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黎坪

2018-07-16 17:10:21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xslzz



 

多彩黎坪

文/崔彦
 
   汉中市南郑县黎坪位于大巴山深处,然而她却常常跃入我的眼帘。因为很多文人雅士喜欢游山玩水,览物抒怀,于是报纸上、网站上、书画作品里频频出现令人赏心悦目的黎坪美景:剑峡、玉带河、枫林瀑布、中华龙山、海底石城、七星潭、海底石城、白菊花海等景色呼之欲出,都变成了远山的呼唤,吸引人的魔石,勾人魂魄的音符——采风团体、旅游队伍、三五成行、络绎不绝,相约黎坪。

  金秋十月,桔子红时,我急切地踏上了黎坪的旅程。与我同行的30多位作家、书画家和我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亲近黎坪,投入到真山真水,大山大水的黎坪风景区。一路上穿山过河,云雾总是在山上飘飘飞飞,弯弯绕绕的公路总是绵延不断,黎坪总是在最遥远的地方,心里最想念的地方。






  云里来,雾里去,长途跋涉四个多小时后,黎坪美景渐入眼帘,渐入佳境。奔腾的西流河在耳边歌唱,满山的红叶送来了凉爽的秋风。初来乍到已是暮色降临,远山近水,雾气蒙蒙,一幅天然的水墨画挂在眼前。久居城市的文人们顾不上休息、餐饮,出笼的鸟儿一样争先恐后飞向山林。把自己融入到集山景、林景、石景、水景、气候景观和田园景观于一体的风景区。




 
  西流河是黎坪景区的主要河流,它发源于老黎坪上游一龙洞。这条婉转的河流,一路接纳了黄扬河、东沟、西沟及龙须沟等河流,最终汇入了嘉陵江。这水流得执拗,一股劲地朝西流,与“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常态背道而驰,成为奇观,也成为当地的特色名片,难怪附近有宾馆和餐馆以“西流河”命名。西流河不仅流向特殊,而且水质清纯,清澈见底,以至于我不敢伸手玩水,害怕玷污了一河的清净;打扰了梦也似的诗情画意。那绸缎一样的秋波,泛起款款情思,绕指柔肠。两岸青山高入九霄,云遮雾绕,人在其中,恍若隔世,如梦似幻,身披轻纱,飞升成仙。我忘了自己是谁,谁是自己,魂不守舍,飞升到烟岚聚拢的高山之巅。生命中那些沉重,此刻变的很轻很轻,渐渐忘却。

  由于景区地处大巴山深处,雨水多,河流多,气候湿润,所以植被丰茂,长势旺盛。巴山松林、冷杉林等挺拔俊秀,密实深厚,眼前林海茫茫,翠色欲滴,沁人心脾。这里,云里凝着雨,雾里含着水汽,就连阳面的山坡上,脚下的山路上也长满苔藓,正应了《陋室铭》里:“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句,有一块命名为“天镜”的宽阔巨石上也长满了苔藓。所谓“天镜”,是由于这块巨石平滑如镜,宽大三米左右。人们赋予了它美好的传说。传说每年春汛涨潮,岸边的杜鹃花红遍时,七仙女都要下凡欣赏美景,对着镜子梳妆打扮。有一年,猪八戒路过这里,偷窥美丽的七仙女,仙女羞愤难当,惊慌逃离,将手中的宝镜遗落于此。




  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移步景换。“天镜”不远处,可以看到风景名胜“剑峡”。剑峡,顾名思义,形如宝剑。凡是去了黎坪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剑峡,指的不是峡谷,而是两岸峭壁中间流淌的一脉清流。这股清流,沿着少见的笔直的、细长的河道流向远方。由于水流湍急,喷珠溅玉,一路白练,酷似一把寒光闪闪的凌霄宝剑。剑峡周边高山林立,红叶点染,金色野菊花在草丛中灿烂地开放;紫色的刺金花又传达着一种冷艳的意境。色彩斑斓的大自然从这里展开了夺目的画卷,一路铺开。



  世界奇观中华龙山是旅者必去的地方。据说在四、五亿年前,龙山是一片浅海,在强大的风暴作用下,将海滨泥沙堆砌成形态各异的小山丘,并在表面吹旋成龙鳞状后其被尘土掩埋。直到2008年汶川地震,震落了龙山上的浮土,又经过一场暴雨的冲刷,加上景区工作人员两年半的清理,龙山的真面目才石破天惊出现在大家面前。龙鳞,龙甲,龙身,龙首,龙椅,龙穴,龙脉都能在这里找到相应的景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游客都被龙山的气势,神奇而独特的景观所震撼,都能在这里有新的发现。我在这里发现了白色的巨龙、展翅奋飞的大鹏、低头啄米的鸡鸭,昂首观望的龙龟,沉思的鸽子;还有很多如狮如象,龙盘虎踞,颇有点王者之尊的山石。龙山的颜色有深褐色的,有粉红色的,有白色的,有青灰色的;有层层叠叠,色彩层变的。细观之,龙鳞的图案正是水波的纹路,而且岩石身上也有多处小鱼化石,印证着这里原是一片海底世界。

  酷爱石头的我沉醉在一片浩瀚的石林中,黎坪的石景说的主要是页岩。一层层,一页页的石片堆砌成万仞高山,峭壁危崖。石头组成世界,如一层层,一页页书籍叠压出岁月积淀的沧桑。页岩在黎坪随处可见,俯身可拾,就连河道里平铺的都是页岩,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清泉石上流”的景观。黎坪的页岩普通中存在着奇特!平凡中包含着壮观!河水里不仅有页岩平铺的地段,也有如百年老树一样巨大的青灰色的页岩,远远望去,一棵棵树木躺在河水里诉说着古老的故事和那心底的秘密。





  一望无际的大大小小的页岩零零散散,破破碎碎,如同记忆的残片,记载着灾难,记载着风暴,勾起了人们无限遐想,激发出了很多很多的灵感。页岩的色彩都近似木头的色彩,以青灰色为主,其次是褐色的,黄色的,还有绿色的和蓝色的。深沉的色彩在页岩上薄薄覆盖了一次,好像是沾上去的壁纸一般,随时可以风化,随时可以剥蚀,壁画的来历大概就是由此发明出来的吧。

  页岩构成的山体常常见到有悬空的地方。没有悬空的地方附近居民就用长长短短,粗细不等的木棍支撑上,美其名曰“撑腰木”。据说这是祈福自己和亲人身体健康,或者寓意外出的行人腰板结识,双腿硬朗,能脚踏实地,坚强立足,独行天下。照相机中众多独特的景观中,这一景观最为独特。我也给自己树立起一枝撑腰木,还留下了记号,准备明年再来,看看这块撑腰木是否还在原地。

  黎坪的山林中还有许许多多人们的邻居,花喜鹊、斑鸠、锦鸡等等,最可爱的当然是聪明活泼的猕猴。成群结对的猕猴攀岩爬树,饮山泉、食林果总有厌倦的时候,他们把手伸向了农户人家,问他们要吃的、要喝的。据说村民不给,他们就祸害庄稼,肆意报复,有一次竟然把一地的萝卜连根拔起。这群可爱又可恨的猕猴,被影视剧《丛林历险记》的导演看上了,他们不但上了屏幕,还表演了角色。可惜它们以前作恶多端,现在被圈养起来了。

  风情万种的黎坪,多姿多彩,看点繁多,美轮美奂,因此又吸引了《古路坝灯火》剧组前来拍摄取景。如今藏在大巴山深山中的黎坪景区名声鹊起,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神秘的地方”。此外黎坪景区还富有丰富的人文色彩,著名的农业专家安汉故居就隐藏在一片冷杉林后。安汉(1897―1943),南郑县梁山人。曾赴法国留学取得硕士学位。回国后担任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部参议、陕西省政府、建设厅第三科科长、陕西省立职业学校校长等职,为西部开发做出了不平凡的贡献,当地人称他为“实业救国的带头人”。但安汉因得罪人惹祸上身, 1943年11月24日被国民政府秘密杀害。安汉去世后,他当年从法国带回的“巴塞罗那雏菊”种子在黎坪地区生根发芽,遍布山谷,河畔与农家小院。在黎坪的每一寸土地上释放着清香,你来到黎坪景区就会看到菊花的海洋。




  黎坪的树,给黎坪的山以翠色,黎坪的花为黎坪的山以艳丽,黎坪的水给黎坪的山以柔情;黎坪的人给黎坪的景色平添了许多感人的故事。这树高高低低,这花星星点点,这水蜜意绸缪,这人温文尔雅。这一山层林尽染,泼墨重彩;那一水缠缠绵绵,弯弯绕绕;有个人自你离开后,却没有和你分手。他给你打电话,发短信,邀请你下次再来——他黎坪人,黎坪的开发建设者,陕煤化集团的工作人员。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谁能不稀罕呢?没有来过黎坪的朋友,我们相约下次一起来吧!大巴山深处的黎坪人深情的等候着我们,再见——再见!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