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雅逸 妍丽隽美 ——王春良花鸟画的“无意识”性阐释

2018-07-24 07:07:59   来源:《新丝路》杂志社  责任编辑:xslzz





(王春良近照)


清新雅逸
   妍丽隽美
——王春良花鸟画的“无意识”性阐释
/高佳妮
 
    作为中国画最为怡情的类别,花鸟画几乎随着人类文明初始就开始了。在脱离了早期的“识其鸟兽草本之名”的识别记事功能和部落图腾标识之后,花鸟画开始登堂入室,成为权贵与文人雅士赏玩和清供的艺术品;经过盛唐和五代时期的迅猛发展之后,花鸟画从宋代开始,沿着文人画寓兴抒情的方向发展,以至近现代吴昌硕、齐白石巨匠英才辈出,双峰竞秀,花鸟画达到了鼎盛。王春良的花鸟画在继承中国传统花鸟画写意抒情的传统基础上,以无意识的自然笔墨呈现了自己的面貌,形成了清新雅逸,妍丽隽美的风格。

 
整体风格的创新型探索
    王春良花鸟画呈现两种风格: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和浓丽隽美的晚秋系列:《君子之风》、《在河之洲》、《清风滩头》都属于青墨系列,画面清新雅逸,既有传统花鸟画的笔墨润度,又有当代花鸟画的时尚之美。而《柿子熟了》、《花间隔露遥相见》、《秋风又起》等色彩浓丽的暖秋系列则柔雅隽美,温情浪漫。用笔洗练、洒脱。王春良将文人花鸟画的写意与写实花鸟的野逸之趣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花鸟画风格。
    看王春良的青墨系列画作,能瞬间让人静下来,仿佛春天迎面而来,绿意盎然,清逸隽美,身心也随之清宁起来。“美术是要给人美感的,特别是花鸟画,美感是第一位的。”王春良在自然主义风格之外,很注重对画面整体意境的营造。他的画中,草青鹭白,柿子红艳,梨花繁复,秋叶绚烂……王春良将繁复与简约调和得相得宜张,内在的繁复精细与画面整体的简约清丽相互补充,优雅安静的白鹭与盛放的繁花、长势葱茏丰茂的水草与情态各异的白鹭形成了一种视觉对冲,刚柔相济。
    在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之外,他也画一些风格甜暖,色彩浓丽的作品,如《柿子熟了》、《秋风又临石边路》、《秋风又起》、《秋叶亦有声》等都是这一类型的画。色彩浓丽,画面隽美,充盈着一种暖暖的温情和闲适。代表作《柿子熟了》参加第一届全国国画青年年展并获奖,也奠定了王春良花鸟画的风格和艺术格调,他相继又画了《事事如意》、《秋叶亦有声》、《蕉叶有声似漏雨》等一系列暖色调的画。草地、白鹭、梨花、芭蕉、红艳的柿子,成了王春良画中最常见的几种物像。节假日,他常去野外观察体悟自然,感受有情天地间各种生命的浅吟低唱和天地间的生命奥秘。
    王春良的画作呈现出一种清新怡人的自然气息,他很会用墨色调和画面整体氛围。在青墨系列中,青色与白色形成鲜明对比,配以繁复的墨白梨花,让简约的画面更富有层次;而暖秋系列中,简笔勾勒的白鹭与繁盛的秋叶、卷草和枝头红艳的柿子形成了鲜明对比,画面简约妍丽,散发出一种暖意和纯粹的美。审美之外,慰藉人心灵也是花鸟画最重要的一个功能。看王春良暖秋系列画作,让人心生暖意与美好。
    王春良的花鸟画走出传统花鸟画的构图和风格限制,加入了现代审美意趣。他用纯粹的色彩、抒情性的笔墨为画面增添了一种清丽隽美的情韵。王春良的花鸟画有着李清照词的婉约清丽和闲适逸趣,又有着谢灵运诗的清新自然,灵气内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让花鸟画回归自然意趣。他用画作还自然一片春色,还花鸟一个广阔自由的空间。
    他很好地继承了花鸟画的写意性,并在笔墨上有所创新。在湿地、草滩的处理上采用了大写意长线勾勒,对白鹭的处理多采用简笔白描。而繁复的梨花、秋叶藤蔓和压弯枝头的红柿子为简约的画面添加了天然情趣,也让画面更有层次感,繁简有度,寓繁于简。
    王春良不仅在笔墨线条上进行了创新性尝试,更在画面整体风格上进行了创新。他大胆使用纯色,不管是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还是浓丽隽美的暖秋系列,都是先用纯色系奠定画面的整体色彩和格调,再用同色系调和墨色,晕染画面,与简笔勾勒的白鹭形成鲜明对比。整个画面纯粹清丽,意趣盎然。

 
白鹭  鸟中君子的意象性绘制
    王春良外在的幽默风趣和风流倜傥难掩内在纯粹诚挚和清傲秀逸的本色,他崇尚儒雅有礼、刚柔相济的古君子之风。而百鸟之中,唯鹤与鹭最具君子风仪。他以此为喻,先后创作了《君子之风》、《在河之洲》、《天光云影共徘徊》、《清风滩头》等多幅以白鹭为主角的画。画面简约,用色纯正,笔法细腻。在《君子之风》这幅画中,三只白鹭呈三角之势立在深草坡谷中,既平等独立,又谦和有礼。王春良用画面阐释了他对君子的理解。画面简约,立意深远,满构图拓宽了画面的空间感。草坡和白鹭周围点以墨白梨花和不知名的卷草,让简约的画面立刻丰满起来,大写意水草葱茏蓬勃,青墨的纯色系奠定了画面整体格调,斜向上生发的长线条大写意水草让画面呈现了一种丰茂的动感,也增强了现代了审美意识。
    对于花鸟画来说,情趣韵味最为重要。王春良在注重整体色彩和笔墨的基础上,很注意细节描绘,他笔下的白鹭,各有情态:《在河之洲》中两只热恋的白鹭在草地上散步,浓情蜜意;《清风滩头》两只白鹭在河滩草地上,迎风起舞;《月是故乡明》里,两只白鹭在明月下曲颈欢唱。《花间隔露遥相见》中,两只白鹭在清晨别后重逢,似有千言万语,欲说还休,形象生动,富有情趣。繁复的白梨花为画面增添了柔和浪漫之美,又让简约的画面富有层次,暖色系的敷色让画面充满了浓浓的温情和暖意。《柿子熟了》中几只白鹭栖息在红艳的柿子树下,振翅欲飞。《雨后复斜阳》数只白鹭雨后栖息在树上,姿态各异,神情惟妙惟肖,《天空云影共徘徊》夏雨过后,长虹卧空,数只白鹭展翅欲飞……画面清新雅逸,浓丽隽美,有着自然鲜活的生机与灵性。他将白鹭动静游息之态、富有人情味的天性野逸之姿描绘得惟妙惟肖,再配以山花秋叶的繁盛浓丽,让画面繁简得当,虚实对比与顾盼呼应。画面充盈着创作者对生命的深刻体验与感悟:自然,才是野生禽鸟欢畅的乐园。
    王春良的色彩感很好,他的画设色简单,纯粹。浓丽的色彩很容易让画面流于俗艳,王春良的高明在于色彩调和浓淡相宜,对比鲜明,他将秋红的柿子与白鹭巧妙地搭配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丽而不艳,浓而不滞的艺术效果,画面俊逸洒脱,简约脱俗。王春良的线条感很强,有自己独特的笔墨语言,他擅长用长线条和简笔勾勒,画中的白鹭,了了几笔,就勾勒出了白鹭的千姿百态。画面舒卷柔和,张合有度。用笔洗练,线条流畅。他将野草、芦苇、菖蒲等湿地水草,用长线描绘,青草萋萋,虽茫茫一片,却有一种葱茏葳蕤的茂盛感,这种隐逸了具象的大写意为画面增添了现代意识,如《清风滩头秋水寒》、《在河之洲》都属于这一类型的画,画面纯粹安静,色彩调配和谐。
    在花鸟画之外,王春良也画人物画,特别是佛像与人物造像。他为齐白石、吴昌硕、于右任造像,获得业界好评。为文化人造像,重在画出了人物内在的精神和鲜明个性。王春良为花鸟画大师吴昌硕画的那副“惠我清风――吴昌硕先生造像”,将一个老艺术家的清风傲骨表现得极为生动传神;为于右任书法协会成立20年纪念展创作的《魂兮归来--于右任肖像》广获好评,收入展览画集并为画集封面。大量人物造像的积累,让他在线条运用上有着独特的优势。笔下的花鸟画线条洗练,简洁流畅。
    中国花鸟画的立意非常注意美与善观念的表达,强调其“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通过花鸟画的创作与欣赏影响人们的志趣、情操与精神生活,表达作者的内在思想与追求。而王春良为花鸟画在当代的发展提供一种新的探索:让花鸟画回归自然意趣。他用画作还自然一片春色,还花鸟一个广阔自由的空间。画面如能去精巧,存清朴,少些雕琢,多些天然趣味与诗意,将这种自然清新的无意识性风格和温雅浓丽的风格继续发扬下去,丰富绘画题材,假以时日,定能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格调和审美体系。

 
笔墨与自然同行
    王春良花鸟画中充盈着浓郁的自然气息,画中的花鸟呈现出它们在自然中怡然欢愉的本真美。为了画好花鸟,王春良经常去野外拍鹭。离城十六里,西安沣水河边,河水清冽,百草丰茂,常有白鹭、仙鹤飞来。王春良喜欢一个人来到这里,静静地看着这些白色的精灵在大自然中自由飞翔。在一朵花开得最美的时候来看它,在一只鸟最美的瞬间拍下它,这既是一种享受,也是对花鸟的最好的敬赏。王春良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喜欢射箭,钓鱼,对自然充满了好奇和童心。他喜欢去野外,在玩中感受自然,亲近自然,体悟自然,感知自然的灵性。他说:“自然会给你更多惊喜,四季更替,花开花谢,物候会在不同季节呈现出不同的美来,这种美有助于个人艺术格调的提升。”
    王春良的画中有着大自然鲜活的生命力,选取了鹤和白鹭作为自己花鸟画的主角,缘于对白鹭的喜爱。他画了各种情境下的白鹭:春深草茂,风和水润,白鹭南归,享受四季更替的喜悦;春风和煦,雨露清润,藤蔓繁复,梨花墨白,几只白鹭或竹下依偎,细语呢喃;或草地散步,情意绵绵;夏雨初晴,夕阳如金,几只白鹭在天光云影下展翅飞翔;金秋十月,熟透了的柿子在枝头妖娆红艳,秋草与树叶霜红成锦,几只白鹭惬意地栖息在树下,享受丰收的好时节;中秋在望,明月如盘,两只白鹭在月下曲颈欢唱;深秋乍凉,清风滩头,白鹭们依依不舍,天冷,该去南方了,就连空气中也充满了离别的味道……王春良在用花鸟画引我们走进自然,感知有情生命的各种情态意趣。
    如何让花鸟画既有野趣生机又不失去花鸟画应有的雅逸和诗意,期间的这个度很难把握,良好的文化修养和诗性审美让王春良能很好避免这一点。他以老庄哲学思想为核心,以自然无意识性的笔墨,形成了自己清新雅逸,隽美浪漫,集繁复与简约于一体花鸟画美学意境。不管是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还是甜暖浓丽的暖秋系列,其内在的精神特质都是一样的,传达出王春良不同于常人的审美观。
    他不将自己个人得失和小情绪寄作品中,王春良说:“我是一个幸福感强的人,如同一首歌中所唱:‘哪怕生活给我无尽的苦痛折磨,我还是觉得幸福更多。’一个人活到四十多岁,不可能没受过什么困苦磨难,但他的画中看不到悲苦和忧伤。王春良的画清新自然,色彩浓丽却不艳俗,在他暖秋系列画中,有一股柔和的暖意,让人心生美好和感动。“花鸟画,就要传达一种美与善。”他说:“艺术,是要给人欢愉和美感的。特别是花鸟画,美感是我创作画时首要考虑的。”绘画前,他将自己的负面情绪都释放掉,把美与善都留给笔下的“花鸟”。
    亲近自然,体悟自然,王春良画出了花鸟在自然界的情韵和内在生命特质。王春良在画中隐逸了功利性和自我意识,艺术化地让“花鸟”呈现出它们在大自然的中舒展和欢畅。同时,他在探索花鸟画的另外一种风格:让花鸟画走出以往的小情调和文人寓兴的苑囿,回归花鸟画的本源和自然鲜活的生命之美。
以心悟道   无意识性阐释
    王春良让花鸟画走出了厅堂居室,走进了自然更广阔的空间和审美领域。受庄子“齐物”思想影响,他认为天地万物都是平等的,花鸟鱼虫与人一样,都是自然界一分子,有自己的情思,有权享受大自然恩赐的阳光雨露。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王春良将自己幻化成“鱼”,以“鱼”之心体味“鱼”的乐趣。而不是将自己的爱憎好恶强加画中物上,在创作中达到了“无我”之境。他将自己幻化成了水边湿地上的白鹭,枝头的麻雀,墙外芭蕉,房前屋后的柿子树,他是以自然之心,齐物之心看待自然万物,他没有将自己的爱憎恶带进画中,他是以一只白鹭的姿态沐浴阳光,享受清风秋月,雨露花香……在与自然的对视与交流中获得灵性,王春良将这种鲜活的自然气息融入画中,这就让他笔下的花鸟更有“活性”和生命力。
    “庄周梦蝶,蝶化庄周”,王春良花鸟画清新雅逸的风格和他对绘画的无意识性阐释,让他在众多的花鸟画家中独树一帜,风格鲜明。王春良独特的审美观和哲学思想让的花鸟画很富个人特色:独特的长线勾勒,细腻的笔墨让他的画具有以往花鸟画截然不同的艺术效果。他寓繁于简,将青草的丰茂、梨花的娇美与白鹭的风姿巧妙地组合在一起,长线条大写意的方式画出了湿地春草丰茂、和风清爽之感。画面色彩饱满,线条流畅很富有现代感。
    当很多画家都在花鸟画技法、构图和笔墨线条上绞尽脑汁地标新立异时,却不知不觉地偏离了花鸟画的本质,如同一部影片,故事永远是影片第一要义,所有的镜头、音乐、场景和结构技法都是为故事服务一样,富有个人精神内涵的艺术美永远是花鸟画的本质。而现在花鸟画创新却有些脱轨走偏了,画家们在技法和结构上做各种创新,却忘了人们最初画花鸟是将自然界的花香鸟语留在厅堂,在自己的居室中再造自然。归根结底人们还是想表达一种亲近自然、回归自然的愿望。历代花鸟画技法的传承和发展都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所做的各种尝试。所以,保留了自然气息和生命力的花鸟画永远是花鸟中的上品。王春良虽然在笔墨技法上还有待锤炼,但他探索的路子没有错:将灵性的自然融入花鸟画创作中,结合现代审美需求,让花鸟画创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焕发出新的时代气息。这是王春良的愿望,也是花鸟画的当代价值。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人性在物质与金钱中慢慢奴化,更多的人希望回归自然,在自然中释放自己,净化自己,聆听心声。王春良以一个艺术家独特的审美理念和笔墨技法,创作了一幅幅清新雅逸,隽美浪漫的作品。
    我们从自然中来,最终也将尘归自然。不管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到何种程度,最终我们都是自然界的一份子。用艺术表现人类对自然的赞颂与回归,是永恒的母题。王春良用绘画还一棵草,一树花,一只鸟在自然中最本真的瞬间。他走出了传统花鸟画描物绘形、寓兴抒情的路子,以一种无意识的笔墨表达了花鸟在大自然中自由欢畅和独特的生命情态,为中国花鸟画在当代的发展提供了一种有益的新探索。
 

附一:
王春良简介

    王春良,祖籍河北束鹿,1972年生于西安,师从马云、杜中信先生学习绘画书法。1996年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后又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攻读硕士学位,师从著名画家姜怡翔先生,2008年获得硕士学位。
 
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省分会会员。西安美术家协会会员。
陕西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陕西省花鸟画研究会理事。
西安中国画院画家。
 
作品《四月清和雨乍晴》入选全国第二届中国花鸟画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舞清风》入选庆祝建党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并获奖;
作品《新旋律》、《雨后复斜阳》入选陕西省庆祝建国四十五、五十周年美术作品展;
作品《柿子熟了》、《数点雨声风约住》入选全国第一、第二届全国中国画青年年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雨后清晓》入选首届全国职工艺术节书画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梨花一枝春带雨》入选新世纪全国中国画书法作品展,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苍寒》收入《陕西美术50年——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作品集》;
作品《飒飒东风细雨来》入选庆祝延安文艺座谈会60周年美术作品展并获奖;
作品《空山新雨》、《溪上梨花》、《春风初临太平峪》《平湖三十里》入选陕西省首届、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花鸟画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绿草地》参加庆祝北京大学百年校庆美术书法作品展并收藏;
作品《魂兮归来——于右任肖像》参加于右任书法协会成立20年纪念展,作品收入展览画集并为画集封面;
作品《自古长安西风雨》入选高原·高原 第六届中国西部美术展中国画年度展并获奖。作品被陕西美术博物馆收藏;
作品《清浅小溪》入选大秦岭 中国脊梁 中国画作品展;
作品《沐深春色几枝含》获西安美术学院2008硕士研究生作品展二等奖;
作品《天光云影共徘徊》发表于2008年第二期西北美术;
作品《惠我清风》发表于2008年第二期西北美术;
作品《鹭穿青藤行程远》收入《中国著名书画家作品集》;
2013年赴日本参加【大美陕西——中国名家邀请展】
2014年赴日本参加【大象无形——中国画展】
2014年参加【水墨流变——九人作品对话】
作品被【陕西美术家】【收藏】【西北美术】等国内各类绘画专业画册刊录。
出版有【王春良国画集——人物】【王春良国画集——花鸟】【善则迁——王春良花鸟画集】【当代最具实力的书画家——王春良】等个人画集。
陕西广播电视台【陕广新闻——生态和谐的笔墨之美——访画家王春良】【王春良专访】【陕西日报】【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化周刊水墨中国——东方艺术和谐大美,王春良花鸟画小议】【三秦都市报——大气唯美——王春良国画赏析】【文化艺术报——绿色园丁】等多家省市媒体以专题、专版对其艺术经历予以关注报道。
 

附二:
王春良花鸟画小议

中西互动 不断演进
——王春良花鸟画小议
文/樊
 
    王春良的艺术格调非常纯正,这种格调从其早期作品一直贯穿至今。
    他的一个根本标志, 就是把握了中国花鸟画精髓——诗性和意境。他把现实生活通过灵感和真情再度演释,以唯美笔调,重塑东方艺术的和谐大美。
    王春良完全脱离传统构图赋色的窠臼。他善用长线,揉进现代构成和装饰手段,运用线型组织美感,以疏密、交错等手法布局造势,通过线条的穿插呼应,使画面整体联系,在构图上形成运动感。长线构成的视觉空间,弱化了绘画的叙述性而强化表现性,犹如舞蹈般摇曳多姿。他对线条质量下过苦功,用笔多以中锋,兼施微妙偏锋,表现物象以简寓繁,顾盼生姿;对晕染、皴擦诸法的妙用,让画面愈显生机盎然。
    他在不少花鸟作品中,参以泼彩山水技法,抑或水彩画的晕染之法,色彩瑰丽夸张,丰韵含蓄;并能因心造境,长于幻象营造,画中色彩和造型不受客观情境制约,浪漫抒情。传统文人画思想观念中,达妍浓艳与雅无缘。王春良却能在泼彩晕染中,同样体现出中国画的写意精神。    艺术上如果没有独立品格,就等于否定自己存在的必要性。——王春良从实践角度,继承了中国花鸟画的精神本质,作品清雅文气;又在中西互动的格局中,不断演进,构建出时尚“洋气”的现代图式。
    在美术界,关于中国花鸟画当代性的争议,言人言殊,高见纷呈。
    王春良的创作思想,皈依于写意花鸟画核心本质——精神性。在对传统精神积极认同的基础上,有意识地吸收时代基因,使作品呈现出古今杂陈、中外交汇的异彩,用新的审美形态理解传统题材,在传承中开生面,这是中国现代花鸟画的希望所在。
    王春良的花鸟画,以全新的舒展笔调,不外露,不显达正一步步走向成熟。
    庄子曰,大道不称,大辩不言。
 
 

王春良花鸟画小议
文/刁程健

    春良画的特点我感觉是:一方面注重形似,一方面又很注重中国绘画语言笔墨的应用,但他在这个绘画 过程中也追求一些不但是传统的精神而且还有时代的精神,对色彩的应用、对造型的要求,他都具有现代性。
 
王春良花鸟画小议
文/姜怡翔
    从他对各种事物的兴趣感来看,说明他对自然界当中的这些花花草草,他是有一个循序渐进,始终不断的一种关注,而且关注的面比较广,这样的话,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他的一种视野。
    这个画结构方面是一个比较难的环节,而且如果在这一方面没有一定的能力,或者没有一定的研究的话,特别是画花鸟画,它会回避这个结构,那么他在这个方面,就敢于把个结构,做为画面一个中心框架来安排。

 
王春良花鸟画小议
文/王金岭
    春良小时候画的画我都看过,因为我和他爸的关系非常好,那个时候他虽然年轻,但是他涉猎的也比较广,人物、花鸟都画,而且画的很深入,这点在当时他的那个年龄段来说,我就想着很不容易。
    现在看,你看他基本功非常扎实,你看他画一个很常见的比较写生的叶子,表面上看是很乱,但整个规律性让读者能把握,这就很不容易。作为一个四十来岁的画家,他的整个基础训练,我想是在他的这个年龄段比较突出。
    作为一个读者来讲,总希望你面前摆的作品,就是陕西话叫“咯噔一下”咯噔一下是啥概念,他非常上心,非常有冲击力。


 
附三:
王春良的画作欣赏






















 

附四:
王春良美文欣赏
 

春良随笔(一)
 
西双版纳写生有感
 
    在西双版纳一个晴朗的早晨,透过车窗,看淡淡的野花浸染的远山,看见了云,看见了云起云落。那是流动的变幻莫测的云,那是吞吐宇宙洪荒的云,我觉得真正的中国画,和大自然一样感人。“没有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的阅历,没有“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追求,“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偶得只是奢望,不谈画外功夫,面对潮起潮落的云海,我体会到了能再现胸中逸气传统笔墨的博大。
    太阳慢慢升起来,云海退潮了,想到了“白云深处有人家”,想到了菜根潭的佳句:“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我庆幸选择了中国画,为写生来到了西双版纳,面对感人的大西南良辰美景,我被陶醉了。
    画了几张写生,所喜不是照片,大有“因心造境”的感觉,收获颇丰。
    去云南以前,我对芭蕉的概念,它是一种生长在庭院的植物,很名贵罢了。西双版纳的蕉林,解放了我的思想,吐故纳新,我把感慨记在了纸上。风,这奇妙无形的力,揭开了黎明的面纱,沙沙的天赖之声,在晨风中吟唱,我仰起脸,繁茂的蕉叶扑天盖地,透过蕉叶的缝隙,阳光在闪耀,蕉林中暖暖的,能感觉到新生的蕉芽在努力的往上长,这生命力量的膨胀,发出响动,震撼人心。我默默地用手扶起那些卷曲收缩了的枯叶,颇感失落,它是四季如春的西双版纳的印记吗?可眼前蓝天下那一串串正在绽放的蕉花,却正引得蝴蝶飞舞。
    面对真山真水的大自然,谁都可以变成画家,绘画仿佛突然变得简单易行,但有朝一日,对蕉林的感悟能从心中流出,变成画挂在美术馆里,那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瞬间已近午时,收拾工具,登车出发,离蕉林渐远,回头不见了蕉叶,不见了新芽,没有了风声,也没有了蕉花,只见似烟非烟涌动着的一抹青色。
    在大西北,我生活的地方,晚秋的下午五点,已经是夕阳西下,萧条垂暮的时候。可在西双版纳,却尚见落日余晖荡漾在千绿万绿的林稍,百花和晚霞相映成辉。走在爱尼族山寨碎石铺成的小道上,刚嗅到新鲜牛粪的气味,牛群却在山坡下消失了。夜色微茫中,一群摇摇摆摆迈着方步的鸭子从身边走过,那肥胖的身躯、修长的脖子、欢快满足的叫声,吸引着我跟它们结伴走一程,不经意抬头已是点点的星火和袅袅的炊烟。
    晚上在灯下,回看照像机里储存的照片,眼前总是晃动着鸭子的憨态,这些小精灵,没有华丽的羽毛,没有清脆的鸣叫,但惹人爱怜,生活中最平易的东西往往更能激发起创作的热情,读画者也更能亲近这类作品。
    在西双版纳生活了数天,拍了无数张照片,涂画了一大本花卉、禽鸟。我想用陌生敏锐的观察体现大自然欣欣向荣的生气,也只有深入了解物象的结构、特点和规律,创作时才能得心应手。不能对写意花鸟画不求形似只谈笔墨,其结果只能把生动、多样、变化丰富的大自然画得千篇一律。我对自己的速写要求是敏捷和准确,强调概括能力和捕捉对象瞬间的动态,用心灵去感悟绘画中的气韵。
  
 
春良随笔(二)
雨后初晴花自语

伏天,太热了,空调吹出的冷气让人有些昏然、打盹儿想睡觉。
    突然耳边响起雷声,天色变暗,午夜一般。疾风暴雨斜打在东窗玻璃上,白哗哗地,窗外一切全消失了。
   
雨后,推开玻璃窗,一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边把瓶花摆正,伸头窗外极目远眺,有鸽群从眼下飞过,不知为什么,这鸽群唤醒了儿时对雨天的记忆。那记忆已经遥远......
    忘不了从瓦檐滚下的滴雨声。
    忘不了雨后的青苔和屋顶长出来的瓦松。
    忘不了夹竹桃下摇着长耳朵抖水的白兔。
    忘不了天边呈现的那一道彩虹。
   有了女儿小雨,2007年搬进高层楼房,房子宽大,窗子更敞亮。父亲每次来看孩子,喜欢买水果,也喜欢买花。楼上光线好,盆景和盆花生得郁郁葱葱,有时剪几枝花插在玻璃瓶里,只要勤换水,也显得生机勃发。一幅小画,写“雨后初晴”,竟连带出许多感慨,这幅画实在很随意,几笔雨后的纱窗乃妙手偶得。
 
 
 
春良随笔(三)
秋林
 
    在秋林拍鹭,想接近白鹭很难,远远地看见你走动,拍拍翅膀就飞走了。这儿的麻雀则不然,胆儿很大,它们栖息在岸边纵横的铁丝网上,很少惊飞。有时觉得好奇靠近它们,倦极时的麻雀只是睁开眼瞅瞅......
    麻雀喜欢噪林。清晨几百只麻雀的叫声此起彼伏,唯恐不乱。白鹭被叫声赶上青天,环飞不落。待白鹭恢复平静,喧闹的麻雀一哄而散,竟不知去了何处......
    拍鹭,肚子饿了吃块面包,面包渣掉到地上,树梢上的麻雀会突然飞落在我的脚下啄食。
    喜欢麻雀的机灵,也欣赏麻雀的镇定。偶尔画雀,感觉它们就落在画案上。
 
 
春良随笔(四)
拍鹭杂记
 
    唐代诗人李白云:“朝出朱雀门,暮栖白鹭洲”,唐距今已经一千多年了,历史的变迁几乎让唐代的建筑荡然无存,好在还有小雁塔、有朱雀门。
    2000年前后,我就住在朱雀门内,也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对花鸟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去授课的假日,约上老同学俞江去拍禽鸟。出了朱雀门往南十数里就是秦岭,雨季游人稀少,峪口流出的溪水汇成浩淼的水面,驱车在水边漫行,终是没有寻到“白鹭洲”。下午返回,穿过一片树林,远远看到白鹭翱翔,一路追赶过去,发现了烟瓦鳞鳞地白鹭栖息地——秋林。
    秋林,一片不是很宽阔的水面,群居的白鹭为觅食而来。这些白鹭跟水亲近,与人若近若离,偶遇的惊诧和它们的美姿很容易撩起人的创作热情。李白先生为鹭留下了文字,我能表现的只是画作。唐代很远,但读唐诗、寻故地、看白鹭展翅、听白鹭鸣叫,又觉得很近。一两千年,对人类或鸟类的进化微不足道,有许多东西,不一定进步的快就好,中国画很在意“古风犹存”。
    喜欢白鹭,想拍一些记录它们生息、繁衍的照片,最初一段时间是奢望,能远远地看到它们已经是很开心了。后来发现,白鹭怕人,不怕车。于是跟俞江一起开车慢行,一个在车的后排架好相机尽量靠近,有时近到能看清楚白鹭的眼神。第一张“飞翔的白鹭”就是这样拍得。
    有了照片,画鹭更容易,形态不成问题,但画来画去还是照片。有那么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一个事理,绘画和摄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职业,二者只可选其一。
    2013年一个阴冷的日子,发现了一只被冻住了脚的苍鹭。那鹭很无奈的闭着眼睛,偶尔摆一摆它的头,很同情,想帮它。但它在冰水混合的湿地深处,没有办法接近,我和俞江在岸边待了很久,离去的时候,天又下起了雪。
    一周后再和俞江去拍雪景,那冻住了的苍鹭已经和冰雪混成了一团,几乎消失了。我唏嘘生命的短暂,站立在风雪中,让俞江为我拍张照片,俞江按下快门的瞬间,一只喜鹊恰好从头顶飞过。
    待明年春归燕来,这风雪弥漫困住苍鹭的湿地,又是一片柳岸花明的景象了......                                                       
 

 
(编辑:吕常明)

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刊登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陕西新丝路杂志社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666号信箱     联系电话:18992257888
法律顾问:陕西百望律师事务所程向辉主任