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只看洛阳城

2018-11-22 16:28:18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guxiaojuan

  ○文/章学锋
 
  中国第一座佛教寺庙——洛阳白马寺的修建,和丝绸之路有很大的关系。汉武帝派张骞凿空西域,中原才与西域开始正式交往。但是后来,随着西汉政权的衰落,丝绸之路一度中断。
 
  公元25年,刘秀建立东汉政权的时候,匈奴不仅控制了西域,还经常出兵侵扰东汉的边境。一直到了公元73年,东汉王朝才攒够了可以对抗匈奴的实力。
 
  于是,就派班超从洛阳出发,再次出使西域,恢复了中断58年的丝绸之路,并且将这条路延伸到了世界另一端的那个著名的泱泱大国——罗马帝国。
 
  不久,罗马的使者还来到了洛阳,商队连绵的景象再次呈现在万里丝绸之路之上。
 
  就是顺着这条丝绸之路,东汉明帝刘庄派人“西天取经”。因为佛经、佛像等物是用白马驮来,所以他还敕建了白马寺。
 
  我以前去过白马寺,知道里面有一个齐云塔,开创了中国塔类建筑的先河。我至今还记着,那塔还有一个奇妙之处——站在塔外20米远处拍手,塔里会发出青蛙的呱呱声。
 
  沿310国道从白马寺东侧路北行,很快就进入到伊洛平原。南临洛水,北靠邙山的汉魏洛阳故城,就藏在伊洛平原中心的地下。
 
  请大家注意这里说的是故城,而不是古城——这两个词中,“古”“故”的读音很接近,但意思却大不一样。古城大多指那些历史悠久、文化璀璨的城市,虽然很古老,但至今仍具有生命力,比如西安、洛阳等。故城指的是已失去了生命力的城市,是现在没有人类居住的废墟、遗址,多为沉睡在黄土地下的那些曾经辉煌过的遗存。
 
  汉魏洛阳故城遗址,总面积约有100平方公里,比五个澳门特区还要大一些。历史上,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等五个朝代,都曾在这里建都。
 
  和兵马俑的发现一样,这里也是当地农民发现的。1922年冬,白马寺附近一位村民在刨挖药材时,偶然发现了曹魏三体石经的碑石残块。
 
  那些刻有文字的石碑,引来了文物商贩的兴趣,进而引发整个社会的关注。再后来,考古专家就发现了埋在地底,已被废弃千年的故城。因为东周距离现在太遥远了,导致东周城的考古资料至今还没有被找到,所以人们就称这里为汉魏洛阳故城。
 
  时光挥了挥巨大的手掌,那些宏大城阙、巍峨宫殿,就化为烟云。我看到几位农人,正盯着烈日,在玉米的行间锄草,银子般亮堂的汗水,一滴滴地落下。这片迷人的青纱帐,一直绵延到不远处那段东西方向的土坡,却让人有了一种望也望不到头的苍茫觉。
 
  故城的遗址,就静静地躺在那里。
 
  向导说,脚下是北魏宫城的正南门——阊阖门遗址。站在遗址前,看昔日的宫殿已夷为平地,都种上了绿色的庄稼,诸多感受顿从心头涌起。于是,《诗经·王风》中那首《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就自然而然地从脑海中跳出。
 
  仿佛穿越了历史时空,我又想起很多这座故城的沧桑往事:东汉末年,董卓一把大火,将这座东汉用了160年的国都化为灰烬;30年后,曹操一次又一次地大规模重建,终于恢复了这座城的荣光;西晋末年,刘曜一把大火,让好不容易得来的90年繁华烟消云散。在此后的180年间,北魏孝文帝迁都这里,他在废墟旧址上重建宫阙、筑外郭城,建造了这座城池。
 
  后来,北魏一分为二,东魏迁都时,竟然将洛阳城的宫殿全部拆掉,把建筑材料全部运往那个叫邺都的新都去了。再后来,几百年的战火连绵不休,雄伟的宫殿就这样化为废墟,还原成这片孕育万物的农田。
 
  这座故城,这座毕竟存活了1500多年的故城,在与时间风雨的对抗中,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历史的痕迹。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的车,在邙山与洛河间,从南到北,又从东到西,一路走来。
 
  从那沉睡千年的安详宁静中,我还是触摸了那股曾经汹涌澎湃的气息:断断续续的古城垣,高大的灵台遗址,壮观的永宁寺塔基,还有依稀投射着当年的帝都气派……
 
  站在一处高地上,向导转过身子说,西南角是北魏永宁寺遗址,北面是北魏的内城和宫城,西北角是魏明帝所筑的金墉城,东北方是北魏洛阳大市的遗址。向南过了洛河,依次是东汉的太学、辟雍、明堂和灵台,是故城的礼制教育区。受洛河河水的常年冲击,北魏内城垣的南垣已经没有了,地面上断断续续地留着东、西、北三面墙垣。走近后,仔细一看,夯土版筑的墙垣上,还保留着一排排的夹棍眼的痕迹。
 
  让人惊喜的是,考古专家在宫城阊阖门外地表七八十厘米处,发现了三国魏明帝时修建的铜驼大街。作为一条轴线大街,长约10米的铜驼大街,由规整铺砌的红砂岩石板修成,路宽约3米,上面还有清晰的车辙痕迹。
 
  我想,这其中应该有阿拉伯商人骆驼队、马队积年碾压的功劳。红砂岩石板厚约10厘米,石板下有鹅卵石土层,再下则是夯土,显然,这是一条标准化的国家级迎宾大道。直到今天,我们在很多城市修建的很多道路上,都可以找到铜驼大街的影子。
 
  向导说,在当地很多村庄的地名中,还保留着人们对故城久远的怀想。比如,偃师市佃庄镇的太学村,就坐落在汉魏太学遗址上。太学是古代中国的最高学府,鼎盛时曾有学生3万多人。发明地动仪的张衡,撰写《汉书》的班固,研究《论衡》的王充,还有《说文解字》的许慎等等人物,都是太学这所学校的优等生的代表。再比如,当地人叫孟津县平乐镇金村村南的高台为“金銮殿”,把再往南的那片高地叫“午门台”。后来,考古证明:“金銮殿”就是皇宫正殿太极殿的遗址,而“午台门”则是皇宫正门阊阖门的遗址。
 
  不仅有文化,还能一脉传承,真好!我在为古城附近的人们感到高兴的同时,想到了一个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继承与扬弃的问题。历史告诉我们,我们国家上下五千年,这历史太悠久太文明了,以至于古人给我们留下的东西,一辈子学也学不完。
 
  我想给读者说的是,为什么现在我们的文化和精神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从古人留下的东西中,可以找到答案。对于前人留下的东西,我们要像进入超市那样,一定要学会精心挑选出我们需要的东西,而不是一股脑地往自己的篮子里放。中国的传统文化,说白了,就是儒释道的文化。
 
  你只要对照着看过十本以上中国人和西方人的经典著作后,就会体悟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人的文章里,藏着仁爱的精神养分。所以,我们尊敬地说好文章叫做“道德文章”,意思是说中国好文章里闪耀着亘古不变的爱的光芒。
 
  站在这片荒凉的黄土地上,我不由地想到,那么多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都被埋在黄土和荒草的下面了。面对这块完整的遗址,我感觉自己是在面对一块时间的化石,就像面对凝固了一两千年的历史那样。
 
  时光带走了很多,也留下了很多。这片土地上所发生过的,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那些传承千年的精神,却依然在历史的深处,闪烁着熠熠生辉的光芒:光武帝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家里有个奴仆仗势杀了人,却得到了公主的包庇,洛阳令董宣拦下公主的轿子,将那个杀人的奴仆正法,刘秀听说后封董宣为“强项令”;三国时,曹植面对同胞哥哥曹丕的残害,作出了“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著名的《七步诗》;“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因得罪权贵被押到汉魏洛阳城建春门外牛马市处死,临刑前从容奏响《广陵散》,留下千古绝唱;数百年后的一个落雨的秋天,饱读史书的司马光走到废弃的汉魏洛阳城,心生感慨吟唱出这样一首诗:“烟愁雨啸奈华生,宫阙簪裾旧帝京。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当我们漫步在汉魏故城之上,遥想曾经商贾云集的繁华昌盛,耳边回响着铜驼大街的驼铃声。
 
  而转瞬间繁花落尽,只有深沉的土地还在……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