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列表

中国式的未来城市西咸都市圈该如何发展?

2018-11-22 14:40:43   来源:新丝路杂志  责任编辑:guxiaojuan

   ○文/秦鉴君
 
  据国家发改委规划司编制的“中国城市综合发展指标”,未来中国城市的发展已呈现六个趋势:
 
  人口和经济向大城市群汇集;城市发展水平与开放程度相关;发展前景取决于城市创新能力;有均衡发展理念的城市排名更靠前;重视绿色发展的城市更有吸引力;以文化充实城市内涵渐成新趋势。
 
  上述这六点,蕴含着后进城市的“超车”秘诀。
 
  担当西北城市火车头功能的西咸都市圈,面临怎样的考验?
 
  2018年1月,国务院批复了关中平原城市群规划。关中平原城市群成为中国第8个城市群,也结束了此前西北没有城市群的历史。
 
  在上述规划中,提出了“一圈”概念,指由西安、咸阳主城区及西咸新区为主组成的大西安都市圈。这“一圈”的目标,在于带动西北、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产生国际影响力。
 
  可以发现,中央对关中平原城市群寄望很高,因为这一批城市的崛起,方能实现十九大提出的中国东西双向开放格局。
 
  理想很宏大,现实是西北城市底子薄,怎么破?
 
  10月13日,参加了在西咸新区举行的首届城市创新发展方式国际论坛,我受到了很多启发。
 
  中国首个以创新城市发展方式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为何落地西北
 
  梳理关中平原城市群现状,有四个明显短板:一是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力弱,城市数量少。二是创新潜力没有充分发挥,科技成果就地转化率不到30%。三是开放合作层次不高,存在体制机制障碍。四是众所周知,生态系统薄弱。
 
  克服上述短板,首要问题是做大中心城市。
 
  而四大短板,也是西咸都市圈不强的主要因素。着力化解这四大短板,恰恰是将西咸建设为未来城市的“快捷方式”。
 
  有人说,做超大城市,会削弱周边城市竞争力,比如有很多人对“西咸一体化”有所担忧。但更要看到,无法产生“枢纽型”的强力中心城市,区域就会在全国城市群的竞逐中失势。这样,整个区域都会陷入低落,就像一个家族中,顶梁柱没钱了,大家一起受穷。
 
  考虑到这一层,如四川做大成都,河南做大郑州,今年年初山东批复的《济南市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规划》也提到,要加快推动莱芜融入省会城市(国庆后,网上盛传济南吞并莱芜,即使并非事实,也已存在这种趋势),其主旨都在于做大中心城市。
 
  从城市发展规律看,都市圈形成初期,的确存在区域内各类资源向核心城市汇聚的“虹吸”现象,但随着城市人口、产业汇聚,金融等高端服务业集聚,溢出效应会逐步显现。这种产业“集聚—扩散—再集聚—再扩散”效应,就是都市圈圈层结构形成的原因。
 
  所以说,关中平原城市群的崛起,首要一点就是推进西咸一体化,做强“一圈”。而这“一圈”要实现带动西北成长,就必须在中国未来城市建设中保持竞争力。
 
  换句话说,西咸这“一圈”的“对手”,正是广州、成都、重庆、上海、武汉、郑州、北京和天津这样的城市为核心的都市圈。虽然目前“西咸”都市圈经济实力与其差距还较大,按照传统的扩张模式,已经行不通,但通过化解四大短板,以空间转型、产业转型、发展模式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缩小差距,乃至于拥有自身独特竞争力,并非没有机会。
 
  与之相关,2014年1月,作为西咸两市的“连接轴”,西咸新区被设立为中国首个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国家级新区,应该说,正是蕴含着中央对该区域“换道超车”的期望。
 
  站在中国未来城市最前沿借力国际智慧
 
  西北城市群崛起的希望,在于创新发展。问题是,作为中国发展较为滞后的区域,如何创新超车?
 
  被动等待东部的成熟经验,则起始点就落于人后,追赶何其难也?而这,显然也不符合中央将首个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国家级新区,放在西咸的初衷。
 
  换句话说,西咸都市圈,已被放置在改革开放最前沿,需要从一开始,就对接国际最先进经验。
 
  在首届城市创新发展方式国际论坛分论坛上,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毛其智的一句话,秦鉴君深以为然:“我们所讲的未来城市,绝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科幻片那种眼花缭乱的技术,所组成的空间。它应该是一座宜居之城、幸福之城,经济繁荣的同时,有好的生态环境”。
 
  放眼国际来看,这样的城市不乏案例。比如北欧的许多城市,亚洲的新加坡。
 
  这些先进城市的范本,恰好可以为西咸都市圈借鉴,成就后发优势。
 
  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告诉秦鉴君,这种优势可以从两个层面去看待:一是积极跟进国外创新城市经验;二是积极总结教训,避免国内许多城市走过的弯路。
 
  而在借鉴西方经验之外,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国家、不同城市,其发展因素千差万别。结合国情,中国城市在通往未来时,仍需要突破特定历史条件的制约。特别是,何以打造中国式的未来城市?
 
  对西咸都市圈来说,其相对其他城市群中心城市圈的一大特色,正在于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
 
  用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的话来说,“文化建设的根本的主要目的,是要使城市和地区的居民得到文化的享受,有利于提高人们的整体素养。”如果回顾汉唐,不难发现,盛世长安正是首先以文化繁荣带动经济繁荣。
 
  由此再看西咸新区,规划区域882平方公里中,保留建设用地272平方公里,剩余三分之二的面积作为农业和生态、历史文化用地。这种以保护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为先的发展方式,看似是“慢工”,但持之以恒坚持,就能收获今天无法想象的长远效益。
 
  新产业革命背景下的经济超车亟须西咸自强
 
  某种程度上说,今年国庆黄金周,西安超越京沪,创造2000年来最好成绩,摘夺十大国内热门旅游目的地城市第一,正是前述文化吸引力的体现。
 
  也正是源于这种文化底蕴,在西成高铁开通后,并没有出现很多人预料的成都虹吸西安现象,相反,越来越多的成都人,坐上高铁来西安,品尝传说中的“三秦套餐”。
 
  守住并做强文化后盾,西咸都市圈就有了其立于不败,有资源打造中国式未来城市的区域独特性魅力。有文化汇聚,就有了人气;有人气,就有了一战之力。
 
  前不久,在夏季达沃斯年会上,李克强总理在致辞中说:
 
  “与以往产业革命相比,新产业革命具有网络化、平台化、泛在化等特点,降低了准入门槛,为人人参与、人人发展提供了更加平等可及的机会。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每个人都可以借助互联网,更加便利地创业创新创富。”
 
  实际上,这种准入门槛的降低,正是西咸都市圈实现超越的机遇。
 
  与之相关,西安位列全国第三的综合科技实力,还远远没有发挥。由此而言,以文化为媒,促进军民融合,推进校地合作,是西咸都市圈成长获得最大化动力的关键。
 
  而从宏观来看,目前西咸新区诸多项目的成长,正与整体规划融合历史文化、生态、科技的布局紧密相关。
 
  由此沿沣河形成了南北纵贯西咸新区、高新区的创新发展轴,其串联昆明池遗址、周丰镐京遗址、五陵原帝陵带等历史文化遗存,与现代产业相贯通,以此为依托,一批院校+新区的合作项目,已在西咸新区加速落地。
 
  这些项目放在西咸都市圈,从量级来看,很多都是前所未有的。
 
  比如,沣西新城与西工大合作,共建我国最大无人机产业化基地;与西交大共建总面积5000余亩的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沣东新城同样与西交大合作,建设3900亩的沣滨水镇;秦汉新城与西北大学签订战略合作,将共建丝绸之路博物馆、秦汉(西大)医院、周秦汉唐考古与遗产保护研究基地、文化产业孵化创新支撑平台等。特别是后两者,均与西咸都市圈的文化IP打造紧密相关。
 
  以此为依托的创新驱动能量有多大?以沣西新城为例,其海绵城市的开发建设,已然领先全国水平,并作为中国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典型案例,两项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而在全国首个干热岩PPP项目的推动下,其清洁能源的利用,同样已处于全国先进水平。
 
  如果将西咸都市圈作为一个封闭系统,前后比较,目前这一由历史文化与科技创新驱动,产学研用推动下的产城融合,正是其最大变化之一。
 
  当然,正如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所说,良好的规划,关键在于精细的执行,而其真正成效往往要到三四十年后。
 
  按照新区规划,大西安新轴线到2020年实现基本建成,目前西咸新区仍处于加紧建设阶段。西咸都市圈能否领航中国式的未来城市?一切皆有可能。一切才刚刚出发。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