树林,呼吸也顺畅了些,知道海拔终于降下来,仍然是没有人烟,但是路是不错的柏油路,汽车也特别少,我们就看着空旷的车外,导游告诉我们车外成片的黑乎乎的树杆,是打雷的时候,燃着的,因为在深山里,所以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来灭火,自己燃烧,自己熄灭。

    人是伟大的,也是渺小的,在自然面前,有时候我们真的只能束手无策。




藏  居
 
    经世界高城,高原明珠——理塘县,再到稻城。一进稻城刚好碰到一群放学的孩子,孩子们站住给我们敬队礼,我们在车里向他们招手回礼。街道上只要有学生他们都很客气地向我们问好,学生们的年龄都不大,也在放学路上打打闹闹,但是对我们的友好让我们心里暖暖的。

    再经过近一天的行程,终于看到了大约有百多人居住的亚丁村,太感谢司机师傅的高超驾驶。心里虽激动,但也不敢欢呼,高原缺氧也让大家谨慎了好多。

    居住地是藏民的家里,心里暗暗窃喜,终于可以和藏民零距离接触了。藏民居住的是传统的三层木质结构的房子,一家和一家都有较遥远的距离,灰色的砖做外墙,窗户处用白色刷成宽宽的外边儿,呈上小下大的梯形,木质的窗户漆成红色,底层是居住牲口的,二层住人,第三层是储物间和露台。

    因第一次住藏家,藏民的习俗和藏地的神秘,让我们虔诚而谨慎。藏族老妈妈不会说汉语,就微笑着欢迎我们,满脸的皱纹,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常年在高海拔地区生活,肤色比较黑,头发也是比较乱,编成辫子盘在头上,穿着长长的灰色藏袍,不知道它原来的颜色。屋子很大,装饰很漂亮,我们直接进的是二层,进门时,能看到一层的小马,在悠闲地吃着牧草。踩着厚厚的木地板,看着雕琢的花花绿绿的四壁,在同样装束的年轻女主人的招呼下,我们进到正屋,女人有30多岁,脸颊红红的,汉语还算流利。五颜六色的墙上有大小各异的木质格挡,里面放着铜盆或各种铜制、银制器皿。想着放那么高,大抵是不用的,而是为了装饰。屋子的中间烧着很旺的炉火,用很粗的木柴当燃料,热情的女主人给我们拿来凳子,因为还比较冷,我们都围坐在火炉旁边。火炉的正后边的墙上有神龛,放着藏族的最高领袖的照片,还有香炉。藏地是全民信教的,藏传佛教是整个藏民的精神寄托。


    
交  流
 
    不一会儿,老妈妈就给我们每人倒了杯酥油茶,我第一次喝,有点胆怯,小抿一口,有点咸,口感还不错,比较醇香。赶紧暖和一下,手都冰凉了。年轻的女主人不善言辞,交流起来,虽然个别句子我们要她重复说,但是不影响理解。大家都说说停停,因为缺氧也变得文雅了好多。少了平原地区说话时的嘻嘻哈哈。老妈妈又给我们拿来了盛青稞的盆子,给我们比划着说可以吃的,原来是炒的青稞,粗看有点像炒的小麦,颗粒比小麦略大些,盆的四周黑乎乎的,但我知道这样的地方细菌少,放心得嚼了起来。

    我们围坐在火炉旁,好奇地问女主人各种问题。她还给我们介绍了当地的嫁娶习俗,在这里,无论老大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要继承家业,后面的弟妹都要嫁出去,她的弟弟和妹妹都嫁出去了,她就娶了个丈夫,但当家的人一直是她的妈妈。我们为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习俗而好奇了半天。正说着,门开了,原来两个小姑娘放学了,最大的不过八岁,小脸红彤彤的,流着鼻涕,仔细看,脸好久都没有洗了,看到陌生人,小孩子一下子就扑到妈妈、奶奶怀里去了,他们是随地坐的,连个垫子都不用,因为有很旺的炉火,估计也不会太凉,书包也是随手放在地上。




       
吃  饭
 
    天已经黑了,年轻的妈妈给小孩子准备晚饭,因为海拔高的原因米饭是用高压锅蒸的,黑黑的搪瓷缸子,里面有半缸子白米饭,孩子们你一口我一口吃得津津有味。原来她给白米饭里放了酥油和白糖,给做工的丈夫的晚饭是米饭里放酥油和盐,还有烙的黑黑的青稞饼。他们这里青菜极少,高能量的酥油,足够提供给他们身体所需的营养。
她还告诉我们,在这里吃面条一定要用高压锅煮,否则面条无法熟,煮鸡蛋也得用高原高压锅。

       
愿  望
 
    通过交谈,我们知道了两个女孩子一个叫曲珍,一个叫央措,名字都是庙里活佛起的。女主人告诉我们,她最大的心愿是能去西藏的布达拉宫,但是因为路途遥远,需要的钱太多而不能成行。我为她的虔诚而感动,女主人说他只去过一次县城,因为来回一趟的时间太多。这里没有大都市里人的浮华和虚荣,他们静心而安逸,其实这种生活是我欣赏的,一直向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但是却离不开都市的各种诱惑。在藏民家我们看一本厚厚的相册,里面有很多宿于他家的游客和他家人的合影,原来那些游人回到家里后都会给他们邮来衣物,不用说我们也记下了他们的地址,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衣物一定会来到这高山深处。    
        



 
夜  宿
 
    晚上是住在藏民家里的,我心里充满了欣喜,因为很久以来对藏民、藏区都有一种莫名的向往,没想能这么近距离接触。第一次在海拔4千多米的藏家居住,有些激动,客房比较洁净,只是只有床,我的箱子就当桌子,把氧气罐放在上面,以备一时之需。灯泡的瓦数也不大,昏黄昏黄的,虽然有电褥子,但也不太顶用,太冷了,我和衣而卧,羽绒服都没有脱,袜子更不用说了,蜷成一团。因为缺氧,实在难以入睡,在床上烙饼。
 
雪莲 熏肉

    天没有亮,已经有人起来了,我也不甘落后,刺骨的冷,我只是刷了牙,没有勇气洗脸。我来到三层的平台,放眼望去,雾蒙蒙一片,山间的松树一片一片的,还有不知名字的灌木,因为海拔的不同,树叶的颜色也各异,远远地,看见仙乃日雪山,是我们今天要远足的地方。

    储物间收拾得很整齐,房檐下挂着一串一串棉花似的东西,后来才知道那就是雪莲花。 远处的房檐上还挂着一挂挂黑色的熏肉,地上的台阶处,放着近半个风干的猪,猪肉上落了厚厚一层土,好像经常用脚踩过,估计也放了好几个月,主人说这些肉就够他们一年吃了,我们走时,要留下除了宿费外更多的钱给他们时,主人婉拒了。

 
香巴拉
 
    没一会儿,我们就要出发,我问导游传说中的香巴拉在哪里?小姑娘说在心里。不是么,这一路的美景哪里是我们在繁华都市里能见到过的?这一路的静谧哪里是浮躁的我们能拥有的?藏民的淳朴、藏地的神秘、雪山、美丽的格桑花、雪莲都能洗涤我们的心灵。慢慢走,静静品,抛开职场的繁杂,远离都市的喧闹,踩着草地,饮着雪水,给心灵一个假期,那这里处处都是香巴拉……
 
 

 

                              (编辑:崔彦   吕常明)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